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谁和谁的鱼水之欢

发布时间:2014-8-15 10:22 作者:花火 访问量:1159

谁和谁的鱼水之欢

许承天回来的时候,紫妮正在厨房。许承天便坐在沙发上,微笑看着紫妮。直到热腾腾的饭菜上了桌,他仍是一派富足的神色,就像他自己说的,认识你,是我寂寞生活里最大的欣慰。
许承天是有家室的,所以紫妮的身份说穿了就是情妇。他们在公司的走道上撞见,紫妮手里的咖啡杯一个晃悠就直奔许承天雪白的衬衫而去,她慌忙道歉。作为新人,紫妮不知眼前这男子便是自己的老板,待她知道,已经是在许承天扔掉有污渍的衬衫后的第五天。
许承天说,以后小心就是,丝毫不责怪。紫妮倾慕的心思里顿时就寻到了亲切,把许承天温柔的笑容烙进了心里。
而许承天亦是私底下对紫妮殷勤备至。像他这般有显赫的地位和无数白花花银子的男子,加上绅士的风度干净的容貌,是没有女人舍得拒绝的。于是,紫妮在三个月之后就正式成为了许承天的地下情人。一晃大半年,掩饰工夫做的还算不错。
许承天是一个绝对忠于品位和风情的男子,在滨江路买下一百平米的房子,十七楼,可以看见隔岸的霓虹和江面浮游的船只。那里是他们的秘密花园,钥匙一人一把。
许承天习惯点一只薰香,在嗅觉到达一种最饱和的状态时,温柔地解开紫妮的层层衣衫,吻遍她周身的每一寸肌肤,再热切地进入。他这般精明的男子,在最忘情的时候依然不忘给紫妮手指间的爱抚以及言语上的快慰。他喊她宝贝,在她的耳边呵气如兰,他说你的身子是一匹光滑的锦缎,夜我以衣,即使万般裁剪,你也只能是我许承天一个人的衣。
紫妮想,这就是所谓的爱情了,体贴的关怀温柔的语言,包括可观的物质和令她心醉的鱼水之欢。

2

周末,紫妮闲来无事去城里一间新开的酒吧。开了一瓶82年的L,虽然她知道自己根本不胜酒力。
熟悉的旋律旋律响起,灯光散在吧台左侧的男子身上。男子头发微长声色颓靡,唱的是黄磊的《边走边唱》:其实也想知道,这时候你在哪个怀抱,说过的那些话,终究我们谁也没能够做到。
紫妮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那男子,她是认得的。罗凭,她大学时代交往了两年的男友,到如今,满身的阳光竟然变成了破败,明亮的眼睛亦不乏忧伤。
那个时候,罗凭最擅长的,就是载着紫妮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为她唱很多的歌曲。紫妮觉得,会唱黄磊歌曲的男子,多少是有些特别的。后来他们为了各自的前途奔忙,一毕业就散了,而且散得很自然,没有谁开口说再见,一切就已经走远。紫妮万万没想到,事隔三年,罗凭会以这样的姿态这么突兀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罗凭也看见了紫妮,颇有些尴尬地过来招呼。两个人丝毫不像久别重逢的故人,说话断断续续,气氛在酒精的催化下,也变得微妙异常。
罗凭主动送紫妮回家,走到住所的时候罗凭仰头望上去,问,你住这样的地方?紫妮不做声,罗凭就兀自叹息,果真是白领,比我那狗窝强了不知多少倍。紫妮刹时就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可她不能告诉罗凭,她住的不过是别人的驿站,所谓的家,只有日复一日的落寞,看不见未来。

3

许承天不来的日子,紫妮就去罗凭的酒吧。一首接一首地听着她曾经耳熟能详的歌曲,衬衫马尾,裙角飞扬。就如同捡到了那些逝去的年轻而单纯的时光。
她要一杯柠檬水,坐在最黑暗的角落,看罗凭的皮肤泛着蜡黄的光。她渐渐沉醉于这样的欣赏姿势,甚至让她一度不去挂念与许承天的那些缠绵欢好。
罗凭的眼神里有微略的心疼,看着紫妮杯中的柠檬水,叹息她的纯澈一如从前,而自己就落败不已。
紫妮觉得这话简直是莫大的讽刺,竟不由得红了眼眶。罗凭慌了阵脚,急急地说你知道我最怕你流眼泪了。
紫妮抬头,撞进罗凭皱起来的眉心,有什么像玫瑰的刺一样给了她惊栗的疼痛。她有些畏惧,像躲着一个温柔的陷阱,但她仍然抑制不住,开始怀念起他们曾经青涩的恋爱表情。
星期一,许承天说他要出差,十天半个月,也可能更长。他搂着紫妮的腰,宝贝,你要等我回来。
紫妮软软地靠在许承天肩上,脑子里,浮起罗凭温柔的脸,竟有一丝偷欢的悸动。
及至许承天离开,紫妮便匆匆去了罗凭的酒吧。稍后几天,两人约会更加频繁,几乎是暧昧到毋须言说的地步。
三年的天涯分隔,似乎就这样被一笔勾销了,好象他们只是在图书馆门口说了再见,转天便在宿舍楼下定了约会的时间。墙上的钟在逆时针旋转,破镜也重圆了。
罗凭第一次要紫妮,是在客厅里宽大的沙发上。彼时紫妮已是驾轻就熟懂得风情万种,罗凭没想到他只是碰到她的腰发出一个简单的讯号,就得来紫妮全力以赴的迎合。是以酒未入口人先醉。两具发烫的胴体便这样赤裸裸地纠缠,像两根拧在一起的灯心。罗凭的鼻尖冒出汗水,滴在紫妮起伏的胸脯上,就像清晨花瓣上的露珠,美艳而精致。
紫妮对罗凭说,重拾你,是我寂寞生活里最大的欣慰。一如当初许承天给她那段缠绵情话。
于是她不可避免地想起许承天,想他对自己究竟是出于真爱还是通常男人口中的逢场作戏。虽然许承天曾再三声称,他爱她,无可挑剔。但紫妮却突然在这个问题上变得执迷,突然觉得,很在意许承天。
清晨醒来的时候,罗凭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紫红色的小盒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其中包藏了何物。紫妮从朦胧的睡眼中看见罗凭调皮的微笑,听见他说,送给你。紫妮想也没想就接过来,打开,一时怔忡不晓得该做什么表情。
罗凭刮着她的鼻子,傻丫头,不是要你做任何承诺的,我只是想,你戴着它,我会更塌实。
紫妮揶揄地笑,以你的收入,哪来的钱买这玩意?罗凭撇着嘴有点委屈地说,我用尽了所有的积蓄。紫妮相信,望着罗凭怔怔地就落下泪来。可她不敢说,我这样的女子,染了污秽,根本不值得你如此对我。
那枚戒指,也始终见不得光。

4

紫妮知道许承天返回,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在公司碰见,许承天颇为抱歉地冲紫妮笑,紫妮有些难过,晚间便打了电话过去,怪他回来了也不和自己说一声。
许承天咳嗽两声,只说事情太忙,就匆匆挂了电话。紫妮的心里泛起阵阵荒凉,还有莫名的恐慌。
果然,许承天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她。紫妮也曾追问许承天是否另有新欢,他摇头,很是沉默。
爱已过了保鲜期,不知从哪里看来的话,让紫妮觉得耳聋目盲。她没想到罗凭给她那么多偷欢的愉悦,她却还是在乎着许承天给她的冷暖颜色,甚至比她想象的还要在乎。她在暗夜里裹紧了寂寞的棉被,不住追问,这份物质和欲望相交的爱情,在自己心里到底有多重的分量。
而许承天,又是否是她敢于失去的男人。
终于,阳光明媚的一天,许承天将一叠照片扔在紫妮面前。上面的她,和罗凭亲昵万状。他说,这就是最好的理由。
紫妮无可辩驳,她不明白许承天何以会知晓。她很分明地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有空前的无助彷徨。
罗凭过来找她,紫妮红肿的眼睛让他坐立不安,问及原因,紫妮只是埋着头,一味沉默。最后她说,罗凭,我们别再纠缠下去了。罗凭狠狠地握着紫妮的手,眼睛里是不断压抑的怒火,良久,才化成一汪晶莹的液体,无声落下。
罗凭于是每天傍晚都来敲紫妮的房门,或者买回路口的酥油饼,或者捧一束新鲜的百合。紫妮僵硬地接过,脑子里全是白天在公司与许承天交错的种种。她在自己的消瘦中醒悟,竟是如此爱着这个供养她的男人。可惜,那些被寂寞侵蚀的荒唐行为,让她再不能回到原来的轨道。她想,许承天再不会原谅她了。

5

紫妮递辞职信的时候,许承天没有做丝毫的挽留。紫妮在走出办公楼电梯的一刹那,终究还是把心肝脾肺肾哭了个天花乱坠,渐渐地就蹲在了地上,眼里,嘴里,心里,都只剩一句,许承天,你到底有否真心实意爱过我。
隔天黄昏的时候,紫妮看见罗凭,颓然的表情望着她。她让他进屋,到厨房给他泡上好的龙井茶。然后渐渐闻到空气里的薰香,罗凭开始摩挲她海藻的长发。紫妮有些迷醉,不断回想她曾与许承天共有的那些燃情时光。
就是这样,电光火石的瞬间,她身体的摆动戛然而止。她问罗凭,哪来的这只薰香。她记得她早已将属于许承天的温柔手段屏蔽,毛巾牙刷拖鞋以及满满一盒的薰香,都被打包扔进了垃圾站。可是罗凭,他原本从来不如此。
罗凭松开抱她的手,说,对不起。他说,是许承天叫我来接近你的。紫妮在绝望的时候遇到了又一件绝望的事情,她才知道原来不是她咎由自取,而是许承天早有预谋要摆脱她。他想让紫妮与罗凭的纠缠成为她主动退出的理由,罗凭说,许承天毕竟是有家室的人,他不可能跟你消磨一辈子。
紫妮欲哭无泪,只有干瘪地笑。许承天,他把她当成了怎样的女人,要丢她,还需要变戏法玩花样,他竟然以为她会是死缠烂打无理取闹的市井女子,他熟悉她的身体胜过她的灵魂,紫妮心冷如冰,余下来的事情,她都无从知晓了。
年关一过许承天便签了离婚协议书,他的万贯家产,有三分之二拱手让给了被他辜负的妻子。签字的时候许承天连笔都握不住,气得眼睛里扯出根根血丝。可是他没有办法,他的妻子很优雅地拿着一叠照片与他分享。上面的他,与紫妮亲密万状。
许承天冷汗淋漓地想起自己当初是如何对待一个深爱他的女子,才叹息世间或许真的存在因果循环。但他不能声张,更不敢撕破脸皮,毕竟是商界名流,如果不顾及声名,他就不会连跟情人分手都要大费周章。
然而许承天不知道的是,他的妻子即将奔赴的男人,竟然是他重金收买的罗凭。而罗凭亦在大功告成之时,惦记着紫妮是否已经擦干了眼泪,有没有不小心喝到一杯隔夜的龙井茶。
这是一出戏,一盘棋,已经算不清是谁辜负了谁,谁做了谁凄凉的棋子,又是谁,成就了谁的鱼水之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