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42

发布时间:2012-01-24 05:40:45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177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42

入局
在北京初冬寒风的吹拂下,吴言渐渐清醒了起来,他现在需要做的是赶紧想办法应付下周赵海波要召开的会议,而不是无谓的生气。
吴言走在冬日的街头,一边走一边想。下周的事情还真不少,第一件事是赵海波要召开的公司改组会,第二件事是与张绍志关于提高系统并发性的会议,吴言计划是讨论一下采用NoSql还是NewSql的问题,另外还有引入Hadoop的问题,第三件事是与市场部的赵启刚讨论产品设计问题。如果没发生这件事之前,吴言为这三件事的排序应该是与张绍志讨论提高系统并发性、与赵启刚讨论产品设计、与赵海波讨论公司改组,但是发生这件事之后,显然顺序就应该变为与赵海波讨论公司改组、与赵启刚讨论产品设计、与张绍志讨论提高系统并发性了。
吴言接着往下想,针对赵海波的公司改组方案,梁秀娟已经明确表态支持赵海波,即使自己强烈反对,最终结果也只能按照他们的想法来办,而自己也只能最终无奈出局。但是自己除了强烈反对,还能做些什么呢?吴言陷入了沉思中,不停地在问着自己。
忽然,吴言想起了小A,是自己拒绝了小A的投资,赵海波才收回第一次投资意向,然后经过梁秀娟的不懈努力,最终赵海波才回心转意,重新考虑投资的,但是最后又加入了这条对自己来说不可接受的附加条款的。如果小A现在明确将投资,那么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对!这是一个办法,想到这里,吴言不免有些兴奋,你们这么对我,也叫你们看看我的历害,吴言似乎看到了赵海波和梁秀娟阴谋在几乎得逞的那一刻,突然功败垂成,他们脸上气急败坏的表情,想到这里,吴言几乎要笑了出来。
但是,自己当初已经拒绝了小A的投资,因为他的投资理念是自己所不愿接受的,他不是着眼于项目盈利,而是在股市上靠炒作概念圈股民的钱,这样做有些过份。不过,自己现在情况紧急,况且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既不违法也不违背天地良心,对就这样做。
一时间,吴言已经下定决心,要找小A帮忙来搞定这件事。想做就做,吴言立即拿出手机,从通信录中找到小A的电话,立刻就拨了起来。
但是在电话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吴言却又挂断了电话。他想起了小A说的话,他说他只是需要一次机会来证明自己,但是看现在他所做的,买壳上市、内幕交易、概念炒作等等,这还只是自己所知道的,自己不知道的还有多少就不得而知了,可见只要走上这条路,就不可能回头,虽然可以得到很多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是同时也会失去很多东西,吴言觉得与得到的相比,失去的更值得珍惜。
现实世界的诱惑实在太多了,稍不留神就会做出一些错的事情来,吴言又一次对这点有了切身的体会。
但是自己到底应该怎样应对呢?吴言还是毫无头绪。吴言只顾低头走着,一抬头,发现自己已经走过了四五站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在冰冷的街头走了一个多小时了,想到这里,吴言觉得一股痛彻骨髓的寒意。吴言赶忙跳上了公交车,回到了自己还算温暖的出租屋。
回到家里之后,第一件是就是打开笔记本,在网上漫无目的的随便看看。
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吴言拿起手机一看,是小A的电话,一定是刚才给他打过去,他看到了未接来电,又给自己打回来了。小A现在虽然已经是大老板了,但是对自己一直当作朋友看待,真是不容易,想到这里,吴言的心里不禁升起了一阵感激。
“Hi,吴言!刚才没拿手机,你给我打电话来着?”小A问着。
“噢!是吗?可能是我误操作了吧!”吴言不知道该跟小A说什么,于是这样说着。
“是这样啊!还以为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小A的语气也放松了下来,接着问道:“最近怎么样?”
“还行吧!”吴言回答着,他不想让小A知道自己当前的情况。
“听赵海波说你不愿意接受我的投资,你这是何苦呢!”小A不无遗憾地说着。
“我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做起来,不过还是应该谢谢你!”吴言诚肯地说着。
“这没什么!不过,好像赵海波后来又给你投资了,他跟我说过这事儿,这挺好的!”小A说着。
原来小A也知道这件事,吴言还真有些意外。
“原来你也知道这件事,赵总确实在前一段时间给我们投了两百万!”吴言说着。
“嗯,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他们通常是分期投给你,每次打款时都有可能有额外的条件,这点你得注意!”小A善意地提醒着。
“这我知道!”吴言深有感悟地回应着。
“嗯,这就好!你跟小娟配合好了,肯定能做成大事,原来我有很多单子,就是她帮着打下来的。”小A不无感慨地说着。
吴言听到这话,心里真是百感交集,很不是滋味。现在梁秀娟已经帮着赵海波了,自己就快要出局了,需不需要把这个告诉小A呢?吴言又一次犹豫起来。
小A又接着说道:“另外,我觉得你如果有机会,别光做技术,也适当做一些产品设计、市场、销售、运营等方面的工作,我觉得你在这些方面有点欠缺,在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时候,投资人可能会Challenge你这方面的弱项,所以最好尽快补足这个短板。”
小A的话对吴言说过不止一次,但是这次对吴言的震动却是非常大,确实这是一个人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自己确实有这方面的弱点。
“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我觉得咱们应该互相帮助,这样才能在商场上立足!好了,不跟你聊了,我还有个会,得赶紧过去,回头咱们再聊!”小A一边说一边挂断了电话。
小A的一席话对吴言的震动很大,确实自己需要补足自己的短板,这次公司重组,不让自己负责技术研发工作,也许真的是一个机会,自己可以尝试做产品、市场、销售、运营方面的工作。
想到这里,吴言对下周的公司改组会又有了新的认识,感觉有很多新思路,而不是刚才一直想的鱼死网破,反抗到底了。
吴言接着往下想,其实赵海波虽然说自己可以套现离开,但是如果自己真的选择套现离开,那么不仅需要他拿出一百万,还需要找人把系统接下来,这事儿难度不小,而且风险很大,完全没有必要,与其如此,还不如另起炉灶来得方便,因此他提出这条显然只是表明他的态度是诚肯的,为的是让自己认真考虑他的第二个方案。
对于他的第二个方案,自己应该怎么应对呢?
首先如果自己提出负责产品设计方面的工作,他们应该也不会反对,自己可以借此机会熟悉产品经理这一套,拿着工资学习自己最需要的东西,这是件很不错的事情。
其次,如果自己要求所有技术研发的邮件抄送给自己,列席每次技术会议,这点他们应该也不会反对,这样自己虽然不负责技术研发工作,但是通过讨论,自己至少还对项目现状很了解,同时还可以利用自己对项目熟悉的优势,强化自己的影响力。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如果自己这次出让10%的CEO职务股份,那么自己的股份就将降低到30%,不足1/3,这样一些重大的决议,即使自己坚决反对,也不可能阻止他们通过这些决议,自己出局可能会逐渐成为必然。但是如果自己保持34%的股份,那么自己至少可以阻止他们将自己挤出局外,所以即使要给CEO百分之十的职务股份,也应该是自己出6%,然后让梁秀娟出4%,这需要争取梁秀娟的支持,如果他们可以达成一致,通过的问题应该不算大。
梳理完思路之后,吴言现在的心情比之前好多了,吴言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得到梁秀娟的支持,但是怎样才能得到她的支持呢?吴言还是没有办法。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周一的公司改组会就到了,虽然之前吴言见过梁秀娟几次,但是都没有机会开口,争取到梁秀娟的支持,现在只好听天由命了,希望能得到她的支持。
会议定在九点召开,赵海波在八点五十左右就到了,而且他还带了一个人过来。梁秀娟把他们让到了会议室,并且给他们倒上水,大家都坐下之后,会议就正式开始了。
会议首先是梁秀娟的开场白:“各位同事,大家好!公司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发展,大家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尤其是赵总作为投资方,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很好的建议。今天我们大家在一起开个会,主要是根据公司发展的需要,确定一下公司新的架构。下面请赵总先来讲一下。”
赵海波清了清噪子,说道:“对于前一段的工作,说实话我是相当满意的,吴言和秀娟一起,把公司的基本架构都确定下来了,并且公司的各项工作开展得都井井有条,我非常满意。”
又是一段套话,吴言希望赵海波赶快进入正题,为了今天的会议,吴言做了充足的准备,考虑了各种场景以及自己的应对之道,甚至还摸拟排演过几次,所以希望马上派上用场。
“但是我以前也和吴言谈过,就是吴言一直是研发人员,对于互联网创业来讲,目前还缺乏一些必要的经验,秀娟呢,一直在做财务、人事、行政方面的工作,对互联网行业的了解也不深入,因此目前我们的这个团队还是有缺陷的,所以我们需要加强项目管理团队的力量。对于这个问题我也考虑了很久,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最近非常凑巧,终于发现了一位最佳人选,我来跟大家介绍一下。”赵海波一边说着,一边把头转向他带过来的那个人,向大家介绍道:“这位是王文斌,易买网的创始人。”
王文斌看样子有三十岁出头的样子,留着一个平头,戴着一幅黑框眼镜,显得很斯文。
“大家好!”王文斌主动向吴言和梁秀娟打着招呼。
赵海波接着说道:“文斌对电子商务非常了解,他手里有几百家电器的网店资源,将来咱们网站上的优惠券业务就可以从这些商家中来开发。这是我们目前所欠缺的,现在我们业务模式只有广告一种,文斌这边带来的线下资源对于多元盈利模式的建立是很有帮助的。”
吴言这时扫了梁秀娟一眼,梁秀娟这时在仔细地听着赵海波的话,不停地点着头。马上就要说到关键问题了,梁秀娟是否会支持自己呢?对于这点,吴言现在心里一直没底。
赵海波停了一下,看了一眼吴言,又接着说道:“我有个建议,想和大家讨论一下,我的只是建议,大家可以自由发表意见。”
梁秀娟主动回应道:“赵总,您说吧!”
吴言这时也点了点头。
赵海波说道:“我的建议是让文斌来做公司的CEO,掌控公司的全局,他可以将商家引入我们的系统,建立线下资源,同时他也有管理企业的经验,大家觉得这个安排怎么样?”
“没问题!”梁秀娟不加思索地说道。
“我这边也没问题!”吴言也回答道。
梁秀娟对吴言的回答显得有些意外,不解地看了一眼吴言,吴言冲她点了一下头。
赵海波见大家都没有异议,接着说道:“但是对文斌这样的高级人才,我们需要启动我们的股权池中的股份,我的建议是从中拿出10%的股份,留给文斌持有,同时,吴言你们拿出10%的股份,给文斌持有,当然这些股份是与CEO职务挂钩的,就是谁在这个职位上谁持有这个股份,但是对这个股份没有处置权,你们觉得怎么样?”
梁秀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吴言这时接过赵海波的话题,说道:“我对这个安排原则上同意,但是在细节上有一些小的建议。”说到这里吴言故意停了一下。
赵海波显得有些意外,不解地看着吴言。
梁秀娟这时也不解地看着吴言。
在他们的注视下,吴言不紧不慢地说道:“对于CEO股份问题,从股权池中拿出10%我没有异议,至于另外的10%股份我也没有问题,但是我想这部分股份应该由我和梁总共同来出,具体份额可以我出6%,梁总出4%。大家觉得怎么样?”
赵海波听了吴言的建议,神情立刻放松了下来,但是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会意地点了点头,不过没有立刻发表自己的意见。
梁秀娟很意外的看了一眼吴言,她肯定以为吴言会在此刻就激烈地反对起来,可能她还为此做好了准备,但是没想到吴言并没有反对,而是在细节方面提出了修改的意见,这是出乎她意料的地方。
梁秀娟想了想,说道:“我觉得这个建议非常好,我赞同这种方式!”
吴言终于出了一口长气,可以把悬着的心放下来了,梁秀娟在关键时刻并没有拆自己的台。
赵海波这时也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吴言的这个建议有很好,那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可以来讨论一下大家的具体分工。在这之前,文斌仔细研究了一下大家的分工,我们来听一下他的意见吧!”
王文斌将身子向前探了一下,说道:“大家好,其实我对咱们公司还不是很了解,所以只能提一下大致的分工安排,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二位可以立即提出来。我主要来负责线下商务拓展这一部分,包括销售这块,另外,为了工作上的方便,我会负责系统研发这块,因此需要得到吴总的大力配合。”
吴言这时马上说道:“一定,一定!大家互相学习!”
对于吴言的这个回答,梁秀娟感到很意外,原本认为吴言会反对的,但是吴言好像无条件地接受了。
王文斌接着说:“梁总这边还是负责财务、人事、行政工作。吴总这边暂时负责市场及运营这块工作,另外就是协助我管理技术研发工作。”
吴言这时又接着说道:“王总的这个安排挺好,不过我目前还没有经验,我想我负责市场和运营两个部门可能有困难,我觉得我可以先负责市场部门,另外一部分精力来协助王总来管理研发工作,我建议所有研发部门的邮件都抄送给我,我会参加所有的研发部门会议,大家觉得怎么样?”
还没等赵海波和王文斌说话,梁秀娟就抢着说道:“我觉得这个安排很好,吴言对系统比较熟悉,因此他参与到研发中来可以提高效率。”
王文斌看了一眼赵海波,发现赵海波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点了点说道:“那好,就这么定了。”
一切都在吴言的意料之中,吴言在不丧失基本控制权的情况下,保证没有出局,同时还可以有机会完善自己,事情进展得很顺利。
这时吴言又接着说道:“王总过来就用我现在的办公室吧!我到大厅来办公!我马上就可以把办公室给你腾出来!”
反正一会儿也要谈到这个问题,所以吴言主动提出了这个建议。
“还是用我的办公室吧!我可以和财务他们挤在一间房子里!”梁秀娟说着。
“用我的吧!我做市场工作,和他们沟通方便,你的工作有保密性需求,还是有独立的办公室好!”吴言坚持着。
赵海波点了点头,满意地说道:“这些具体的细节问题你们可以下来自己商量,团队磨合也是件大事情,不过看起来你们的开局不错嘛!”
“是啊,是啊!”吴言他们回答着。
“那好,今天的会就到这里吧!我和文斌一会还有点别的事情,我们就先走了。”赵海波说着,就起身告辞了。
吴言和梁秀娟一起把赵海波送到了楼下,看着他们上了汽车,开出了大院,才一起往回走。
在回来的路上,梁秀娟不无感慨地说道:“你今天的表现挺好!为什么呀?前几天你不还坚绝不同意吗?”
“你是觉得我应该大吵大闹才对?”吴言故意问道。
“不是,只是觉得你的转变有点突然!”梁秀娟说道。
“是这样,后来我想通了,你说得有道理,我那天对你的态度也不大好,你不会介意吧?”吴言诚肯地说道。
“怎么会呢!你能想通就好!”梁秀娟高兴地说着。
公司改组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下面吴言还不能有丝毫的松懈。
王文斌要来参加的第一次会议就是和张绍志讨论系统并发性的问题,自己一定要在这次会议上有所表现,要争取技术问题的决策权,虽然不在这个位置上,但是要争取在这个问题上的影响力。
敬请期待下集:反客为主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