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6

发布时间:2012-01-24 05:36:08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319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6

抉择
吴言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中等了一天,终于在第二天下午将近下班的时间,吴言收到了赵海波的邮件。赵海波的邮件是发送给他和梁秀娟的,吴言心中一阵激动,想到马上就可以拿到赵海波的天使投资,不禁激动异常,连点开邮件的手似乎都有些颤抖。
赵海波在邮件中说:这是一份标准的Term Sheet,但是经过他的一些修改,主要是因为天使投资与风险投资的不同需要进行的修改,请吴言和梁秀娟看一下,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及时与他沟通,如果没有意见,他希望本周四下午2:30到吴言这里来签这份协议。
邮件很短,但是吴言看了很多遍,一遍比一遍看得仔细,生怕遗漏掉什么重要的东西,直到确定他完全理解了邮件的全部内容,才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坐在那儿进入了无限遐想之中。虽然吴言知道,拿到天使投资只能算是创业中的第一步,根本算不上成功,但是对于吴言这样的草根创业者来说,能拿到风险投资,毕竟就说明已经一支脚踏进了成功之门。这就像高考一样,虽然考上大学不能代表日后会成功,之后还有比高考严峻得多的考验,但是毕竟考上大学本身来说,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等到吴言回过神来,马上想到和梁秀娟通个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向她通报一下,让她也高兴一下。于是吴言拿起电话,给梁秀娟拨通了电话。
“喂!小娟,我收到到赵总的邮件了!”吴言在电话中第一句就这么兴奋地说着。
“嗯!我也收到了!”出乎吴言意料的是,小娟显得很平静。
“你也收到了?”吴言不免有些惊奇。
“我有邮件短信提醒业务,可以第一时间收到邮件通知,所以今天下午我就看过了。”梁秀娟解释着。
吴言这才恍然大悟,于是又问道:“那你觉得赵总的Term Sheet有问题吗?”
“条款都是上次谈过的,没有什么变化,我也请我这边的同学看了一下,觉得没有问题!”梁秀娟回答着。
“那你觉得赵总要周四到我这儿来签协议,你觉得怎么样?”吴言问着。
“我觉得挺好的,这件事越快定下来越好!我周四下午也会过去!”梁秀娟说着。
“那好!我就先给赵总回邮件了,咱们周四下午见!”吴言兴奋地说着。
吴言放下电话,马上给赵海波发送了确认邮件,确定了周四下午见面的情况,并且立即将Term Sheet打印出了两份,并且装订好,为周四的会面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在周四的下午,梁秀娟一点半左右就到了。刚一进门,梁秀娟一看吴言的办公室,就说:“你搞得不错呀!这么大的房子,可以坐下十几个人吧!”
“是呀,不过最多的时侯也就坐过五个人,没坐满过!”吴言不好意思地说。
“还行,比我想像中的要好!”梁秀娟说着。
“对了,你现在的员工呢?不会就剩你一个了吧?”望着空空的办公室,梁秀娟问道。
“还真基本就剩我一个了,还有一个她在家里办公,平时不过来,我昨天和她联系了一下,她说没时间过来!”吴言不好意思地说着。
梁秀娟点了点头,随吴言走到了吴言的单间,看到桌上摆着的两份已经打好并且装订好的Term Sheet,说道:“你都给打好了!太好了!”
吴言给梁秀娟倒了一杯水,说道:“是呀!我真希望快点把这件事情搞定,好把精力放到系统开发上面来!”
离和赵海波约定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两个人就坐在办公室里聊起天来。
大约两点钟的时侯,吴言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吴言拿起电话一看,不禁有些疑惑,是赵海波打来的电话。不会是又有什么变化吧,吴言的心提到了噪子眼儿。
“喂!赵总,您好!”不自觉的,吴言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吴言呀!赵海波!我现在临时有点儿事情走不开,要不然这样,咱们见面时间往后推迟一点,改在四点半怎么样?”
“噢!”原来是这样,吴言悬着地心终于又放回了肚子里,语气也自然了起来:“没关系,赵总,您有事儿尽管忙您的,我们这边整个下午都没问题!”
“那咱们就定在四点半,不好意啊!谢谢!”赵海波略带歉意地说着。
“您别客气!”吴言说着。
放下电话,他跟梁秀娟说:“是赵总,他说他临时有些事情,要到四点半才过来。”
梁秀娟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两个人又聊起了其他的事情。
两个人正聊得起劲时,突然听到门铃响了!两个人相对望了一眼,这时侯会是谁在敲门呢?不会是赵海波出其不意地提前来了吧!想到这里,吴言急忙站起身,对着梁秀娟说:“没准是赵总提前来了!”一边说着一边快步向门口走去。
吴言急步走到门口,一把就把门打开了,吴言的赵总还没叫出口,就怔在了那,原来门口站着的不是赵海波,而是小A和一个四十来岁的陌生男子,怎么会是他们呢?
“没想到是我们吧!”小A拍着吴言的肩膀说着。
“噢!”吴言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怎么?不欢迎我们来?”小A问着。
“没有,没有!当然欢迎!”吴言颇为勉强地说着,因为吴言心里还想着与赵海波两个小时之后的会面,况且屋里还有梁秀娟,他不知道他们俩见面会发生什么情况。
“那还不请我们进去!”小A说着,和那个陌生男子就走了进来。
吴言只好说:“请进,请进!”然后把他们引到客厅里来坐。本来吴言想让他们在客厅里坐下,梁秀娟在自己的单间里,这样可以避免他们俩个人见面。
但是此时梁秀娟已经从吴言的单间中走了出来,正好和小A碰个正着。两个人互相见了一眼,谁也没说话,并没有像吴言想的那样立即吵起来,吴言这才略微放下心来。
吴言见他们已经见了面,索性就把小A和那个陌生男子带到自己的单间来,但是梁秀娟并没有跟进来,而是自己走到大卧室去了。
吴言一边给小A他们倒水,一边说道:“陈总这么忙,怎么有时间到我这来呀!”
小A在屋里踱着步,不慌不忙地说:“我不是说把上市的事情忙过之后,要找你好好聊聊吗?”
吴言把水递给小A,说道:“陈总要是想见我,直接叫我过去不一样吗?你看你怎么还亲自跑过来,这让我多不好意思呀!”
“不一样呀!你到我那去,叫趋炎附势,我到你这来是礼贤下士,这可差远了!”小A一边说着,一边把头转向旁边的男子,问道:“你说是吧!孙总!”
“是!是!我们董事长最重视人才了!”那位被称为孙总的人附和着。
“对了,忘记跟你介绍了,这是我们战略投资部的总经理,孙总!”小A将旁边的男子介绍给吴言。
那位孙总急忙站起身,用双手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吴言。吴言接过名片一看,果然是战略投资部总经理孙正东,连忙说:“孙总,您好!”,两个人出于礼节握了握手。
小A这时坐到了沙发上,无限感慨地说道:“想当初,我一个月只有两三百块生活费的时侯,全都是在他这蹭吃蹭喝,我们俩的关系没得说!”
孙正东望了一眼吴言,使劲点了点头,说道:“明白,明白!”
小A把头转向吴言,问道:“怎么样?最近一切都挺顺利吧?”
“还行吧!”吴言轻描淡写地说着。
吴言看了看表,已经三点多了,不知道小A他们这次来是什么目的,也不知道会聊多长时间,可是一会儿赵海波就要过来了,想到这些吴言不禁暗暗有些着急。
“前一段我们不是上市了吗,本来只想融几个亿,但是上市后股价暴涨,一下子多出了十几亿,所以成立了一个战略投资部,专门负责我们的战略性投资,重点关注新兴产业,尤其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产业,就是孙总目前负责的这块!”小A滔滔不绝地说着。
吴言现在一心只想着赵海波的事情,对小A说的话基本是左朵听右朵跑,根本没往心里去,只是在随便应付着。思考着如何找个机会,礼貌地把他们打发走。
“这次我带孙总过来,就是让他也考察一下你的这个企业,我个人觉得很符合我们战略投资部的业务方向。”小A充满自信地说着。
“是,是!我一定仔细了解一下,也向吴总多学习学习!”孙总谦虚地说着。
“别客气,我还是需要向您学习呢!”吴言也客气地说着。
“行!孙总,你看你也和吴总认识了,他这个地方你也知道了,要不然你跟司机先回去,我跟吴总还有点别的事情,我们再聊聊!”小A说着。
孙总连忙站起来说:“好的,董事长!不过我打车回公司吧,还是把司机留给您吧!”
小A略略想了一下,说道:“也行,那你随意!”
孙总于是和吴言打了招呼,就先行告辞了。
等到孙总走出大门之后,小A又接着对吴言说:“我已经和孙正东谈好了,第一个互联网的项目就投你的这个电子商务项目,资金方面一期准备投两千万,你觉得怎么样?”
啊?!吴言本来一直和小A谈话只是在应付,此时他突然提出要投资两千万,吴言倒还真有些意外。
“两千万?!这有点儿太多了......”吴言有些犹豫地说着,一方面吴言觉得这笔钱太多,另一方面,吴言考虑到梁秀娟未必愿意接收这笔钱,所以吴言没有正面回答小A的话。
“这还多?”小A有些不屑地说着,“这只是A轮,只要你能把摊子铺得足够大,B轮、C轮上亿的投资都不成问题,这你不用担心。”
吴言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小A在短短的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在谈笑间就可以搞定上亿的资产,这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现在却已经成为了现实。
“可是,你们投那么多,要是亏了怎么办?”吴言不解地问道。
“这个呀,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我们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本身就是利好消息,再有就是与我们合作的基金实力都很强大,我们的投资肯定可以引起股票的大涨。我们在这期间适当卖出一些股份,同时一部分积金肯定会获利回吐,只要我们能控制好节奏,就会出现股票大跌,这时我们再杀入,把以前抛出的股份再买回来,这样一卖一买,中间的差价肯定比投资的钱多,所以即使投资亏了,我们还是赚的!”小A洋洋得意地向吴言分析着。
原来如此,怪不得会有很多看起来很脑残的投资,最后亏得一塌糊涂,但是当事企业却像没事儿人似的,原来他们早已经通过其他渠道获利了。但是这就苦了那些股市中的股民了!
“那这其中的股民不就太惨了!”吴言惋惜地说着。
“惨吗?这帮股民有几个能看懂财务报表的,有几个能说出市盈率是什么的?这些都不懂,整天就在那儿盯着大盘梦想着买低卖高,让他们做梦去吧!钱在他们手里就是浪费,还不如在我们手里,还能够做一些有用的事情!”小A理直气壮地说着。
吴言也没法反驳小A的这席话,确实这帮股民在明知中国的股市就是赌市,甚至连赌市都不如,连起码的规则都不讲的情况下,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投进去,就是典型的投机行为,被别人骗也是咎由自取。
小A的这笔投资该不该接受呢?吴言心里虽然很羡慕这两千万的投资,但是考虑到梁秀娟的感受,吴言还是觉得不要为好,况且吴言现在已经有了赵海波的投资。
不好,吴言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表,已经将近四点了,小A还谈性正浓,一点儿没有要告辞的意思,怎么办呢?吴言不禁着起急来。
“你在等人是吧?”小A问道。
“是的,我在四点半的时侯有一个重要的客人,你看......”吴言不好意思地说着。
“你是等清纬创投的赵海波吧!”小A胸有成竹地问道。
这次吴言真的大吃一惊,他怎么会知道!难道......?!
这时,梁秀娟从大卧室那边冲了过来,厉声质问道:“是不是你让赵海波先不要过来的!你为什么要破坏这件事情呢?你还有良心吗?”
小A这时站起来,很诚肯地说道:“你们先别激动!听我说!”
这时吴言也附合着:“是呀,别激动!”吴言可不想让他们俩个在这里打架。
小A见梁秀娟渐渐平静下来,接着说道:“不瞒你们说,是我让赵海波晚点儿过来的!”
听到这话,不仅是梁秀娟,就连吴言也向小A投向了异常愤怒的目光。
小A在他们的怒视之下,又接着说道:“你们俩个想过没有,赵海波与你们才接触过几次,他为什么就愿意给你们投一百万,而且条款还那么宽松?”
这句话把吴言和梁秀娟问得哑口无言,此前吴言也一直觉得这次融资太顺利了,所以一直在担心会中途生出变故来,但是却始终没想到这后边还有内情。
小A在吴言和梁秀娟的错愕的表情中,继续说道:“他是在得到我会给你两千万A轮投资之后,才投给你们的,你们以为呢!”
吴言心头不禁一震,事情会是这样吗?还是小A知道赵海波要投资的事情,故意过来买好?吴言此时还是留了一个心眼。
“其实我挺感激小娟没在上市事情上继续闹下去,不然的话,我就会损失了一个司机!你知道,司机虽然是很不起眼的职位,但是司机一定是老板最信任的人,而且即使在公司中,实际地位也仅次于老板,所以我真的非常感谢你们!”小A诚肯地说着。
“利用内幕消息买股票的事,我说你们可能不相信,其实我当时是不知情的,是我爱人去买的,女人嘛,就爱占小便宜,他买的时侯还耍了花招,一是让我的司机买,二是用我的股票账户买,让我拿她没办法,可惜她拿成了小娟的账户,所以才出了上次的事情!”小A继续说着。
“所以我真得感谢你们!真的!”小A说着,“我在上市这件事儿告一段落后,就想怎么报答你们,原来想直接给你们投资,但是如果那样你们得到的股份会很少,对你们不合算。后来我决定先跟与我们合作密切的券商谈,让他们先给你们做天使投资,然后我进行A轮投资,他们可以无风险退出,看来赵海波对这件事比较积极,第一个就跟你们定下来了!我是怕你们不知道内情,将来不好办,所以临时决定,先把事情和你们讲清楚,他再过来和你们签协议!”
原来是这样,吴言终于明白了,之前的巧合和顺利都有了非常可信的原因,变得很好理解了,看来小A说得都是实话。突然生出这么大的变化来,吴言此时心里反倒没了主意,原来赵海波的天使投资是以小A的投资为基础,如果不接受小A的投资,赵海波的投资也就没戏了,怎么会是这样呢?
这时,门铃声又响了起来,不用问,一定是赵海波按时来赴约了。吴言犹豫了一下,慢慢地走到门前,打开了门,果然不出所料,是赵海波。
“赵总,您好!请进!”吴言说着,但是语气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喜悦。
赵海波跟着吴言走进了吴言的单间,首先见到了小A,连忙打招呼:“陈总!你来一会了吧!”
小A带着自信的微笑,说道:“是呀!已经来了一会儿了!赵总!亲苦了!来这边坐!”听小A的口气,仿佛成了这里的主人,招呼起了客人似的。
“这次真得谢谢赵总,你这么给兄弟面子!”小A非常真诚地说着。
“小事儿一桩,举手之劳而矣!”赵海波谦地回答着。
“其实我特别佩服赵总,听说你借给李司和张处老婆一人三千万去买ST化工的股票,你自己却一分没买!”小A心悦诚服地说着。
“我做事是有底线的,这种事情我肯定不会做,这是在金融行业做的起码标准,不值一提!”赵海波轻描淡写地说着。
原来赵海波也有机会进行内幕交易,但是他却没做,听到这些,吴言不禁对赵海波平添了几分敬意。
“对了,这次你真的帮艾总解了套,当年他通过ST化工厂房上市,就是我们承销的,但是后来发现证监会变得越来越严,他都快撑不住了,幸亏你出手呀!你要进入房地产行业,可以理直气壮地找他帮忙了!”赵海波好像想起什么似地说着。
“艾天成呀!他也就是前副总理的儿子,现在也过气儿了!我才不会刚帮完人家,就去要别人帮忙呢!那样也太势力了,人品不好!他们这种在外边混的,特别讲义气,谁帮过他们,都记得一清二楚,我不急于一时。而且现在房地产行业谁还敢进呀!”小A略有感慨地说着。
“也对!”赵海波附合着,“对了,你们都谈完了吗?”
“都谈完了,就剩下你赵总的事了!”小A语气轻松地说着,“我看我在这儿有点碍事儿,我就先撤了,改天我请你喝茶!”
小A说着,和赵海波、吴言和梁秀娟道了别,就起身向门外走去。
吴言把小A送到了电梯口,小A坚持说:“就送到这里吧!对了,这个机会不错,你劝劝小娟,我这次是真心实意地帮助你们的!”
吴言点了点头,他现在心里有些繁乱,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送小A回来之后,吴言又回到了自己的单间,赵海波和梁秀娟还在那里等着自己。
赵海波见吴言回来了,就开门见山地说:“怎么样?我的协议二位有什么意见吗?”
“我们没意见!”梁秀娟干脆地说着。
吴言倒是还有些拿不定主意,他没想到梁秀娟说得这么肯定,她难道没想过这笔投资和小A的关系?但是吴言还是有自己的疑问。
“赵总,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吴言对着赵海波说道。
“没关系,你说!”赵海波的态度很开放。
“如果没有刚才陈总两千万的投资,您还会做出这个投资决策吗?”吴言语气坚定地问道。
“这个嘛,真的不太好说......”赵海波像是思索着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不接受陈总两千万的投资,您还会投资我们吗?”吴言把自己的问题说得更明确了。
这时,不仅赵海波,连梁秀娟都充满疑惑地看着吴言。
“你不接受陈总的投资?”赵海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吴言重重的点了点头,确认着。
“为什么?”赵海波非常不解吴言的决定。
“因为我对陈总的做法有些保留意见,所以不想接受他的投资!”吴言语气异常坚定地说。
赵海波听了吴言的话,没有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其实很多事情都具有两面性,为人处事不能太死板了。比如说我吧,如果不是出身于经贸部,凭我自己的本事,我怎么也不可能做到现在的位置,更不可能比一把手在社会上的影响力都大!”
赵海波这句话说得异常诚肯,有哪个成功者会承认自己成功的内幕呢,永远都是向人们显示自己坚苦奋斗的光鲜的一面,对于阴暗面却只字不提,但是赵海波却一针见血地说出了自己胜之不武之处,对于赵海波的坦诚,吴言非常感动。
“可是,我真的不想接受陈总的这笔投资!”吴言还是语气坚定地说着。
这时,梁秀娟从后边拉了一下吴言的衣脚,然后对着赵海波说道:“赵总,是这样。按照我们目前的状况,如果拿到两千万的投资,我们很难真正有效的利用,很多创业者不是因为钱少而失败,而是因为钱太多而失败,所以我们觉得还是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地走下去更好!”
赵海波点了点头,说道:“明白,明白!那你们让我再想想,我过两天再给你们回信好吗?”
“好吧!”看着又一次投资机会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不禁既可惜又无奈。
送走了赵海波,梁秀娟不解地问吴言:“你为什么刚才说要拒绝陈永强的投资呀!你明知道他们是联系在一起的!”
“一方面我觉得永强的做法不太好,另一方面我觉得你从心里上肯定不愿意接受他的投资,所以我才这么说的呀!”吴言回答道。
“我为什么不愿意,这是商业行为,干嘛掺杂个人感情问题呢?再者说,如果我不愿意,我可以退出这个项目呀!”梁秀娟略带埋怨地说着。
“我就是不想你离开这个项目才这样做的!”吴言说着。
“你呀,你呀!”梁秀娟摇了摇头,没再往下说什么。
敬请期待下集:商聪网络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