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8

发布时间:2012-01-24 05:37:30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208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8

迟来的投资
经过了两周左右的时间,与商聪网络的冲突终于逐渐平息了,吴言虽然不是事件的主角,但是也深受这次事件的影响。
吴言发现,在与商聪网络冲突的那两周里,每日独立访问IP曾经一度达到几万,但是经过两周的沉淀,目前网站每日独立访问IP基本维持在几百左右,已经很不错了,这是以前吴言想都不敢想的水平。目前网站在Alexa上的排名已经到了三千名左右,两周之内排名上升了上百万名,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总之,在这次与商聪网络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与李云山的冲突中,吴言这边还是取得了完胜,当然这一切都是梁秀娟操盘的结果。
梁秀娟最近很少过来,不过通过在MSN上的沟通,吴言知道梁秀娟正在努力为项目拉投资,卸下拉投资的重任,吴言感觉轻松了不少,一切都安定下来之后,吴言又开始了他所擅长的技术开发工作。
根据前一段时间吴言所写的文档,吴言将所有需要改进的功能点按照重要程度进行了分类,然后开始一项一项的干了起来,又终于有具体的事情做,而且每天都有看得见的进展,吴言的心里感觉踏实多了。
这天吴言正在忙着系统开发工作,正在进行着汉字汉语拼音首字母自动完成功能的开发,需要首先找出每个汉字的全拼,然后在数据库中将该拼音进行缓存,这样如果用户想查询“商智无限”时,只需输入商智无限的首字母“szyx”,就可以通过数据库中的拼音缓存查出对应的结果,大大方便了用户的操作,吴言觉得这个功能很酷,至于怎样才能让用户意识到有这个功能存在,吴言还是没有仔细考虑过,但是他相信一定可以找到办法。
终于找到了这个功能的解决方案,吴言心满意足地伸了一个懒腰,靠在椅背上,感觉特有成就感。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会是谁呢?吴言心中一边嘀咕着,一边走向大门。
开门之前,吴言从猫眼向外一看,外面站着的竟然是张绍志,就是李云山上次带来的工程师,说实话,吴言对张绍志的印象还不错,不仅技术水平不错,而且管理方面也很不错,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是他来干什么呢?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吴言慢慢地打开了大门。
“吴总,您好!”张绍志有些局促地跟吴言打着招呼。
“你好!请进!”吴言说着。
吴言把张绍志请进了自己的房间,把张绍志让到了沙发上,又给他倒了一杯水。
两个人都坐下了之后,吴言先开口问道:“怎么样?最近工作顺利吗?”这个问题刚一出口,吴言就觉得有些不妥,前一段李云山的麻烦不小,估计张绍志的压力也肯定小不了。
“还行吧!”张绍志说着,“前一段从您这回去之后,我们把您这边的系统改了改,就直接给商聪网络用上了,刚开始时效果还不错,可是后来发现还有很多问题,尤其是K-Mean聚类算法,每次运行结果都不一样,好像具有随机性,类似的问题发现了不少,前一段一直在加班加这些东西,我们都快崩溃了!”
吴言心想,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他们在使用这个系统时,还是遇到了不少问题,张绍志这次来是向自己求援的?吴言猜想着张绍志此行的目的。
虽然心里在想着事,吴言还是点了点,说道:“确实推荐引擎和数据挖掘这块儿,看起来入门很简单,但是实际工作中需要处理细节很多,还是需要一些经验的。”
“您说得非常对!”张绍志附合着。
“那后来你们还是上线了?”吴言不解地询问着。
“是的,曹总,噢,就是商聪网络的CTO非坚持立即上线,李总就来压我们,后来我们就把很多功能暂时关闭了,曹总后来就引入了竞价排名,后来系统就正式上线了。”张绍志说着。
“那你们最后和商聪网络签合同了吗?最后拿到钱了吗?”这是吴言所关心的问题,于是直接了当地问了出来。
张绍志听了吴言的话怔了一下,然后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们Team就是商聪网络B2B事业部研发中心的人,我们做的是商聪网络内部的项目,上次李总跟您说的跟实际情况有点出入!”
原来是这样,看来李云山说的两百万项目的事是假的,他那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演戏,就是想让自己出局。哎,看来对李云山一点都没冤枉他呀!
“那你们李总怎么这么热心为公司做这个项目呢?他图什么呀!”吴言明知得到真实的答案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还是问了这个问题,因为他确实想知道。
“这个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不过据我猜测,李总一直想拿下研发副总裁的职位,想拿这个项目当敲门砖,项目刚一上线,公司就任命他做研发副总了,他那几天特别高兴,还请我们到九华山庄去度周未,泡温泉呢!”张绍志似乎说得十分坦诚。
吴言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那最近你们李总怎么样?”
“前一段我们公司被焦点访谈曝光之后,曹总被迫辞职了,李总也被免去研发副总的职务了,现在做售后服务总监,从原来管六七十分到现在只管二十来人了,最近也挺郁闷的。”张绍志说道。
“那你们呢?商聪网络这次调整对你们的影响大吗?”吴言很关切地问道。
“影响挺大的,新上线的推荐购物频道被砍掉了,我的Team也被拆散了,我被重新分配到Web前端设计组,现在成天修改页面的CSS和Javascript代码,工作很繁琐!”张绍志一脸无奈地说着。
“嗯!慢慢来吧,公司调整也时侯确实会让我们这些打工的很无奈的,这点我以前也经历过很多次!”吴言安慰道。
这时,张绍志突然充满期待地看着吴言,犹犹豫豫地说道:“吴总,您看您这缺不缺人,我想到您这儿来干!通过这段时间开发,我对推荐引擎这块也特别感兴趣,想继续做下去。另外,我觉得您的框架有挺好,采用HTML5和AJAX技术与服务器端Servlet集成,这种架构也比Struts加Spring加Hibernate要好!”
听得出张绍志说得很真诚,不像是装出来的。不过,张绍志的这个请求,一方面让吴言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是第一次有人受到项目的吸引,想要加入进来,吴言很激动,同时也很感激张绍志对自己的信任。另一方面,现在项目所处的状态,再进人一定会加速资金链的断裂。一时间,吴言陷入了两难之中。
想到这里,吴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真的非常感谢你对我的肯定,谢谢!这样,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们这个项目的基本情况,你在做决定好吗?”
“好的!”张绍志的眼光中还是充满了期待。
吴言理了理思路,开始向张绍志介绍起来:“我们这个项目是从去年七月份开始正式运作的,到现在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在这期间我们取得的最大成绩就是把系统整体框架和基本功能全都开发出来了,但是你也看到了,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完善,当然了,在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方面还有一些基本的理论问题,也需要解决,但是这些学术性太强,不太适合我们在现阶段花时间来搞。”
张绍志在仔细地听着,一边听一边点头。
吴言接着说道:“其实你可以看到,我们的项目在今年五六月份的时侯Beta版就已经上线了,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太大的进展,这是因为这个项目主要是通过我的个人投资做起来的,目前这部分投资基本上用完了,由于维持不了公司的正常运作,公司实际上在几个月前已经解散了!”
张绍志听了这些颇有些意外,说道:“那真是太可惜了!那您现在还在做吗?”
吴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前一段时间就我一个人在为这个项目找投资,想继续做下去,后来你就也知道了,你们李总想跟我合作,咱们一起做了一段时间,再后来,由于发生了一些事情,你们李总就退出了,就又剩我一个人了。不过,现在有一个清华MBA同学,也是我的老乡,在和我一起做,由她负责解决融资问题,我来负责产品及服务的开发,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子了。”
张绍志听了吴言的这番话,充满感慨地说道:“看来您现在创业还是挺不容易的呀!”
吴言点了点头,深有感触地说道:“确实,现在是我自从打算创业以来,最艰苦的时刻,我现在真的需要一个奇迹!”吴言一边说着,一边自嘲似地笑了笑。
张绍志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觉得您的项目挺不错的,现在国外流行的购物入口类网站,其实就是您项目里的比价购物功能,但是他们只是基于全文检索提供了购物搜索功能而已,而您的项目中加入推荐引擎的功能,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大的价值,肯定比这些网站更有竞争力!”
吴言听了张绍志的话,觉得有些意外,在他的印象中,张绍志只是毕业两年的研究生,一直在做系统研发,没想到对电子商务业务模式还有研究,真是不容易,自己在张绍志这个阶段的时侯,还在一心想着掌握一项核心技术,在疯狂地学着视频编解码、流媒体、VoIP等技术,而张绍志在这个阶段已经开始重视商务问题了,看来真的是个人才。
想到过里,吴言不禁激动地说道:“你说得非常对,我们也是这种想法,但是目前就是缺少资金的支持,在发展速度上还不够快!”
吴言又接着说道:“你看,我们的基本情况你也已经了解了,对于我来说,我特别感谢你对我们的信任,非常期望你能加入我们,不过现在我们确实有困难,你看这样可不可,我们可以无偿给你一些股份,就是在工商注册中可以体现出来的实股,当然了,这部分股份对你来说现在可能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但是这是我们对于你愿意在我们这么困难的时侯加入,所表示的感谢!这样你就是我们的股东了,也是企业的创始人,大家是平等的合作伙伴。至于工资方面,由于现在确实比较困难,需要暂时开低一些,你看怎么样?”
张绍志听了吴言的话,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很想加入一个创业团队,体验一下创业的感觉,至于工资,倒不是我考虑的首要因素。”
张绍志说得很诚肯,吴言真的很感激张绍志,在自己这么困难的时侯,还有人这么相信自己。
想到这里,吴言很感激地说道:“那好,咱们的大原则就这么定了,咱们可以另外再约个时间,把那个清华MBA叫来,咱们一起讨论一下,看看股权分配和工资方面的问题,你看怎么样?”
“好!”看得出张绍志很有些兴奋。
送走了张绍志之后,吴言心里真的非常激动,在自己最困难的时侯,竟然有人愿意加入自己的项目,想动这里吴言就感动地不行。
满怀激动的心情,吴言给梁秀娟打了电话:“喂!小娟,说话方便吗?”
“方便,你说!”梁秀娟回答着。
“今天李云山原来带到这里的项目经理叫张绍志,他到这儿来,跟我说想加入我们的团队!”吴言异常激动地说着。
“李云山的项目经理?”梁秀娟不解地问道。
“是的,不过他现在经过部门调整,已经不在李云山手下干了,对了,他本来就是商聪网络的人,根本不是李云山自己公司的人!”吴言生怕梁秀娟不明白,向她解释着。
“嗯!那你确定这不是李云山又耍的花招?”梁秀娟问道。
“应该不会,我看他说得挺诚肯地!”吴言很肯定地说着。
“那你是打算接收他了?”梁秀娟问着。
“是的,因为他在咱们这么困难的时侯都愿意加入咱们团队,多令人感动呀!”吴言不无激动地说着。
“怎么会呢?你认为现在咱们艰苦吗?”梁秀娟问道。
“当然了,现在咱们缺钱缺人,项目基本处于停顿状态,难道还不艰苦?”吴言反问道。
“哎,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其实现在咱们的情况非常好,现在咱们的日独立访问IP已经达到几百了,而且Alexa排名也已经达到三千多名了,网站的注册用户已经有将近十万人了,发展势头已经很不错了,而且咱们现在各项指标还在增长,我现在接触的几个天使投资人都愿意投资,但是我还在考虑选哪家好呢,甚至我的MBA同学中都有几个想要入股的。所以说,咱们现在的形势是一片大好,你别搞错了!”梁秀娟滔滔不绝地像是在给吴言上课一样。
吴言听了梁秀娟的话,不禁恍然大悟,确实自己只看到了不利的一面,对于有利的因素考虑得太少了,确实情况虽然未必如梁秀娟说得那么好,但是确实也算不上太差。
于是吴言说道:“你说得很对,咱们的情况确实在好转,不过要想扭转局面,还要靠你那边多努力才行!”
“嗯!应该这两天就有结果了,你就等好消息吧!”梁秀娟肯定地说。
梁秀娟的话像是给吴言吃了颗定心丸,心情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放下电话,吴言再一次回到系统开发中,但是从此刻开始,就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了。终于可以安心地进行系统开发了,此刻吴言感到非常满足。
这天,吴言正在忙于系统开发,忽然接到了梁秀娟的电话。
“喂?”吴言接起了电话。
“吴言,你下午没有安排吧?”梁秀娟问着。
“我这边没安排,有什么事吗?”吴言回答着。
“那你下午三点半钟,到清纬创投来一趟,赵总想约咱们聊聊!”梁秀娟略带欣喜地说着。
又是清纬创投的赵总?!上次他不是在临投资前改变主意了吗?如果自己不接受小A的投资,他就不会再投资了吗?难道他改变主意了?
带着满腹狐疑,吴言回答道:“又是赵总?他这次约我们谈什么?”
“这个你到时侯就知道了!”梁秀娟说着。
吴言在还差十五分钟三点半时来到了清纬创投的前台,发现梁秀娟正在那里等着自己。
吴言走上前去,低声问道:“你早过来了吧!”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赵总让咱们直接去他的公办室,咱们这就过去吧!”
一边说着,一边领着吴言向赵海波的办公室走去,看来梁秀娟跟这里已经很熟了,清纬创投的前台MM也没再要求吴言来签字。
到了赵海波的办公室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请进!”赵海波在里边说着。
吴言和梁秀娟推开门,走进了赵海波的办公室。赵海波见二人走了进来,把笔记本电脑往前一推,站起来,说道:“两位过来了,请坐!”
接着对外边的保洁阿姨说:“请给这两位客人倒两杯水,谢谢!”
三个人在保洁把水端过来之后,都坐在了沙发上。赵海波首先开口了:“看了前一段时间你们和商聪网络的微博大战,搞得很好,可以称得上经典了!”
“哪里,哪里!赵总过奖了!”梁秀娟谦虚地说。
赵海波接着说道:“你们对这次事件营销利用得很好,听秀娟说,你们现在每日独立访问IP已经有几百了,Alexa排名已经冲到三千名左右了,非常不错!”
吴言听着赵海波的这些话,不禁从心中升起了一丝得意来,项目本身终于得到认可了。
梁秀娟这时接着赵海波的话说:“确实目前发展得势头还不错,只是如果有更多的资金支持的话,可以发展得更快一些!”
“是呀!比如前一段,每日独立访问IP达到十万左右的时侯,就会出现经常访问不上去的情况,很影响用户体验,如果可以采用集群方案,增加系统并发性能,可能各项指标比现在还要好很多!”吴言接着梁秀娟的话,把自己的心里话也说了出来。
赵海波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不是问题,有用户硬件平台能力不足,这好解决,我们就是专门帮创业者解决这个问题的!”
停了停,赵海波又接着说道:“这次叫二位过来,就是和二位商量一下投资的事情。前段时间秀娟已经给我看过你们的商业计划书了,对于你们的资金需求计划我觉得没什么问题。我们之间也算是打过很多次交道了,应该算是熟人了,我要投资,也用不着什么Term Sheet了,直接把钱打到你们的账户上就可以了,呆会儿你们就可以把我的身份证给你们复印一份,留着作为股东注册来用。”
吴言和梁秀娟充满惊喜地互相看了一眼,没想到这次更加顺利。
“不过......”赵海波的话锋一转。
吴言最怕听到不过这个词,不禁心头一沉,不知道赵海波还会有什么条件。
“我还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据我了解,秀娟在前一段时间是没有实际出资的,这样不好,我觉得秀娟也应该适当出一些资,这样大家才能成为利益共同体,你说呢?”赵海波把头转向梁秀娟问道。
“这个没问题,我想好了,我出20万!”梁秀娟爽快地说着。
原来梁秀娟之前跟赵海波已经谈过很多次了,怪不得她这么有把握呢。
赵海波点了头,说道:“那好,那我这边会出二百万,占20%的股份,你们之间的股权分配呢?”
吴言听了赵海波的话,心中着实又高兴了一把,二百万占20%股份,条件比之前的优厚多了。至于自己和梁秀娟的股权分配,吴言还没有仔细想过,不过既然梁秀娟也出资了,那么他们就按出资来分配吧。
想到这里,吴言抢先说道:“那我们之间就按直接出资额来算吧,占股比例按六四开吧!”
梁秀娟看了一眼吴言,说道:“我觉得这样不好,那样吴言就亏了,还是按上次我们创业大赛上的方法来分配吧,我们预留20%的股份做为核心员工的股权激励,剩下的60%,吴言占40%,我占20%,为了凑个整数,我占点儿小便宜!”
吴言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赵海波先开口了。
“行,这个我没有太大的意见,你们之间的具体股份分配,你们自己谈,我不参与!”赵海波说道。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这是我们投资人的一个担心。”赵海波若有所思地说着。
听到但是这个词,吴言的心又悬了起来,他真的不清楚赵海波还会说出什么意见来?
赵海波清了清噪子,略带些犹豫地说道:“我所担心的是你们俩的关系!据我所知目前你们俩都是单身,无论你们俩走到一起又或者是彻底闹翻,对投资人都是一种伤害!比如说今日资本总裁徐新,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他投资真功夫,蔡达标和潘敏峰的财产分割官司让上市遥遥无期;投资赶集网,杨浩然的离婚纠纷同样让上市前景难测;投资土豆网,虽然王微和前妻杨蕾最终达成补偿协议,但是最终土豆网还是错过了最好的上市时间窗口,最终折价上市。我不是想干涉你们的私生活,只是......,你们能明白我的担心吧?”
赵海波的一席话说得吴言不禁脸红了起来,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为好。
“赵总您放心,我们之间只是普通的老乡关系,以后也不会变的!”梁秀娟干脆地说着,“在MBA课上我们还讨论过您刚才说的案例呢,您的这个担心很有道理。”
“好,你们能理解就好,所以我们定个君子协定,如果两位今后关系发生什么变化,那么需要一个人退出公司,至于退出人的股份,可以由其他股东来认购,你们看怎么样?”赵海波提议道。
“没问题!”吴言和梁秀娟异口同声地说道。
吴言这时好奇地看了一眼梁秀娟,想看看她是什么表情,梁秀娟好像没有任何表情似的,这让吴言有些猜不透。
赵海波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好,你们回头在公司章程中加上这条,我这边没问题了!你们把银行账户给我吧,我这两天就先把钱给你们打过去!”
于是吴言在纸上写下了银行的账号,递给了赵海波。赵海波看了一眼,叠了起来,放到了口袋里。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赵海波看来也很放松,靠在沙发上说道:“终于把这件事完成了!真不容易呀!”
“是呀!”吴言附合着,他对这点可是深有感触。
赵海波深有感慨地说道:“是呀,以前做投资总是想着投资回报,退出机制什么的,太累了!不像这次,只是被你们的坚持感动了,想帮你们把这件事情做下去!”
“谢谢赵总对我们的信任!”吴言满怀感激地说着。
说来也奇怪,这次基本上算是融资成功了,吴言并没有欣喜若狂地感觉,而是感觉往下的路还很长,还有赵海波的期待,都使吴言觉得有千斤重担挑在肩上,丝毫松懈不得。
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从赵海波那告辞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从清纬大厦的写字楼中走出来,北京十一月的傍晚,让人感觉得有些冷,但是此时的吴言,却觉得很清凉,呼吸着户外清新的空气,吴言的心情无比舒畅。
吴言和梁秀娟一起走在过街天桥上,看着桥下汽车排成了一条长龙,红色的尾灯在夜色下显得非常箬柔美。吴言不禁充满感激地对梁秀娟说道:“这次多亏你了,要不然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往下该怎么办才好!”
“这没什么,别忘了,我也是这个项目的股东,出力是应该的!”梁秀娟淡淡地说。
“那我们下一步来讨论一下股权分配吧!顺便把咱们的分工也正式确定下来!”吴言建议着。
“好吧!你可以叫上那个叫什么来着,就是李云山原来的项目经理,咱们谈了之后,顺便也把他的这件事给定下来吧!”梁秀娟平静地说着。
“他叫张绍志。”吴言提醒道,然后又接着说道:“好的,我回去就安排一下。”
看得出,梁秀娟并没有吴言想象中的那么兴奋,吴言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不过,现在最需要处理的事情是赶快把融资的事情搞定,别的事情暂时可以放一放。
敬请期待下集:股权分配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