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7

发布时间:2012-01-24 05:36:36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327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7

商聪网络
吴言和梁秀娟约好,在周五的下午一起研究一下公司下一步的规划。确实项目发展到目前的状态,吴言有一种找不到方向的感觉,对下一步该怎么走十分茫然,很希望有人一起讨论一下,所以梁秀娟提出这个建议吴言非常愉快地接受了。
周五的下午,不到两点钟,梁秀娟就到了,两个人在吴言的单间办公室坐下,吴言给梁秀娟倒了一杯水,然后两个人就开始讨论起来了。
梁秀娟首先问道:“你不说还有一名员工吗?怎么一直不见他过来呀?”
吴言介绍道:“她叫曾玉洁,是新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因为后来只剩下她一名员工了,和自己在一起怕男朋友有想法,就在家办公了,平时不过来。”
“那起码有事的时侯她总也得过来呀?比如昨天那么大的事情她都不过来!”梁秀娟微微有些不满地问着。
“她昨天说有些事情走不开,不过,我最近一直在忙其他的事情,基本上都把她给忘了!”吴言不好意思地说着。
“那她还领工资吗?”梁秀娟问着。
“我每个月还是按时给她发工资的!”吴言自信地说。
“那她工作时间就应该干工作,现在就把她叫过来吧!”梁秀娟建议着。
“这样不太好吧!也不给她点准备时间!”吴言略微有些为难地说着。
“有什么不好的,你把她的电话给我,我叫她过来!”梁秀娟干脆地说着。
吴言虽然觉得这样叫曾玉洁过来有些突然和不好意思,但是同时也觉得,确实应该明确一下曾玉洁目前的状态,只是过去自己一直碍于面子,不好意思问罢了。梁秀娟的建议确实是对的,自己也早该这么做了。
想到这里,吴言从手机上调出了曾玉洁的电话,拿给了梁秀娟。
梁秀娟给曾玉洁拨通了电话:“喂?曾玉洁吗?我是商智无限人力资源部的梁秀娟!”
“你好!现在说话方便吗?”梁秀娟接着问着,并且将手机设置有免提状态,让吴言也可以听到她们的对话。
“嗯?方便,您说!”曾玉洁语气中有些不太自然。
“是这样,公司今天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召开一次全体员工大会,需要你马上过来,你那边没问题吧!”梁秀娟十分明确地说着。
“这个......,我这边现在有事情走不开,您看......”曾玉洁说得有些吞吞吐吐地。
“是这样呀!其实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公司重组的问题,与你相关的是工作安排上面的问题,如果你实在过不来,我先向你传达一下,就是公司要求所有员工都必须到公司来上班,时间是早九点到晚六点,从下周一开始正式计考勤,每月有一次迟到机会,以后迟到第一次扣十块,第二次五十,第三次五百,第四次正式解除劳动合同,同时迟到半小时以上按旷工半天处理,你清楚了吧,一会儿我会给你发封邮件,上面有公司各项规定最新版本,你可以看一下!”梁秀娟非常有条理地说着。
“噢!”曾玉洁的语气中有些惊讶。
“你看你还有其他问题吗?”梁秀娟问着。
“嗯......,这个规定在下周一就要开始实施吗?”曾玉洁试探性地问着。
“是的!”梁秀娟回答得很坚定。
“嗯......,我最近又找到了一份工作,我可能不能再回公司了!”曾玉洁犹犹豫豫地说着。
“什么时侯的事?你怎么不跟公司说呢?公司一直是给你开着工资呢!”梁秀娟略带质问的口气说着。
是呀,曾玉洁怎么偷偷找了工作也不跟自己说一声,害得自己还每个月给她打工资!想到这些,吴言也不禁有些生气。
“就是最近的事!”曾玉洁保证着说,“我真的没想瞒着公司,我现在这份工作还在试用期,我是想等到转正后再说的,正好您今天问我,所以我就跟您说了!”
“那我知道了!我回头处理一下吧!祝你在新工作上工作顺利!”梁秀娟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梁秀娟打完电话,把头转向吴言,不无感慨地说道:“你看,幸亏联系一下吧!要不然你还不知道要给她发多长时间的工资呢!”
吴言真的无话可说,他一直觉得只要真心对待员工,也可以换来员工的真心,看来这种想法有些天真。想到这里,于是喃喃地说道:“我开始觉得,只要对员工真心,就可以换到他们的真心呢!”
“你的这种想法太简单了,公司管理首先要有制度上的保证。”梁秀娟说道。
解决了遗留问题之后,两个人开始仔细梳理起公司当前的状况来。不想不知道,吴言这段时间,就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撞,毫无章法可言,在最近几个月里,项目实际上一点进展都没有,看到这些,吴言不禁感到很惭愧。
梳理完成之后,梁秀娟靠在了沙发上,冲着吴言问道:“下一步你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吴言挠了挠头,说道:“其实我现在真的没有什么想法了,要说想法也主要在产品方面了。比如说搜索功能上,可以加入自动完成功能,一种是基于汉字的查询,还可以是基于拼音首字母的查询,这些功能虽然不起眼,但是可以极大地改善用户体验。也就是说,现在这个产品,很多方面的功能还特别糙,可以花功夫把这些点做到极致,不过这些工作量比较大,虽然是小功能点,但是比前期工作量的总和还要大。”
吴言想了想,接着说道:“另外就是扩大产品的收录范围和更新频次,现在由于没有专人来做这件事,现在网站上只收录了京东、卓越等几个电商网站的产品,而且内容也是几个之前的,所以如果有专人的话,这部分工作也可以加强!”
“嗯!也就是说现在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但是就是没钱没人开展不起来,我的理解对吗?”梁秀娟问道。
“基本可以这么理解,但是我也不能保证真的做了我说的这些方面,效果就一定好!”吴言坦诚地说。
“你后半句话说得真让人丧气,如果我是投资人,本来是想给你投资的,听了你这句话,也得被吓跑了,怎么能你自己都没有信心呢!”梁秀娟说着。
“可是创业本身不确性就很大,谁能有100%的把握呢!”吴言辩解道。
“不是要你说有100%的保握,而是你要有自信,只有这样才能给投资人信心,他们才会放心地把钱投给你。算了,这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反正我明白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能找到下一步发展所需的资金!”梁秀娟说道。
“是的。”吴言很同意梁秀娟的说法。
“那咱们这样分工,你先把你刚才所说内容细化一下,看看到底还需要多少人工才能完成,这样需要多少钱就基本确定了,我不是要你开始做,只是列出来,将来有人的时侯,可以让他们立刻就开工。我这边负责找资金,你看怎么样?”梁秀娟条条是道地说着。
“好的,我也是这个想法!”吴言对这个提议完全赞同。
吴言又给了梁秀娟一把单元门的钥匙,两个人约好下周五再一起碰一次,那时吴言的文档就基本完成了。
吴言从送走梁秀娟开始,一连几天,仔细研究起网站的功能来,发现网站的基本功能虽然都已经有了,但是很多地方还不是很方便,比如有些地访图片效果不太好,有些地方的布局不美观,有些地方没有进行输入验证,有些地方没有自动完成功能等等,看来有和好是有很大距离的,从无到有相对容易一些,从有到好再到极致,就需要花费大量的功夫了。本来以为两三页纸的文档,吴言现在写了二十多页,但是还没有写完。
吴言正在专心写着文档,忽然大门被打开了,会是谁呢?吴言心中一阵惊奇,急忙跑出屋子来看。出乎吴言意料的是,竟然是梁秀娟!
“你不是说周五过来的吗?”这是吴言见到梁秀娟的第一句话。
“气死我了!你看过今天的新浪科技了吗?”梁秀娟十分气愤地说着。
“还没看?怎么了?”梁秀娟的话让吴言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你过来看一下!”梁秀娟说着,走到吴言的电脑前面,三下五除二地打开新浪科技的页面,打开一篇文章,然后说道:“你看看这篇文章!”
吴言把头凑了过来,文章的标题是“商聪网络率先试水推荐购物”,一看标题,吴言的第一闪念就是李云山,于是接着读了下去,文章的大意是说商聪网络经过多年的研发,终于推出以客户为中心的推荐购物功能,文中以一个典型客户小李为例,通过他在商聪网络的交互数据,商聪网络可以向小李推荐他所感兴趣的商品,同时可以看到朋友和专家对商品的点评、博客和WiKi,简化小李的购买流程。文中以小李购买笔记本电脑为例,通过系统推荐,小李很方便地就选择了自己中意的笔记本,同时根据比价功能,在同一界面中比较了所有电商报价后,最终选择商聪网络下单,第二天就收到了自己中意的这款笔记本。
所有这些想法和吴言之前所设想的完全一致,怎么会是这样呢?
“你看看,我当初让你去告李云山,阻止他这么做,你不听,你看,人家的产品都上线了,以商聪网络的实力,你怎么和人家竞争呀!”梁秀娟抱怨着。
“但是我觉得他们这帮人没有做过推荐引擎,对推荐算法的理解有问题,他们的产品肯定不完美,你不信到他们网站上去看看。”吴言有些不服气的辩解着。
两个人从搜索引擎中找到了商聪网站的网址,很容易地就进入商聪网络推荐购物频道,可以看得出,网站虽然在配色方面做了些改动,但是还是一眼就可以看出和吴言的网站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果然是赤裸裸地抄袭。
“你看咱们以游客身份进来,由于没有历史数据,他们第一次的推荐结果肯定有问题......”吴言十分自信地说着,并且操作起来。
可是打开页面以后,吴言惊呆了,这个页面确实给出了推荐结果,但是显然不是经过推荐引擎计算出来的,而是人工指定的。
看着吴言失落的样子,梁秀娟说道:“你看,怎么样?人家也可以做好吧!”
吴言这次无话可说了,只好尴尬地一笑。不过,吴言还是不死心,又注册了一个新用户,打开推荐购物频道一看,果然和游客推荐的内容一致,确实是人工指定的。
“你觉得该怎么办?”梁秀娟问吴言。
“这个?......”吴言一时也想不出办法来。
“你有办法证明商聪网络这个推荐购物频道是抄袭吗?”梁秀娟又问道。
“那让我试一下......”吴言说着,把商聪网络购物频道的页面保存了下来,然后用NotePad++打开,显示出了HTML代码,然后,吴言又把自己的网站上对应页面打开,然后说道:“你看,这些元素的ID和CSS名称都是一样的,这用巧合肯定说不去!”
梁秀娟显然不懂吴言所说的元素ID和CSS内容,但是她可以确定地是吴言有办法证明商聪网络的抄袭行为,这对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能确定他们抄袭就好,你觉得是不是应该给李云山点颜色看看!”梁秀娟恨恨地说。
“可是IT界抄袭的事情很多,这样的官司是很难打盈的!”吴言无奈地说。
“这我知道,我的那个同学也是这么说的。只要你同意教训一下李云山,我负责来实施,肯定让他追悔末及!”梁秀娟充满自信地说。
“那你用什么方法?”吴言好奇地问道。
“这个呀,你看看就知道了!这几天你就等着看一出好戏吧!”梁秀娟得意地说着。
梁秀娟到底想用什么方法呢?不要再像上次报复小A那样!想到这里,吴言说道:“要不然,我看算了吧!他们的推荐购物只是推荐商聪网络一家,而我们是推荐所有家的电商,毕竟业务模式不同!”
“不行,这次你得听我的!放心,这次我绝对用光明正大的方法!”梁秀娟说着。
梁秀娟会用什么方法来报复李云山呢?吴言始终很好奇。
直到第三天,吴言终于收到了梁秀娟在MSN上的消息,梁秀娟在消中让吴言去新浪微博去看话题榜。吴言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还是打开了新浪微博,吴言在热门话题中,看到了这么一条:商聪网络陷抄袭门,而且排在第五位,有将近十万条微博。
吴言很好奇,梁秀娟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内,将这个话题炒作到新浪微博的第五名,有将近十万条微博。点开之后,吴言发现事情的起因是前天晚上一个叫互联网百晓生的网友,发了一封微博,指责商聪网络推荐购物频道抄袭,并号召网友们验证。这个微博非常火爆,下面就有网友评,“是呀,我发现商聪网络抄得特别认真,除了版权所有之外,其他一字不差。”、“我发现貌似商智无限的网站和商聪网络的功能一样,商聪网络真的很聪明呀!”、“我发现有不一样的地方了,页面标题是不同的”、“强烈鄙视中国互联网!”评论不一而足,短短一天的时间,这个微博就有了几千个评论和几万条转发,可见这个微博的火爆程度了。
吴言在MSN上问梁秀娟:“那个互联网百晓生是你吗?你在微博上的影响力真大呀!”
梁秀娟回答道:“那个不是我”
“那他为什么帮着我们说话?”吴言在MSN上很不解地问道。
“我在上课,这个见面再聊!”梁秀娟在MSN上回答着。
梁秀娟在上课,吴言也不好打扰了,于是又看起这些微博来,这些微博说得确实都很解气,但是这对商聪网络有实际影响吗?吴言还是很怀疑。
忽然,吴言又发现了一个微博,说的是商聪网络推荐商品内幕,商聪网络的商品推荐根本不是按商品热度来推荐,而是按照竞价排名来推荐,给钱越多排名越靠前。这条微博的火爆程度比之前的指责抄袭的还要历害,发布还不到半天,就有了几万条的转发,而且还在不停地更新。
吴言的心中真的充满了疑问,他很急切地想得到梁秀娟的解释。
梁秀娟下午终于来了,吴言见到梁秀娟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给我看的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个呀!”梁秀娟笑了笑,接着说道:“是这样,我把这件事情跟我们MBA二班的一位同学说了,他是一家网络公关公司的创始人,他也觉得很气愤,就帮我做了这件事情。”
网络公关公司?!吴言知道就是网络水军和五毛党之类的,很多网络事件和网络名人包括芙蓉姐姐和凤姐都是他们搞出来的。
“可是这个很贵的,他免费给你做的?”吴言不解地问。
“不是,他给了我一个特别优惠的价格,关键是他们做的效果真的很不错,你看短短一天的时间,在新浪微博里这件事就翻了天了,我刚才看了一下,现在已经至少有几十万在关注这件事情了!”梁秀娟高兴地说。
“你花钱来做这件事情的?怎么不跟我说呀,让你来花钱,多不好意思呀!”吴言说着。
“没关系,反正也不多。我特别受不了像李云山那种人得意的样子!”梁秀娟轻描淡写地说着,“对了,今天下午李云山就没来上课,估计这两天就够他忙的了!”
“不过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份呀!别忘了,李云山还给过我五万块钱呢!”吴言因为收了李云山的钱,始终觉得有些理亏。
“他那么做才叫过份呢!他要觉得你理亏,他早就跑过来找你理论了,他自己知道自己理亏,才不敢过来找你的!”梁秀娟有些解气地说着。
事情发展得确实很顺利,不光在新浪微博,在腾讯和搜狐微博,还有天涯等社区上,都有了商聪网络抄袭商智无限的贴子出现,而且都十分火爆。
吴言收到了梁秀娟的消息,李云山今天过来上课时,显得很憔悴,也不敢正眼看自己,真是太解气了。
经过这次对商聪网络的报复行动,吴言发现了一个意外的收获,这两天自己网站的访问量和注册用户数都屡创新高,有的时侯甚至自己都登不上去了,短短几天,注册用户数就从一千多发展到上万人了,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吧。
这天,吴言正在浏览着新浪微博上的微博,看着每条关于商聪网络抄袭的微博,吴言都觉得挺解气,虽然他也觉得这样真的不太好。
忽然吴言发现了这样一个贴子,简直被气死了。一个叫互联真相的网友发了一个微博,意思是说商智无限的老板撬同学的老婆,害得这位同学于一年前离婚,但是两人至今还在一起同居,也不办手续,真龌龊!
吴言马上想到的就是立即反驳,但是看到这条微博刚刚发布几个小时,就已经有几千人评论和转发了,明显也是网络水军所为,自己反驳是没有用的。
吴言看到这条微博简直肺都要气炸了,赶紧给梁秀娟发消息,让梁秀娟看看这条微博,该怎么办才好?
不一会儿,吴言就收到了梁秀娟的消息,她说她已经看过了,叫吴言先别动,等她到了再说。
果然,不一会儿,梁秀娟就赶来了。
“这帮人真过份,竟然出这样的贴子来造谣!”吴言见到梁秀娟就气愤地说。
“你先别急,”梁秀娟倒是显得很平静,“他们这样做明显是气急败坏的表现,说明咱们以前的办法有效果,应该高兴才对!”
“可是他们也太恶心人了!”吴言显然没有梁秀娟那么看得开。
“没关系,这次他们算是得罪真神了,我们不用动,自然有人会替我们出手的!”梁秀娟说着。
梁秀娟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吴言,对呀,他们这样做显然还有一个当事人小A,自己怎么没想到呢!
“你是说永强?!”吴言忧然大悟地说道。
“是的,你就看着吧!咱们什么也不用干,就等着看好戏吧!”梁秀娟胸有成竹地说着。
吴言还是有些不平,但是还是决定听梁秀娟的话,自己先什么也不做,看看事情会有什么发展。
一周过去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那条诽谤自己的微博已经有几万条评论和几十万条转发了,人们对老板们包二奶、养小仨的怨恨全都发浑到吴言的身上了,这种感觉让吴言觉得比死还难受。
终于,吴言接到了梁秀娟的电话,让他去看正在播出的焦点访谈。
吴言平常很少看电视,不过这次既然是梁秀娟让看的,吴言还是立即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正在播着“推荐购物的黑幕”,现在正在播着记者对商聪网络一位负责人的采访。
记者:“你们的推荐都是基于什么原则进行的?”
商聪网络负责人:“我们是根据商品的热度和专家的意见进行推荐的!”
记者:“可是网友发现很多销路并不好的商品,却总是出现在你们推荐榜上,而且有一些明显有假冒伪劣的嫌疑!”
商聪网络负责人:“我们没有发现有这种现象。”
记者:“那关于竞价排名呢?日月小家电投诉你们交钱买推荐位置,你对这个怎么看?”
商聪网络负责人:“这件事情我已经讲过了,这是我们的一个临时工干的事情,这名临时工已经被我们辞退了!”
记者:“那其他厂商的投诉呢?我这里还有好几份!”说着,记者又拿出了几张纸给那位负责人看。
商聪网络负责人:“这个我不清楚,我只想强调,我们在推荐购物频道中肯定没有采用竞价排名机制。”这位负责人一边说着,一边向办公区走去,不再接受记者的采访。
画面又转到了主持人的演播室,主持人接着说:“通过记者的调查发现,商聪网络不仅在推荐购物频道中大搞竞价排名,而且所有商品的评论、博客等内容都是由商聪网络员工包办,厂家如果想要好评,必须向商聪网络另外付费。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所谓商聪网络的推荐购物频道,竟然和一家创业公司商智无限在一年前推出的网站完全相同,网络上关于商聪网络抄袭的讨论始终不绝于耳。面对这些,商聪网络不是认真反醒,却选择雇佣网络水军,对那家创业公司创始人进行恶意诽谤......”
看到这些,吴言真的感到很解气,终于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但是同时也感到很可怕,这个世界真的太复杂了,好的可以说成是坏的,坏的也可以说成是好的,这样一来还有没有正义和公理了?
不过,好在这个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
吴言的文档也已经写完了,有整整三十多页,包括功能改进、服务提升方面的内容。
但是一个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由于焦点访谈的播出,商智无限网站突然变成了热门站点,访问量爆增,这点是吴言始料不及的,这两天吴言自己都经常访问不上自己的机器了,看来一个独享主机的容量真的是不够了。不过,吴言还是有清醒的认识的,一旦这次事件过去之后,一切恢复正常,目前这一台机器还是可以支撑的。
敬请期待下集:迟来的投资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