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蓬帕杜夫人

发布时间:2014-7-24 12:58 作者:伟伟 访问量:1289

蓬帕杜夫人

蓬帕杜夫人(法语:Madame de Pompadour),1721年12月29日~1764年4月15日),又译蓬巴杜夫人,全名让娜-安托瓦妮特·普瓦松,蓬帕杜侯爵夫人(Jeanne-Antoinette Poisson, Marquise de Pompadour),法国皇帝路易十五的著名情妇、社交名媛(courtesan)。是一个引起争议的历史人物,她曾经是一位拥有铁腕的女强人,凭借自己的才色,蓬帕杜夫人影响到路易十五的统治和法国的艺术。

 

灰姑娘

蓬帕杜的枯荣兴衰几乎与拿破仑一样富有传奇色彩。她本名叫让娜-安托瓦妮特·普瓦松,生于巴黎一个不起眼的中产阶级家庭。她的父亲弗朗索瓦·普瓦松,四十多岁时续弦,娶了一位门当户对、远近闻名的年轻
蓬帕杜夫人

蓬帕杜夫人

美人儿。普瓦松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出差在外。有一段时期,为了逃避因从事投机生意而带来的牢狱之灾,他不得不长住国外。在这期间,传闻普瓦松夫人红杏出墙。在珍妮的生父是谁这个问题上,曾有过长时间的争论。她在性格上酷似她的教父Charles François Paul Le Normant de Tournehem,后来富翁教父成为她的法律监护人,不过,据说包税人图尔内姆也与其母亲有染。同时代的人都难以相信这个光彩照人的小女孩儿会是普瓦松这样一个俗人的女儿。
图尔内姆资助珍妮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还一手安排她嫁给了自己的外甥埃蒂奥斯,通过这次婚姻她获得了离皇家牧场很近的Étiolles地区的一座物业(离巴黎28公里)。Charles帮助让娜进入社交界。在上流社会的沙龙里,埃蒂奥斯夫人结识了文化大腕伏尔泰,他成了埃蒂奥斯夫人一生的良师益友。伏尔泰称赞她“有一个缜密细腻的大脑和一颗充满正义的心灵”,尽管他的这一判断可能会因为对她的痴恋而稍显晕头。
珍妮九岁时,一个著名的女巫曾预言她会成为国王的情妇。1730年的路易十五不仅真正掌握着绝对的世俗权力,而且还是一位年仅二十岁的英俊无比的白马王子。不难想象,任何一位年轻的姑娘都会梦想得到他的爱情。不过,他在十五岁时就娶了一个并不出众的波兰公主玛丽·莱津斯卡,而且也曾对其非常溺爱。尽管如此,普瓦松夫人仍然鼓励她的宝贝儿“小王后”不要放弃灰姑娘的梦想。
进宫觐见
法国的王后比丈夫大七岁。1745年,路易十五认识埃蒂奥斯夫人时,莱津斯卡已经是一个乏味无趣的四十二岁的老妇人和七个孩子的母亲,其中有五个待字闺中的公主,还有一个自命不凡的王储。她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职责,当前把注意力都放在了祷告、赌博(不过赌运很差)和慈善活动上。路易
蓬帕杜夫人

蓬帕杜夫人

的侍臣们常常为他物色女人,有一位侍臣据说曾做过柏松夫人的情夫。不过,作为一个虔诚的权力人物,他总是从佩剑贵族中挑选自己的正式情妇。此时,他正欲另觅新宠,宫廷各派都有自己的人选。但是,除了埃蒂奥斯夫人和她的同伙外,大家都认为这个出身并不光彩的女人甚至连边儿都靠不上。不过,经过精心策划,这个“巴黎最美丽的女人”的美誉在宫廷里沸沸扬扬传开了。王室打猎有时会穿过她家附近的森林。在那儿,“她或者穿着浅蓝色的衣服、坐着粉红色的马车,或者穿着粉红色的衣服、坐着浅蓝色的马车,”停在国王的必经之路上,终于引起了国王的注意。
珍妮无意成为国王艳史中的一位过客。据她本人所言,她最终成为国王的情妇是在凡尔赛的一次化装舞会上。国王和侍从们打扮成了修剪成形的紫杉树篱,其中一棵紫杉树带着柔美轻盈的狄安娜女神悄然退场。摘下面具之后,原来是皇帝陛下与埃蒂奥斯夫人。此后几个星期,她的马车不断出现在出入凡尔赛宫的路上.到了3月份,她成了国王的情妇,安排入住在凡尔赛国王楼下的公寓。 5月7日,她正式对外宣布离婚。
1745年,法国正与奥地利荷兰英国交战。路易十五有了新欢之后,就意气风发地开赴了前线,而埃蒂奥斯夫人则回到家中,开始为觐见国王做准备。 路易的情书几乎每日一封,并加封埃蒂奥斯夫人为蓬帕杜侯爵夫人,同时获得一块以此命名的附带盾徽的封地盾徽、城堡。她的家人的命运也因此而改变:与她十分亲密的兄弟有了一个Vandiere侯爵的封号;她名义上的父亲,因为在贵族眼中还远远配不上享有宫廷生活的雍容华贵,被弃置一旁,最终遭到彻底遗忘;而她的丈夫,一位对她已经毫无用处,却依旧看不清形势对她的皇室新欢醋性大发不知收敛的男人,则得到了被顺手休夫和驱逐出境的下场。这位新侯爵夫人有着快速非凡的记忆力,才一个夏天,她就又学会了怎样像一位贵妇人那样走路和说话,而且还掌握了王宫特别是国王所独有的生活戒律。路易十五对她的转变极感自豪。不过,侯爵夫人却几乎懒得改变她的小市民风格,总是大声粗率地畅所欲言,而且无拘无束地想笑就笑,一点儿不摆架子。就连路易也被她的一些语言风格所吸引。不管怎么说,在她进宫觐见的那一天,尽管宫廷上下充满了敌意,准备用讥讽将她彻底打垮,而她却以自己的从容不迫和优雅大方成为完美的化身

伟大的天命

关于蓬帕杜,人们几乎会产生这样一种感觉:众仙女或许是打赌,或许是一时冲动,决定创造一个完美的女性标本作为她们的玩具。于是,她们把各自的优点特点都赋予这个有生命的娃娃,目的是想看看这种天赋会在世上对她产生怎样的影响,看看她会怎样来使用这种天赋。像所有的艳妇一样,她的歌声萦绕在人们心头,令人难以忘却。她总是想方设法取悦路易,令国王对她神魂颠倒。她还专门组织了一个保留剧目轮演剧团,在她专门建造的几所私人剧院里以专业的水准演出业余戏剧,每家剧院都造价不菲。在这个轮演剧团的五年生涯中,这个国王身边的红人儿主演和导演了六十二部歌剧、戏剧和芭蕾舞剧中的一百二十二场演出,据说都超过了法国的一些喜剧名角。
然而,未来并不会就此成为一条铺满鲜花的无忧大道,做国王的情妇不是件省心的事。她的这位国王是出了名的心猿意马、轻浮善变,她不得不发挥全部个人天赋,施展妖娆娇媚和聪敏才智维
蓬帕杜夫人

蓬帕杜夫人

持他对她始终情意盎然,甚至为此别出心裁地设计了一些之后让她声名狼藉的奢靡纵乐之事。她得到的回报是,一座城堡、凡尔赛宫的一套卧室和王后女侍臣的职位,国王将她称作“完美无瑕的奇迹”,并赐予她在重要政务上发表高见的殊荣。
蓬帕杜夫人不像皇后或者其他情人,她陪同路易打猎,打扑克牌,参加巡游活动,甚至为他推掉晚宴,在自己编排的戏剧上抬举他。另一方面,她又找画家为她画像,让画家将她的相貌画得年轻点,以吸引皇帝的注意。她对国王的掌控在玛丽露易丝( Marie-Louise O'Murphy de Boisfaily ,"la belle Morphyse")的事情上尤为显著。1755年,曾作为路易情妇的玛丽露易丝由于年轻和经验不足,嫁给了Jacques de Beaufranchet,一个奥弗涅贵族。他们的儿子路易斯德塞后来在法国大革命中跟随拿破仑
政治上她支持贝利勒将军和舒瓦瑟尔公爵。蓬帕杜夫人和巴黎的警察部门和邮传部门的大臣成了密友,以获取情报并与路易交流。1756年在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被普鲁士打败的奥地利打算报仇,在对普鲁士进行战争之初寻求法国的支持。在蓬帕杜夫人的策动下(有历史学家指这是蓬帕杜夫人打算以战争巩固她的地位),路易十五决定参加七年战争。战争实际上受到蓬帕杜夫人的操控,前线的将军甚至收到她用眉笔画的作战图。七年战争法国损失惨重,丢失了大量的海外殖民地
她曾经支持过红衣主教伯尼斯及舒瓦瑟尔。家族联盟、对耶稣会的镇压以及巴黎条约(1763年)都有她在幕后参与。
蓬帕杜夫人

蓬帕杜夫人

而在宫廷中有不少人对她并不喜欢,贵族们觉得国王跟着这样的一个平民实在是有失体统。她经常因为她的姓氏被取笑为poissonnades(poisson在法语中是“鱼”的意思)。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蓬帕杜体质虚弱,患有慢性偏头痛、肺病和妇科病,四十二岁时便香消玉殒。有人说她是因为心肌梗死而病逝,有人说是蜂鸟一样的生活方式耗尽了她的生命。
在受路易眷顾期间,他们总是在四处奔波。她的大部分精力和王国的相当一部分税收都挥霍在了买房、盖房和装饰上,实际上就是一幢又一幢的避身之所。在宏伟优雅的城堡里,在隐秘的僻静之地,不必遵守严格的宫廷礼仪,还能躲过成千上万双眼睛批判审视的目光。路易十五甚至喜欢在餐后亲自动手,为他们二人冲上一杯咖啡。在她去 世之前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在凡尔赛宫第二豪华的卧室里,蓬帕杜作为法国的实际皇后——也可以说是法国的第一个精英公务员——统治着整个国家。 后人不禁怀疑,蓬帕杜就像是最高明的神医,给了路易十五一剂不多不少、甘苦合适的良药。她像母亲一样毫无条件地给他以安抚和慰藉,使他永远处于一种半昏迷状态,对自己形成一种习惯和依赖,以此来制约他的权力和怒火。然后,当她为了个人的利益需要他大发雷霆或普洒恩典时,她就会使出爱情的杀手锏。
合法王后对新情敌出奇地容忍。作为回报,国王的情妇也非常地尊敬和服从王后陛下。在他们开始私通后不久,这位新宠就说服国王替王后还清了赌债,对王后寒酸失修的寝宫重新装饰一新,还把原本打算赏给普瓦松夫人的一个金鼻烟盒赐给了王后。最后,她还建议王后接纳她成为一名女侍臣(这可是为那些没有丝毫过失的公爵夫人们专门保留的一种荣誉)。如果那样的话,她本人的身份地位就会得到道德上的提升。不过,这一点她未能如愿。
在先前等级森严的政权里,没有任何一位王室的情妇能够与王后平起平坐,但是这一位却使自己成了国王的主人。即使在她失去了销魂的容颜,路易十五又另寻他人来满足欲望的时候,蓬帕杜依然能够巩固和加强自己的权力与威望。在她有生之年,不管是路易十五私人妓院“鹿园”里的妙龄少女,或是宫廷里不停密谋扳倒她的一个又一个阴谋小集团,或是把苛捐杂税和饥荒归咎于她的奢
蓬帕杜夫人

蓬帕杜夫人

侈生活的那些平民百姓对她的强烈敌视,或是把她视为笃信基督教的路易十五背弃教会和家庭的罪恶根源的神职人员,亦或是七年战争中军事上的惨败(她、她的选人不当以及那些愚蠢的地图都对此难辞其咎),都丝毫不能动摇她的权力。除了拿破仑、罗伯斯庇尔和戴高乐之外,还没有任何一位法国的平民——当然更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获得过这样的至高权力和影响力。但是,即便如此,她又得到了些什么呢?
蓬帕杜的顾问和密友贝尼斯神父写到,“侯爵夫人一点儿也没有那些野心勃勃的女人们的恶劣行径。不过,她却像那些沉醉于自己的花容月貌、自视聪明的女人们一样心胸狭窄、不可信赖。”狄德罗对她的盖棺定论更为严厉:“这个女人耗费了我们那么多的人力财力,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荣耀和力量,而且还破坏了欧洲整个政治体系。除此之外,她还剩下些什么?一纸《凡尔赛和约》(1783年,译注);会得到永远景仰的布沙东的《情妇》;会使将来的古董商们惊愕诧异的几幅盖伊创作的石雕;人们偶尔会看上几眼的出自范洛家族的一张精美画像;还有一抔黄土。”如果她像爱路易十五那样为法国效力,波旁王朝还可能延续。她留给世间的,除了一群文书历时一年才估算清楚的惊人财产之外,恐怕就只剩下一个谜了:蓬帕杜究竟是履行了还是背叛了一个伟大的天命?这个谜依然值得深思。

去世

蓬帕杜尔夫人在1746年和1749年两次流产,并且1754年爱
蓬帕杜夫人

蓬帕杜夫人

芳芳的夭折让蓬帕杜夫人大受打击。但她仍尽力减少路易十五身边的情人以确保她的地位。尽管在1750年代以后他们已经不再是情人,路易依然与她保持友谊关系。1764年4月15日她因肺结核病病逝,终年四十二岁。她死后受到她的敌人公开指责指应为七年战争负责。蓬巴杜夫人离世的时候,她的那位负心情人路易十五看着她的棺木在雨中离开,带着一点点可怜的伤感,淡淡地说:“夫人的旅途没有遇上好天气啊”。


她的美丽编辑

让娜长大之后,在母亲的安排下与埃蒂奥斯结婚,成了埃蒂奥斯夫人,开始进入上流社交圈。与当时众多的贵族夫人一样,经营自己的沙龙是埃蒂奥斯夫人首要的任务。凭借着自己的教养和优雅的谈吐,埃蒂奥斯夫人将沙龙搞得有声有色。在沙龙中,她结识了后来启蒙时代的大师、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伏尔泰,两人的友谊维持了终生。
为埃蒂奥斯夫人的罗裙所眩惑的伏尔泰对她极力赞扬,称赞她“有一个缜密细腻的大脑和一颗充满正义的心灵”。
经过伏尔泰的鼓吹与宣传,埃蒂奥斯夫人的沙龙开始宾客盈门,名流云集,俨然成为巴黎沙龙界中的翘楚。
女巫的预言不久便实现了。作为法国伟大太阳王的曾孙,路易十五继承了其曾祖父一切好色淫奢的特点,却将雄才大略轻易抛弃。于是,埃蒂奥斯夫人开始精心策划“钓鱼”行动。通过伏尔泰等名流的口和笔,“巴黎最美丽的女人”称号被冠在埃蒂奥斯夫人头上,并传入路易十五的耳中。国王常常借打猎的机会有意无意地穿越埃蒂奥斯家的林地,埃蒂奥斯夫人便会适时出现。深懂颜色调配的她,或者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衣服坐在粉红色的马车上,或者穿着粉红色的衣服坐在浅蓝色的马车上,远远望去恰似一幅美丽的油画。路易十五被埃蒂奥斯夫人的美丽打动,为了见夫人一面,国王的打猎开始变得十分频繁。不久后,国王加封埃蒂奥斯为蓬帕杜侯爵,埃蒂奥斯夫人也因此变为蓬帕杜夫人,她与路易十五长达二十年的蜜月就此开始了。

3七年战争编辑

蓬帕杜夫人善于利用自己的情感,让国王对自己的建议言听计从。国内官吏的升迁、贵族领地的得失很大程度都取决于蓬帕杜夫人的艳唇。她深知如果只是单单凭借自己的容貌来吸引国王,那她不过是国王寻欢生涯中的一站而已,她让国王去照顾他的黄脸婆王后,并帮王后还清大量的赌债,此举不仅使王后对她心存感激,而且也使得国王路易十五对她另眼相看。
真正让国王路易十五不单单将蓬帕杜夫人当作一个肉体玩物的,还在于蓬帕杜夫人对于政治的见解。由于蓬帕杜夫人的走红,巴黎的警察部门和邮传部门的大臣也成为她的密友,在为这些大臣向国王美言的同时,蓬帕杜夫人事实上可以查看任何人的信件,也可以布置一些密探跟踪她感兴趣的人。这样,整个法国大到军国大事,小到闺房秘闻,都难逃蓬帕杜夫人的法眼。在掌握国王猎艳行踪之余,蓬帕杜夫人还将自己从沙龙中听来的各位名人对于军国大事的高见,现炒现卖给国王,她的一些言论常常使得头疼的国王茅塞顿开,一番亲热之后,国王把她当成了女中诸葛。
随着时间的推移,蓬帕杜夫人的卧室已然取代凡尔赛宫,成为法国真正的政治中心。真正能让蓬帕杜夫人留在法国政治史上的,莫过于她用自己的纤纤素手轻轻一推,将法国推进了灾难深重的“七年战争”。1756年欧洲大陆黑云压城,在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被普鲁士打败的奥地利急欲复仇,而普鲁士在其军事天才菲特烈大帝的统领国力蒸蒸日上,使英国产生了兴趣。英国不想看到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再度崛起而支持普鲁士,并缔结《白厅条约》,这就大大触怒了与英国争夺海外殖民地的法国。神圣罗马帝国皇后奥地利女大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