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18622058201

当前位置:

乱世荼蘼

发布时间:2014-7-15 14:16 作者:杨千紫 访问量:1302

乱世荼蘼

乱世荼蘼 
            原以为是一泓清澈,走到结局才知是一朵开到荼靡的,恶之花。  
            原来有些话,说或不说,结果都一样那么伤人。  
            我不怪你。  
             
            一初见,惊艳  
             
            我十二岁入宫,一年又一年,至今未曾见过皇上的脸。甚至背影,都寥寥可数。很多时候我会独自坐在后花园的望花亭里看睡莲,幻美绝丽的艳粉团团簇簇地绽放,我将额头抵住手腕上的翡翠手镯,喃喃地说,小俊哥哥,一直以来你所寻找的莲池,是不是就在这里。 
             
            我听见夜风簌簌地在指间穿过,凉如水。  
            时间流走的影子拓在我的掌心,望不穿。  
            小俊哥哥,现在的你,是否已经成为扶桑最好的忍者。  
            这里所有人都叫我海棠。东宫的侍女都是用这种花花草草做名字的。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名字是德川蘅叶。很多很多年以前,小俊哥哥曾经轻轻地握着我的手说,蘅叶蘅叶,你知道这片海的对岸是什么地方么? 
             
            是另一片海。我说。  
            小俊哥哥正色地摇头,说,师傅说那里是一片辽阔宽广的土地,叫大明。等我成了扶桑最好的忍者,便可以成为那里的王。  
            我侧过头,呆呆地望着他的脸。庭院里的海棠浓烈地绽放,在他头顶随风轻摆,花瓣如雪般飘摇而下。乱花迷眼。  
            其实你是想去那里找莲池,对么?我说。  
            他没有回答,拾起地上的海棠花瓣,英俊的脸上盛开灿烂的笑容。  
            我从来没有见过柳生莲池,只是曾听凡俊频繁地提起。他喜欢反复对我诉说她与他七岁相识,十二岁分离之间那五年刻骨铭心的过往。他说那是他整个青春之中,最清澈的年华。 
             
            柳生莲池是我们的师傅柳生原的女儿,三年前被师傅秘密送往大明。三年后,我来到柳生门,取代她成了柳生门唯一的女徒。唯一取代不了的,是她在凡俊哥哥心中至高无二的位置。 
             
            相遇太晚,相思奈何。我的心意,小俊哥哥从来都知道。只是假装,视而不见。  
            收起思绪,我起身回房。四起的风温柔地摩挲门口两株海棠,花瓣簌簌,飞花若雪,一如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只是树下,少了心上的人。  
            “空山招得海棠魂。你,叫海棠?”身后忽然传来男子的声音。寒凉的夜,更显得这声音浑厚宁和。  
            我回头,白亮的月光掩不住龙袍尊贵的颜色,无边夜色里,高贵而纯正的金黄熠熠生辉。  
            我转身,上前,说:“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他沉默。我以为龙颜盛怒。谁知,他只是扬了扬嘴角,说,“书房里太过沉闷,本想去花园赏花,却被莲池旁边的女子吸引,一路跟到这里。我听说东宫的侍女都会在门前种上代表自己名字的花木,你还没有回答我,你的名字,是不是叫海棠?” 
             
            “后宫这么多的女子,名字,你又能记住几个。”我边说边向前走,轻拈罗裙俯身跪下。  
            他一把扶住我,说:“不必多礼。你不像其他人那样怕我,给我种被平等对待的快乐。”他叹气,又说,“不知为何,整个王宫里,只有你这里能给我一种舒心自在的感觉。” 
             
            风又起,海棠花瓣如雪片纷飞。眼前这个男人有与小俊哥哥一样的轮廓,棱角分明,黑色的发凛冽地飘扬在风里。  
            我嘴角隐约的笑意,不想让他看到。  
             

 

     
            二情生,烦乱  
             
            我成了皇帝的妃。其实这对我来说并不难,我所缺少的,一直只是一个机会。投其所好察言观色的本领是我自小就练好的,只需一个眼神,我便知道他想要什么。他爱我率真无畏,惜我才情伶俐,我便任性到底,偌大的皇宫,只有我,胆敢与他平起平坐。 
             
            我从来都只叫他皇上。尽管他曾不只一次地让我直呼他的名字。没有告诉他,我只会叫我爱的人的名字,因为其他所有的人对我来说都只是一个身份,亦或一个职位。小俊哥哥,这,是我唯一能为你保留的了。成为妃子的代价,是那一夜的风月无边。然,我心里想着另外的人,泪眼朦胧。皇上温柔地为我揩去眼泪,说,海棠,这一生,我定不负你。他甚至为我大兴土木,在御花园建了一座海棠阁,前前后后种满了海棠,一经踏入,便仿佛置身花海,清香弥漫。 
             
            我由身份低微的宫女一跃成为皇帝的宠妃,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嫉恨,我不在乎,却装作在乎,三言两语地旁敲侧击,便可让皇上为我出头。渐渐地,没人再敢对我不敬。皇后,母仪天下,认了我做妹妹,大家成了自己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省去了争夺追逐的过程。整个后宫,只有丽妃未曾与我来往。 
             
            看来师傅说得没错,我天生就是用来蛊惑男人的,虽然没有绝色的容貌,却是清丽可人,清醇如酒,芳香四溢。可是为何,却偏偏蛊惑不了我爱的那个人。 
             
            贵为荣妃之后,我曾经设法派人送信到扶桑,避开师傅的眼线。师傅怕我身份败露,让我断绝与扶桑所有的来往。可是那一封封凝结着相思的书信,每每有去无回。小俊哥哥,也许我对你来说,始终仅是一个同路的女子,目标一致,却无法携手前行。 
             
            那一夜,镇南将军北归,王设盛宴嘉赏,后宫所有女眷都盛装前往。我终于见到了丽妃,那个在我之前最受皇上宠爱的女子,理应最嫉恨我的人,却迟迟未来与我相见。她穿着淡绿纱衣,纤眉如黛,眼波如水,果然是艳绝后宫的绝色女子。见到我,微微颔首,举手投足间溢满了高高在上的骄傲。微微扬着下巴打量我,目光落到我腕上的时候,眼神瞬间凝结。 
             
            她细微的表情,逃不过我的眼。  
            她的右腕上,戴着一只与我一模一样的翡翠手镯。  
            我朝她礼貌地笑,转身回到皇上身边。右手习惯性地摩挲那枚翡翠手镯。为何这只手镯竟会让她心惊。为何她会有与我一模一样的镯子。这是一年之前分别的时候小俊哥哥送给我的礼物。 
             
            心中纠结着隐隐的不安,伴随往事纷至沓来。我扬手,一杯接着一杯,酒暖不了心,指尖依旧冰凉。王接过我手中的酒杯,说,海棠,这样喝酒,你会伤身。 
             
            我说,可是,不这样喝酒,我会伤心。  
            我靠在他怀里,醉眼朦胧。这个男子掌心的温度穿透层层轻纱浸入我的身体,看我的眼神,竟然满是关切。  
            皇上,你真的爱我么?像我爱凡俊那样爱么?  
             


     
            三暗杀,夺爱  
             
            那一夜,我留宿在皇帝的寝宫。清晨却传来海棠阁的死讯,每夜替我掌灯的侍女芙蓉被人用镖穿透了喉咙。  
            她死的时候正是深夜,灯还没有点燃。她调皮,趁我不在,偷穿了我的金丝镂纱衣。  
            黑暗中,芙蓉与我的背影很像。  
            有人要杀我。死的本不应该是芙蓉。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本能地想向皇上寻求庇护。不知从何时起,我竟然已经开始依赖那个男人,那个我一心一意想要欺骗的男人。可在我看到那枚镖的时候,我收起了这个念头。 
             
            那枚镖上刻着柳生门的印记。我仔细地收起那枚镖。柳生门来到大明的秘密,不可以给人知道。  
            我想起丽妃看到我的翡翠镯时惊讶的眼神,以及她腕上的那只一模一样的镯。如果她认识这只手镯,如果她认识小俊哥哥,那么我们所要争夺的,也许就不仅仅是皇上了。 
             
            入夜。下弦月,弯如钩。  
            我独自坐在院子的石凳上,望月,静静地等待。身后骤然响起簌簌的风声。我飞快地站起,挥剑,风声瑟瑟,刀光剑影。  
            黑衣人轻描淡写地挡开我的剑,似是无心与我纠缠,退后一步,扬手摘掉了自己面上的黑纱。  
            我手一软,长剑落地,声音清脆。没有防备地流了泪,声音中夹杂着细碎的惊喜与痛楚,小俊哥哥,怎么是你。  
            他一步一步朝我走来,双手扳住我的肩,说,蘅叶,我很想你。  
            我扑到他怀里,手臂紧紧环住他,怕他消失一般。这个重逢的梦境,曾经反复回旋在孤单的午夜,已经不再奢望它会成真。可是他竟然真的出现在我面前了,所有的理智,溃不成军。 
             
            他轻轻推开我,说:“蘅叶,你要保护好自己,有人要杀你。”  
            他转身,却被我自后抱住,说:“小俊哥哥你不要走。我很想念你,你知道么?我们不要再分开了好不好?”  
            他温热的手掌覆住我冰凉的手指,说:“蘅叶,我已经找到了莲池。”  
             


    
            我的手自他怀中滑落,说:“小俊哥哥,可是我对你的爱,并不会比她少。”  
            他蹙着眉,看着我的眼睛,目光凌乱而闪躲。  
            我叹气,说,小俊哥哥你告诉我,柳生莲池就是丽妃,对不对?要杀我的人也是她,对不对?  
            他摇头。良久,说出一个名字。然后沉默地后退,纵身一跃,倏地消失在无边的夜色里。我来不及再问什么,只是觉得心中无边无际的空旷。  
            他说的名字是柳生原。  
            他说要杀我的人是师傅。  
            可是我已经按照师傅的命令来到大明,接近皇上。为什么他还要杀我。  
            小俊哥哥也已经找到了莲池。  
            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可以让我依靠的人。  
             


      
            四时有,女子  
             
            那一夜的寒凉使我一病不起。满面苍白的倦容,色衰而爱弛,自知将会失宠于皇上。我累了,我不愿意再与谁争夺,生存的意义,愈见模糊。我让侍女为我摘来一束一束的海棠花,想象着凋零衰败后的自己。 
             
            没有想到的是,皇上竟仍会每日都来看望我。上朝之后,他不去书房,而是先来我这里。我整天昏昏沉沉,时常在朦胧中听到他一遍一遍地对我说,海棠,我是真的爱你。只要你好起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然后我听见小俊哥哥重重的叹息,手腕上的翡翠手镯铮铮作响。 
             
            暮春的清晨,我的病忽然好了许多,刚想起身下床,下人忽然通报说丽妃来了。她走过来坐在我的床沿,低下孤高的眉眼,说,蘅叶,你我都是平凡女子,男人的战争,我们本来不该介入。 
             
            我看着她的眼睛,没有说话。  
            她又说,父亲送我到大明,本是想让我迷惑皇上,以助他夺取江山。可是,没想到的是,被迷惑的人是我。  
            我真的爱上他了。  
            蘅叶,你可不可以把他还给我?  
            我苦笑。说,莲池,那你,又可不可以,把小俊哥哥还给我?  
            她怔住。不经意间,我们手腕上的镯子碰撞在一起,声音清脆。  
            两个女子,戴着一模一样的镯子,相对无语。  
            此时,侍卫通传,皇上驾到。  
            莲池扬了扬嘴角,幽幽地说,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皇上了。原来在你这儿,可以如此轻易地见到他。  
            我忽然对她心生几分纠缠微妙的情感。  
            两个女子,彼此羡慕,同病相怜。  
             


    
            五迷惑,寒凉  
             
            昨夜,莲池走时忽然对我说,我已经许久没有父亲的消息。他最疼的徒弟就是你和凡俊,我已经让他失望,请你替我照顾他。  
            我望着莲池的背影,忽然觉得心中的疑惑雾一样地汹涌而至,莫名地心生纠结,却又说不出是为什么。  
            第二日,正午,艳阳高照。  
            莲池死在自己的宫殿里,一刀毙命。  
            我迷惑。如果要杀我的人是柳生原,那杀害莲池的人又是谁呢。虎毒不食子。  
            我拿起那天芙蓉中的镖细细查看,忽然心痛成海。  
             
            六真相,浮生  
             
            阴霾的深夜,月隐深山。  
            风吹海棠落,暗香偷渡。  
            四起的风,席卷空旷的皇宫。我站在窗前,看满树的花瓣以一种等待的姿态纷飞而下。回头,说,小俊哥哥,你来了。  
            他走过来抚摩我的头发,眼神如海水般波澜。说,蘅叶,你要帮我。  
            “帮你什么?”我问。手指覆上他的手背,依旧冰凉。  
            “帮我拿到皇帝的玉玺。我一定要成为这里的王,不是为了师傅,不是为了莲池,是为你。”小俊哥哥英俊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声音波澜不惊,握着我的手,却越攥越紧。 
             
            我冷笑。“那天,来杀我却误杀了芙蓉的人,是你吧。”我问,眼泪,不知何时,无声地下坠。  
            小俊哥哥一怔,握了我的肩膀,说:“蘅叶,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我怎么会要杀你?”  
            我扬唇,笑容凄然,说:“你为什么要杀我,那只有你自己知道了。记得那枚镖么,上面不止刻着柳生门的印记,还有我当年亲手刻下的蘅叶二字。你从来没有细细查看,你袖子里那四十九枚镖,每个都有我的名字。我当时刻了一个晚上,只希望能让你把我的名字留在身边。” 
             
            小俊哥哥定定地看着我,忽然移开了视线,脸上的表情陌生得让我恐惧。他的臂飞快地环住我的颈,袖中的短剑抵在我的喉咙。  
            顺着他的目光,我看见了皇上。  
            小俊哥哥口中的热气呵在我的耳边,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如此接近。他说:“皇兄,你还记得我么。是啊,你怎么会记得我呢。我四岁那年,我失宠的母亲为了躲避你母亲的迫害,带我逃出宫去,从此流落人间。这个王位应该是我的,你还给我。” 
             
            皇上叹气,说,既然你是冲我来的,你放了海棠。  
            小俊哥哥衔住我的耳环,鬓角厮磨,说,看来你真的很爱她。好,你颁圣旨传位给我,我便放她。  
            空气刹时凝固。诡异的沉默。  
            我忽然开口,说,小俊哥哥,莲池,是你杀的么?  
            “是。”  
            他的回答没有一丝迟疑。的确,事已至此,他没有必要再瞒我什么。“那天我要杀你,本来是为了莲池。她无意间说起,若不是你的妨碍,她早已得手。她说她希望你不存在。她不喜欢的人,我理应替她除掉。可是你命大,我杀错了人。” 
             
            我回头,凡俊脸上绽放的笑容,好像盛开的罂粟花。  
            开到荼靡,罪恶深重。  
            “那你又为什么要杀死莲池?”  
            “因为我爱她。可是那天我发现她爱上了这个皇帝。她不爱我,就得死。何况她的父亲,我们的师傅柳生原,在扶桑的时候就已经被我杀死。留着一个变了心的女人,只会徒增后患。”小俊哥哥的脸上像凝了一层霜,丝丝散发着肃杀冷峻的味道。 
             
            我忽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眼前的这个人。他如此陌生,如此决绝,怎么会是我心上那个温暖善良的小俊哥哥。心中有座城轰然崩塌。我不顾一切委曲求全地爱着的人,竟是一朵盛开的恶之花。 
             
            然,绝望的是,我,竟,依然爱他。  
            我伸手抱他,我想告诉他我可以忘记过去,回头吧,不如我们离开,去遥远的地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是他不认得我的拥抱。他的眼神一瞬间的惊慌,他竟以为我要反抗。一剑突兀的刺过来,凌厉如风。  
            我茫然地望着他,听见四起的风掠过空旷的皇宫,寂寞地呜咽。  
            胸口的血汩汩汹涌,如大片盛开的蔷薇。  
            我看见过去的时光一幕幕重现。所有的往事,都在这片殷红的海里,蒸腾,飘散。  
            我闭上眼,终于可以似一株凋谢的海棠般安静地沉睡。  
            世间的纷纷扰扰渐行渐远。  
            冉冉浮生,爱恨情仇,终于再与我毫无瓜葛。  
             
            七  
             
            这一生,爱错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