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41

发布时间:2012-01-24 05:40:05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200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41

磨合2
吴言最近一直在研究着提高系统并发性问题,尤其是采用NoSql还是NewSql问题,网上有很多介绍,颇让人无所适从,仿佛看得越多越迷茫。
这天,吴言正在研究着这个技术问题,忽然梁秀娟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吴言抬起头,问道:“怎么?有事吗?”
梁秀娟漫不经心地说:“没什么大事,你最近在忙什么呢?”
吴言说道:“我正在研究一些技术问题,现在正在看关于NoSql还是NewSql的问题!现在还没确定呢!”
梁秀娟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地说道:“那你还行,还能找到事做。我现在反倒有些迷茫了,不知道该干什么!前一段找投资时还有点目标,现在反而没有目的了!”
吴言说道:“不会吧!你前一段不是把财务、人事、工资福利搞得井井有条,我还在佩服你呢!”
“噢,这些东西都很简单,你搞一下就知道了,就那么点事儿,现在都搞完了之后,除了每月底需要做工资和财务报表之外,其他时侯就无事可做了!”梁秀娟说着。
“是呀,我也有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现在就一直在搞系统开发方面的东西,因为这方面我比较擅长,这样不会瞎指挥!”吴言也不无感慨地说着。
“不过,我跟同学交流中,同学们都认为企业里最重要的就是产品设计工作了,但是我对你们互联网的产品也不懂,我看咱们下一步是不是关注一下产品设计方面的工作。”梁秀娟建议道。
不错,产品设计工作确实非常重要,不是人们常说,CEO首先就是一个产品经理吗,可见产品设计的重要性。
想到这里,吴言深有同感地说道:“真是,如果你不提醒,我还真没想到,确实产品设计工作是目前我们最需要专注的事情,你看我们怎么开始呢?”
“我看市场部门和运营部门这两个人,我们可以让他们来做产品经理的工作,你觉得呢?”梁秀娟建议道。
“你说得很对!那你召集大家开个会吧!”吴言赞同着。
“好的,这件事情由我来办!”梁秀娟答应着。
产品设计的会议也在公司的会议室进行,吴言、梁秀娟、市场部的赵启刚和运营部的孙正东都参加了会议,会议首先由梁秀娟发言:“各位同事,大家已经看到我给大家发的会议议程了,咱们今天主要研究一下公司产品设计的问题。前一段时间,大家已经对公司的产品比较了解了,另外,吴总也把自己对产品应该改进的地方列了一个文档,我想大家也已经看过了,所以今天的会议主要有以下三个议题,第一个是当前产品的现状,第二个问题是怎样改进,第三个问题是制定改进计划。下面我们来讨论一下第一个问题,大家可以发表一下对咱们公司目前这个产品的意见和建议。”
大家开始是一阵沉默,似乎谁也不愿意第一个发言。于是吴言清了清噪子,首先说了起来:“大家可能已经看到了,这个产品前期主要是我一个人的想法,前一段时间经过对产品的一些思考,主要从产品的易用性的角度,找出了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现在研发部的同事们正在进行着这部分工作。不过,我是技术人员出身,想问题也主要从技术角度出发,所以想听听各位专业的意见。要不然启刚,你先说一下。”
吴言主动点了市场部赵启刚,因为他之前发的产品文档,给吴言的印象比较深刻。
赵启刚略微向前移动了一下身子,说道:“因为前一段我没有参与,对产品以前的设计不是很了解,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上来看,我们现在这个产品只是提供给了用户一些功能,实际上还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产品。”
赵启刚的话使吴言颇为吃惊,怎么自己和第一批员工忙了近一年的时间,完成的这个东西还不能称为一个互联网产品,怎么可能呢?
赵启刚又接着说了起来:“像社会化电子商务这样的互联网产品,必须提供一些具有用户粘性的东西,比如前一段时间火起来的开心网,他们的占车位游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可以作为互联网产品设计的一个经典案例。本来在技术上,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功能,就是互相占车位,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功能,为什么会火呢?就是因为它遵循了互联网产品设计的一般规律,按照战略、范围、结构、框架、表现这五个层次来进行的。”
说得看起来还挺专业,不过吴言听着却有些不知所云,不知道应用到这个自己的这个产品中,按照赵启刚的意见应该怎么做。
正在这时,梁秀娟适时地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小赵呀,是这样,我们都不是专业搞产品设计出身的,你刚才说的这些呢,我们知道很重要,但是你能不能重点结合咱们公司的产品来谈一下呢!”
这正合吴言的意思,吴言也想知道到底该怎么把这些理论应用到实践中去,对于纯理论的东西兴趣不大。
赵启刚点了点头,说道:“给我的感觉是,咱们公司的产品目前的状态就好像是停车位游戏,我们已经开发出了占车位的功能,但是我们缺乏增加用户粘性的东西。比如占车位中,每个用户有四个车位,停车费所有车相同,这是因为他们对目标用户进行过深入研究,发现车位和停车费在当前值时最合理,这样即可以使用户对好友的多少产生强烈的需求,增加了用户的互动,同时又不致于引起用户的反感。我觉得我们公司的产品中,恰恰是缺乏了像占车位中车位多少、停车费高低这种设计上的安排,所以即使提供了用户想要的功能,对用户来说也不具有粘性。”
吴言听了赵启刚的话,真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情况确实是这样,赵启刚所说的内容,自己之前确实没有怎么想过,但是这些方面肯定是非常重要的。
想到这里,吴言急忙肯定地说道:“启刚说得非常对,这个方面我之前确实没有仔细考虑过,咱们公司的产品在这个方面确实有所欠缺。”
赵启刚听了吴言的话,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梁秀娟这时也点了点头,接着吴言的话说道:“小赵说得很有道理,小孙你看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运营部的孙正东听了梁秀娟的话,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们运营部门主要是做产品的运营工作,但是目前来看就像启刚所说,基本没有什么产品可以运营。我这里指的运营产品,比如像马上要到的感恩节,是不是给会员搞些活动,赠送一些优惠券等,目前我们的产品中也没有这种功能。另外,想向我们的页面中加入广告,我们目前还没有一个衡量效果的标准,这样我们运营部门就很难拉到广告客户。”
孙正东说得也很有道理,确实目前只是根据页面内容匹配最佳广告,还从来没有考虑过衡量广告效果的问题,这种指标无疑对广告客户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听着他们俩个人的分析,吴言觉得很惭愧,发现自己前一段时间做的东西,还有这么大的差距,自己却认为几乎差不多了,简直太无知了,看来自己还是要多学习才行。
想到这里,吴言总结着说道:“你们两位说得都非常对,这可能是我以前是技术出身,考虑问题的局限性,经过你们两位的提醒,我觉得受启发很大。”
梁秀娟这时说道:“那好吧,对咱们公司产品的现状的讨论就到这里,那大家看看到底该怎么办吧!”
梁秀娟一句话就把这个话题适时打住了,虽然吴言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赵启刚首先说道:“我觉得我们首先需要做目标客户研究,至于怎么做我都在之前的文档中进行过描述了,不知道吴总和梁总什么意见?”
吴言想了想,说道:“我原则上同意你的报告中的内容。”
梁秀娟接着说道:“我也觉得没太大的问题,但是你做每项目需求调研时的成本太高了,我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赵启刚听了梁秀娟的话,说道:“是这样,目标客户的调查,样本的选取最重要了,如果不是很注意,那么就会得出错误的结论,很容易误导我们做出错误的决策。比如在我们的网站上做一个问卷调查,方法很简单,成本也很低,但是愿意到我们网站上来,并且愿意做我们调查的人,本身就是很少的一部分客户,通常他们不具有代表性,我们说典型的客户是沉默的大多数。怎样有效的找到这些沉默的大多数,并且倾听他们的需求,我觉得只有投入大的成本才能获得。”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这些没错,但是我们毕竟是小公司,我们没有大公司那么大的预算来做这个调查,因此你报告中提到的一些方法,在我这肯定不可能通过。但是我也觉得你提到的东西,做起来是很有意义的,你觉得能不能在没有预算或者很低的预算下开展这些工作呢?”
赵启刚这时开始面露难色了,说道:“梁总,如果没有资源的支持,我们需求调研的工作是很难开展,另外,市场这边有许多工作需要开展,但是目前就我一个人,明显感觉人力不足。”
梁秀娟听了赵启刚的话,回应道:“你说得这些我也很了解,你现在在人力不足的情况下,先把主要精力放在做好产品经理这个角色上,等到人员全部到位后,再开展其他的市场营销工作。作为产品经理来讲,做所有的工作,最大的难题都是解决资源不足的问题,我想这正是发挥你创造力的时侯!”
吴言突然发现梁秀娟十分能说,应付赵启刚显然绰绰有余。
吴言说道:“梁总说得很有道理,至于需求收集工作,我想我们可以从我们这个院子里上班的人开始,这个院子里至少有上千人,虽然代表性可能有点问题,但是我想还是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应该还是能够从中发现点什么的,你说呢?”
“对,吴总说得对!我们可以先不考虑在理论上多么科学,先做起来再说!”梁秀娟好像大受启发,这样附合着吴言的话。
“那好吧!”赵启刚有些无奈地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大家开始讨论下一步的计划,基本是赵启刚和孙正东在一周内提出具体化的产品修改意见,汇总到吴言那里,然后由吴言来协调研发部门进行开发。
会议结束之后,梁秀娟示意吴言留下来,一起讨论一些问题。
在赵启刚和孙正东离开会议室之后,梁秀娟关上门,问吴言:“你对他们两个人什么看法?”
吴言靠在椅子背上,仰着头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我感觉赵启刚水平还不错,很能说,而且很多方面都很有见解,但是好像有些不切实际。孙正东好像不怎么擅长表现,目前还看不出来。”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赵启刚不是不切实际,你没看出来,他刚才一直在向我要钱要人,总想扩大自己部门的职权,他的野心比较大,你没看出来吗?”
“是这样啊,你不说我倒没觉得,你一说,我一想,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那你准备怎么处理呢?”梁秀娟的一席话,让吴言感觉很有道理。
“这个以后再慢慢处理吧!像他这种人,用好了的话,会是一个人才,用不好的话,就是个祸害。”梁秀娟轻描淡写地说着。
忽然,梁秀娟话锋一转,语气严肃地说道:“我想跟你说一件事情,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讲,有些不尽情理,但是我希望你有理智地对待这件事情,你能做到吗?”
梁秀娟的表情和语气把吴言吓了一跳,会是什么事情呢?从梁秀娟的语气和表情来看,一定是件很大事情,梁秀娟还没开口,吴言的心就不由自主地悬了起来,连忙说道:“好的!你说吧!”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组织今天这个会议吗?”梁秀娟问吴言。
吴言有些摸不着头脑,说道:“不是前两天咱们讨论决定地吗?”
“是的,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为什么会和你讨论开这个会呢?”梁秀娟依然问着。
吴言这时更有些困惑了,茫然地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是为什么呢?”
梁秀娟看了一眼吴言,说道:“我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有驾驭这个企业的能力。”
原来是这样,但是梁秀娟确认这个问题有什么用处呢?
梁秀娟接着说道:“你还记得吗?在赵海波答应给我们投资的那天,你很兴奋,但是我一点也兴奋不起来,你还有印象吗?”
梁秀娟这么一说,吴言也回忆了起来,当时梁秀娟确实一点也不高兴,反而显得有些心事,他当前还曾经奇怪过这件事,不过由于拿到投资的兴奋,没有追问罢了。但是梁秀娟现在提起来,吴言的好奇心又被钩了起来,于是问道:“是呀,我当前就想问你来着,只是没开口,是为什么呢?”
梁秀娟转过头,看着对面的白墙,缓缓地说道:“是这样,当时赵海波在投资时还有个条件!”
赵海波还有条件,吴言心里想着,但是会是什么条件呢?
梁秀娟接着说道:“赵海波觉得你虽然技术上很好,但是没有做企业的经验,而创业这个行业,是最需要经验的行业,因此他希望引进一个CEO,由他来主导这件事。”
原来是这样,吴言从一开始也觉得自己比较适合搞技术,比如做CTO什么的,对于CEO也确实不太适合,这倒不出乎吴言的意料。
吴言点点头,说道:“这点我能理解。”
梁秀娟看了一眼吴言,又接着说道:“但是赵海波担心外来的CEO和你处不好关系,如果你们两个人斗起来,企业就更搞不好了!”
吴言听到这话,心里开始有些担心起来,赵海波到底想要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吴言不禁插了一句:“那赵总建议怎么办才好呢?”
梁秀娟接着说道:“当时他提出两个方式,一个是你套现退出,你的补偿这样来算,你一年前不是投了30万吗,他按照翻一倍来计算,同时按年薪按20万给你开去年的工资,再给你一年的缓冲期工资也是20万,这样算下来,就是给你100万,我觉得这个条件也算比较优厚了。”
吴言一听,心里凉了半截,原来是想让自己出局,虽然10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做为上一年的回报也真的不错了,但是吴言对现在这个企业确实产生了感情,让他就这么离开,他还真是舍不得。
想到这里,吴言略带不安地问道:“那第二个方案呢?”
梁秀娟接着说道:“第二个方案是你还留在企业里,但是你的职位由外聘的CEO来决定,原则上你不负责技术研究这一块,另外还需要你拿出你股份的10%作为CEO的职位股份,就是谁做CEO谁就拥有的股份。”
“这样怎么行呢?不让我来负责技术,我还能干什么呢?”吴言情绪有些激动,不加思索地说着。
吴言感觉这样的安排明显是架空了自己,技术工作就像是自己的根,如果把一棵树的根去掉了,它还能活得下去吗?自己也是一样,如果不让自己搞技术,自己在这个企业中还能呆得下去吗?
梁秀娟看了一眼吴言,带着同情的口气说道:“是呀,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赵海波刚提出的时侯,我也坚决不同意。”
吴言听到了梁秀娟这句话,心情才平静了一些,原来梁秀娟还替自己说了话,不由得对梁秀娟生出了一些感激之情。
梁秀娟接着说道:“后来,我和赵海波达成了一致,给你几个月的时间,如果你可以成为合格的CEO,那么就让你来做,如果你不能成为合格的CEO,那么我们再来按照赵海波的提议来做。”
原来是这样,吴言心中想着,那么梁秀娟觉得自己怎么样呢?想到这里吴言不禁问道:“那你觉得我现在怎么样呢?”
梁秀娟停了停,有些犹豫,但是语气坚定地说道:“我觉得你现在还不能完全承担起CEO的职责。”
“为什么?”吴言情绪又有些激动。
“因为,刚才你已经看到了,由于你没有经验,像赵启刚这样的人,很容易就会把你带入歧途。因为你没有管人的经验,同时又不具备业务方面的知识,所以你现在很难管理好这个企业。”梁秀娟平静地说着。
“不可能,你怎么能从一次会议就得出这个结论呢?”吴言辩解着。
“其实我想跟你说句心里话,你之前一直在做技术开发工作,从来没有做过真正意义上的管理工作,现在突然要让你管理一个企业,这个跨度太大了,而且你们技术人员总以为技术是最难的,你们都能掌握,管理人这些事情这么简单,当然就更不在话下了,但是事情恰恰相反,技术问题虽然很难,但是它是固定的东西,而管理所要面临的是人和事,是非常灵活的东西,没有规律可循,完全凭经验和领悟,反而更难掌握!这个你别反驳,这个是我们MBA课上老师所说的,同学们也完全认同的观点!”梁秀娟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段。
吴言虽然觉得梁秀娟的话有些道理,但是这也不能说技术人员就不能搞好企业呀!但是一时也不好找出反驳的理由来。
梁秀娟接着说道:“其实我理解,你不想放弃这个企业,我觉得你可以从各个部门做起,积累经验,这样也许有一天,你还可以重新掌控这个企业。”
“算了吧!他们还会给我这个机会吗?”吴言语气强硬地说着。
“怎么不会呢?你忘了,Google的创始人佩奇是今年才接过CEO职务的,之前Google的创始人也在做其它工作,到经验足够的时侯他自然就可以重新当CEO了,你也是一样的!”梁秀娟劝解着。
“不可能,他们不让我负责技术工作,完全可以说明他们只是想把我挤走而已!”吴言充满敌意地说着。
梁秀娟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即使按照第二种安排,你也是最大个人股东,CEO也是为你打工而已,做为股东做什么工作不可以呢?就是擦擦桌子,让员工可以更专心工作也是好的呀!另外,我觉得不让你负责技术研发工作,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件好事!因为技术工作你已经很熟悉了,而其它如市场、运营、销售工作你还完全没有经验,你有机会把这些工作都做一遍,这样不就可以成为一个全才了吗?”
吴言此刻根本听不进梁秀娟的话,他忽然反问道:“那我不接受赵海波的条件怎么样?我觉得他的这个条件我不能接受!”
梁秀娟说道:“现在赵海波只是打过来了50万,其余的钱还没有打过来,如果他停止注资,那么公司最多可以坚持三个月。所以你还得考虑清楚。”
“那我们就召开股东大会,赵海波只占20%的股份,凭什么就一定得听他的!”吴言忽然想到了公司章程,自己毕竟有40%的股份,再加上梁秀娟的20%,可以占到60%的股份,这样可以稳操胜券。
梁秀娟说道:“我们在企业里,就需要抱着公心来做事情,这间企业不仅是你的,也是大家的,包括这些员工。所以我们应该站在企业的角度来看问题,不能站在自己的角度来看问题,你说是吗?”
“我不管,我觉得赵海波的这个方案我不能接受!”吴言气愤地说道。
“那如果召开股东大会,我也不会支持你的,因为你的做法等于是让企业自杀!”梁秀娟语气坚定地说道。
“什么?”吴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竟然站在赵海波一边?!”
“不存在站在谁那一边的问题,我是出于对企业的公心!”梁秀娟语气平静地说着。
“那我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吗?你却这样来害我!”吴言气愤地说着。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这样做怎么是害你呢?如果企业做成功了,你就可以成亿万富翁了,你现在的损失算得了什么呢?反过来说,你现在把企业攥在手里,最后企业倒了,到头来你还不是两手空空吗?”梁秀娟也有些激动地说着。
梁秀娟说的这些话,吴言在平时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在当前的情形下,吴言根本听不进去。
“另外,你上次劝我不要跟陈永强斗,我听你的了。这次我劝你接受赵海波的条件,你为什么不能听我的呢?”梁秀娟质问着。
“上次我是为你着想,可是这次你却是和别人合伙来骗我!”吴言气愤地说着。
“你这样想真让我失望!”梁秀娟说着。
“反正这件事情必须得这么做,赵海波已经给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了,也该做决定了,你可以保留你的意见,但是下周和赵海波开会,这件事情就定下来了!”梁秀娟语气坚定地说着。
听到梁秀娟的这席话,吴言真是伤心到了极点,恨恨地说道:“我绝对不同意!”
说完,气愤地站着身,拉开门就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座位上,吴言感觉心里憋得喘不气来,尤其令他痛心的是梁秀娟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这真的让他伤透了心。
越想越来气,吴言索性把东西收拾起来,破天茺的提前离开了公司。
刚刚一阵强冷空气光临京城,凛冽的西北风吹得人感觉凉入骨髓。
吴言从温暖的办公室来到街上,冷风一吹,不禁接连打了几个寒战,顿时感觉清醒了很多。自己绝对不能就这样任人摆布,那么该怎样应付下周的会议呢,吴言此刻陷入了沉思中。一时间,吴言觉得自己特别无助。
敬请期待下集:入局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