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5

发布时间:2012-01-24 05:35:35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333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5

重新开始
自从吴言从星巴克与梁秀娟分手后,已经两周多了,中间只是收到了一个梁秀娟的短信,上面说:谢谢吴言,她不会再去做傻事了。然后就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了,吴言虽然还是很有些担心,但是知道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心里还是感到挺高兴的。
下面就是李云山给他的五万块钱,虽然吴言觉得李云山有点借自己忙梁秀娟的事情上小题大作,但是自己收了他五万块钱还是觉得不好,所以最好还是还给他算了,自己吃点亏也算不了什么,像现在这样,好像自己赚了李云山的便宜似的,吴言总是感觉有些别扭。于是,吴言打定主意,要把这五万块钱还给李云山。
打定主意之后,吴言就准备到清华MBA课堂去还,这样一方面可以还李云山钱,另一方面还可见到梁秀娟,问问她的近况,这样可以一举两得。
就这样吴言又一次走进了清北大学,在教室外边等着MBA的同学们下课。下课铃响过后,李云山夹着一个小包,第一批走出了课堂。
吴言赶忙迎了上去,叫道:“李总,您好!”
李云山看到吴言有些意外,在一阵错愕中,说道:“噢,你好!最近怎么样?”
“还可以吧!我这次来找您是为了上次五万块钱的事!”吴言直接了当地说。
“那五万块钱我说是给你的,就是给你的,这是你应得的,别客气!另外,我们这边目前进展还不错,如果你愿意加入,我非常欢迎!”李云山说着。
“谢谢李总的好意!我这次来只是觉得我们上次合作,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您毕竟也投入了不少,我觉得不应该收您的这五万块钱!”吴言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包,掏出五万块钱准备还给李云山。
李云山态度十分坚决地推辞着,两个人正在这里拉拉扯扯之际,梁秀娟和MBA的老师有说有笑地从教室里走了出来,看见他们俩个的样子,梁秀娟好奇地问道:“你们俩个在这里拉拉扯扯地在干什么呢?”
吴言见到梁秀娟果然又来上课了,心中觉得很宽慰,说道:“那次李总非要给我五万块钱,我觉得拿着不合适,所以又给他拿回来了!”
梁秀娟不解地说:“上次李总不是说给你二十万做为这一年的工资吗?怎么变成五万了?”
李云山脸上有点挂不住,连忙说:“前段时间你没在,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觉得吴言这边也帮了不少忙,所以给他五万块钱做为劳务费,虽然确实少了点,但这确实是我的心意!”
“噢,原来你们不合作了!我还以为你们合作得挺好呢!什么原因呀?”梁秀娟追问着。
李云山抢先说道:“是这样,吴言前段时间说他有其他的更重要的事情,在精力上顾不上这边的项目,我这里又有一个很急的单子,所以我就决定我先自己把单子做下来,等吴言这边把事情忙完了,我们再找机会合作!我这儿一直把CTO的位置给吴言留着呢!”
梁秀娟听了这话,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说道:“明白了!但是我觉得你们就这样分手,有些草率了吧!至少也得把事情说清楚一些呀!这样吧,中午我请客,我给你们俩个作个中间人,你们把事情谈清楚,省得你们觉得谁欠了谁什么似的!”
“这个......, 有这个必要吗?”李云山反问着。
“当然有必要了,你们俩个是我介绍认识的,如果你们俩个闹矛盾,传到咱们MBA同学的耳朵里,我可怎么交待呀!”梁秀娟意有所指地说着。
“好吧,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云山虽然有些勉强,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三个人在旁边的蜀相渔坊坐了下来,点好了菜,梁秀娟扫了一眼吴言和李云山,然后说:“好了,你们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说来也奇怪,以前他们三个人聚会时,总是李云山居于主导地位,但是这次他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一切都由梁秀娟来主导。
李云山向前探了探身子,抢先说道:“是这样,上次大赛之后,为了帮助吴言快速实现功能,我出钱请了四个经验丰富的工程师,一起来做这个项目。可是吴言在这期间一直在外边跑,搞得那几个工程师很有意见,后来我做了很大的工作才把他们安顿下来。前不久,我终于拿下了商聪的单子,想要赶紧把公司搞起来,把单子接下来,但是谁知这时吴言说他很忙,可是你知道单子不等人呀,无奈之下,我只好和吴言商量,我自己先做起来,会把CTO的职位给他留着,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还给了他五万块钱做为劳务费!”
李云山说得基本都是事实,只是把吴言想坚持让梁秀娟入股的这个细节给省略了,这如果让外人听起来,李云山做得就相当不错了,吴言做得倒是有些不妥。
“可是......”吴言正要辨解,梁秀娟却抢先说话了:“原来是这样啊!那我觉得李总你做得挺不错的,如果吴言现在想加入的话,您会怎么处理呢?”
“这个......,”李云山想了一下,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会给他做CTO,然后......,会给他开20K的月薪,另外还会有很大一笔的期权!”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那他头一年投入的三四十万和一年的时间,就换来你这一份工作和一点儿期权?”梁秀娟反问着。
李云山干笑了两声,说道:“其实你不知道,吴言的这个项目是网上的一个开源的项目,我完全可以直接拿过来用,根本不用找吴言的。我这样做已经是很讲意气的了!”李云山说得特别理直气壮。
梁秀娟把头转向吴言,问道:“是这样吗?”
吴言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是把这个做成一个开源项目了!”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明白了,李总是先派工程师到吴言那把系统熟悉了,等到他们可以独立工作后,就一脚把吴言给踢开了,是不是?”
“你这话说得也太难听了,实际情况我刚才不已经跟你说过了吗?我觉得我已经做得很够意思了!”李云山反驳着。
“那你这样做就一点也不觉得理亏吗?”梁秀娟反问着。
“我理亏什么?算了,跟你们也说不清楚,我还有事儿,先走了!”李云山说着,也不告辞,站起身就近乎小跑地冲出了饭馆的大门。
饭桌前只剩下吴言和梁秀娟两个人,和一桌刚点完,还没动筷子的菜。
还是吴言先开口了,说道:“你终于又来上课了,想开了!”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嗯!李云山借你前一段时间因为找我,而没有全力投入项目为借口,把你甩掉了你难道看不出来?你不生气吗?”
吴言淡淡地说道:“我当然看出来了,而且他刚才跟你介绍情况时,还忽略了一个细节呢!就是我说如果注册公司也需要等你加入,他估计是怕你对他有看法没说出来。”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这可能都怪我!不过,李云山说你的项目是开源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言说道:“我是把这个项目开源了,网上任何人都可以得到!我当初的想法就是,即使我创业失败了,这个开源项目对其他人来说也是有价值的。”
“你呀,你呀!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你当初就没想到有李云山这种人?”梁秀娟指着吴言气愤地说。
吴言辨解道:“其实这些算法和实现并不重要,拿过来确实可以用,但是如果不明白为什么要用以及怎么用,那这个项目就没有任何价值了!正像有人问马云:如果别人复制了你的业务模式,你将怎么办?马云的回答很简单:他可以复制我的业务模式,但是他复制不了我的苦难,而正是这些苦难才使我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同样,像李云山这样的人,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到这个项目,但是他不懂怎样应用这些数据挖掘和推荐引擎的算法,他是不会取得商业上的成功的,如果他要做下去,还得在这方面下一番苦功夫才行!”
“你呀!就是对技术太迷恋了,你能做的别人照样能做!”梁秀娟这样评价着。
两个人又是一阵沉默。
“对了,你说的开源软件,我们上课时好像讨论过,你是用的什么协议?”梁秀娟突然想起了什么,很兴奋地问吴言。
“我采用的是GPL协议!”吴言漫不经心的答着。
“噢!”梁秀娟拿出iPad,记了下来,然后拿给吴言看,说道:“是这么写的吗?”
吴言看了看,点了点头。
梁秀娟收起iPad,说道:“我回去再查查,也向同学请教一下,我们MBA同学中有两个是搞知识产权的律师,跟他们咨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补救措施!”
两个人美美地吃了一顿大餐,然后才意犹未尽地分手了。
吴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后,仔细想了一下,觉得梁秀娟的话也很有道理,自己把项目全部开源确实有问题,如果想开源,也需要等到创业真正成功或彻底失败时才比较合适,现在开源,不是等于帮助竞争对手吗?好在现在只有代码,没有文档,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难搞清楚项目的来龙去脉。
第二天,吴言接到了梁秀娟的电话。
“嗨!吴言,我咨询了我的同学,他说如果你采用的是GPL协议,那么像李云山这种情况,他也必须要将自己的代码开源,并且GPL并不是自由软件,它也是有版权的,版权人可以收回版权,然后向使用者收费。因此,如果你收回版权,那么你是可以向李云山要版权费的。或者,等他做大时再告他,让他付出更大的代价!”
怎么又是报复呢!吴言对梁秀娟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很有看法,不过她显然对项目好,还是应该感谢她才对。于是说道:“是这样啊,那太谢谢你了!不过,我觉得对李云山,咱们就放他一马吧!”
“哎,你总是这样,他做了亏心事,就得付出代价,你总是想当老好人!”梁秀娟埋怨着。
“我觉得只要把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做好就行,把精力放在别人身上是得不偿失的!”吴言说着。
“嗯!你说的有道理!”梁秀娟说着,“那好,既然你决定了,我也不勉强你。那就再联系吧!”梁秀娟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一连几天的时间,吴言一门心思地掌握了各种聚类算法,他发现如果采用WEKA或Mahout中内置的自动聚类算法,在实现上确实会简单一些,但是如果要实现各种复杂的改进,那么调整起来就会非常繁琐,但是如果采用自己编写的算法,虽然会复杂一些,但是可以很方便的采用各种改进算法,所以吴言把这三种情况都做了出来,以便在不同的情况下,选择最合适的方法。
这天,吴言还在埋头进行着程序开发,忽然又接到了梁秀娟的电话。
“吴言!你下午有时间吗?”梁秀娟开门见山地问着。
“有时间!什么事?”吴言问着。
“那你赶紧打车到清纬创投来,赵总要见你!”梁秀娟兴奋地说。
“真的吗?”什么?吴言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清纬创投的赵总要见自己,而且是现在。
“直的,你赶快过来!”梁秀娟非常肯定地说。
放下电话,吴言也赶忙仔细洗漱了一下,换好了正装,拎起包出发了。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清纬创投所在的18层。
刚一走出电梯,就看到了梁秀娟在清纬创投的前台,连忙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赵总突然要见我?”吴言见到梁秀娟的第一句话就直接问了起来。
梁秀娟把手指放到嘴边,作出了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把吴言带到了楼道里,才说道:“是呀,我刚刚和赵总约好的,要下午来见你,不过他现在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忙完之后才能见咱们,让咱们先等会儿!”
吴言点了点头,但是还是有疑问,于是又接着问道:“那你是怎么见到赵总并和他约好的?”
“他上次在清北的时侯不是说过,如果我决定加入项目的话,就来找他吗?我就来找他了!”梁秀娟回答道。
不是说见VC最不好的方式就是到办公室来堵门求见吗?看来梁秀娟不知道,这样容易引起VC们的反感,看来这次见面有些麻烦了。
想到这里,吴言不禁说道:“其实VC是很讨厌直接到办公室来找他们的!”
“谁说我是到办公室来找他的?我是在他们楼下的茶餐厅偶然遇到他的!”梁秀娟得意地说。
“会有这么巧!”吴言无限感慨地说道。
“当然了!为了这次偶遇,我把周围的饭店都问遍了,才打听出清纬创投高层们吃饭的地方,然后在那等了好几天,才遇到他的!”梁秀娟说着。
原来如此,看来梁秀娟是下了一番功夫,才见到了赵海波,争取到了这次见面的机会,想到这里,吴言心里不免对梁秀娟充满了感激。
两个人又回到清纬创投前台,前台果然换了人,虽然还是一位MM,但是不像前任那么热情,有一股高傲劲,让吴言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
两个人坐到了清纬创投的一个小会议室,开始等着赵海波的到来。
“最近怎么样?MBA课程难吗?”闲着没事,吴言问着。
“还可以吧!MBA的课程都是一些常识性的东西,挺简单的,其实感觉和我当镇长的舅舅说的很多也差不多,就是人与人的那点事呗!不过,就是英语不行!”梁秀娟说着。
“那你还不在英语上多下些功夫,你不是还得过MBA联考吗?否则没有学位。”吴言提醒着。
“英语我没指望了,我也不指望拿学位,读MBA就是认识点同学,学位没啥大用!”梁秀娟轻松地说着。
......
两个人正在聊着天,赵海波在外边轻轻地敲了敲门,推门走了进来。
“对不起,刚才有几件事走不开,让二位久等了!”赵海波一进门就说。
吴言和梁秀娟急忙站起身来,连声说:“没关系,没关系!”
三个人在座位上坐定之后,赵海波首先说:“吴言这个项目目前来看,有点太热,其实不太适合像吴言这样的创来者来做。但是我第一眼看到吴言,就觉得他这个人就是一个技术高手,因为我经常看看夸夸其谈的创业者,看到吴言我就特别感兴趣,后来又有几次接触,我觉得他真的是一位不错的技术人才!”
没想到赵海波对自己的评价这么高,吴言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赵海波话锋一转,“吴言也有一个缺点,就是有些死板,太不灵活了。还有就是脸皮太薄,这样会丧失很多机会!”
“赵总,您分析得真准!”梁秀娟说着,“我和他认识了七八年了,确实就像您说的那样!”
赵海波点了点头,接着说:“不过我看到上次你和他一起,我觉得你们组合起来,确实可以有很好的互补作用。怎么样,你们已经确定一起做了?”
“是的!”梁秀娟十分肯定地说。
“那好!由于吴言的项目太早期了,作为清纬创投来讲,不太可能投资。但是作为我个人来讲,我愿意拿出一百万来,给你们来做一做这个项目!”赵海波说着。
听了赵海波的这句话,吴言和梁秀娟充满喜悦地互相看了一眼,还是梁秀娟反应快,接着赵海波的话说道:“谢谢赵总对我们的信任,我们一定不会辜负您的信任的!”
赵海波点了点头,充满感慨地说道:“我想项目还是需要你们俩位的努力才能成功,我只是出点钱,其他方面就不见得可以帮上什么忙了,我初步打算就占20%的股份,随后会有一个比较详细的Term Sheet,你们可以研究一下,没问题的话咱们可以就照着那个来执行了!”
“好的,好的!”梁秀娟连忙点头答应着。
赵海波的融资条件可以说是十分丰厚了,而且过程这么简单,根本没有尽职调查等等环节,事情进展得这么顺利,吴言简直有些不感相信了。这就像西游记里的唐僧,取经路上见到了无数的假佛,从来都是倒头就拜,但是真的到了西天,见到了真的如来佛祖时,反而犹豫起来,不知该不该拜了。
吴言这边正想得出神,赵海波在那边已经将投资的细节问题讲了一遍,梁秀娟都一一记了下来,等到吴言缓过神来,他们的谈话已经告一段落了。
谈完了投资协议,赵海波也感到很轻松,说道:“好,那就这样,我明天就把Term Sheet给你们发过去。好就这样!我还想单独跟吴言聊两句!”
梁秀娟听了这话,就先和赵海波告辞,走出了房间。
赵海波见梁秀娟走出了房间,然后对吴言说道:“其实我以前也想给你投资,但是一方面因为你不主动争取,另一方面觉得你确实欠缺些创业者的素质。但是现在好了,梁秀娟可以补足你这方面的短板。”
吴言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赵海波接着说:“但是我想跟你确认一点,你们俩个人中,你一定要是决策者,你虽然有些死板,但是你很可靠,把钱投给你我放心,我相信你能把握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梁秀娟一定是个执行者,最终决策权一定要在你手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吴言点了点头,说道:“赵总,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做好的!”吴言向赵海波保证着。
赵海波点了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半自言自语地说:“这可能是我最不靠谱的一次投资了!”
听了这话,吴言不禁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赵海波看到了吴言的表情,说道:“没关系,我只是随便说说。能验证验证我的想法,投这点钱,我觉得挺值的!”
赵海波说完,轻松地笑了笑,缓合了当前尴尬的局面,然后说:“那咱们先这样,祝咱们合作愉快!”
“好的,好的!”吴言和赵海波握了握手,就与赵海波告辞了。
梁秀娟还在前台等着他,看到吴言过来,就和吴言一起走到了电梯间。
走到楼下,梁秀娟问吴言:“赵总刚才又和你谈了些什么?”
“也没谈什么!”吴言说得有些不太自然,他不知道该不该把与赵海波谈话的内容告诉梁秀娟。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他一定是要你当一把手,所有决策权都放在你那儿!”梁秀娟肯定地说道。
这确实令吴言大吃一惊,梁秀娟似乎偷听了自己和赵海波的谈话,这怎么可能呢?
看着吴言满脸的疑惑,梁秀娟接着说道:“这个很自然,他知道你很好控制,又值得相信,这当然是他的最好选择了!别看了,我没偷听你们的谈话!”
梁秀娟分析得很有道理,吴言也相信梁秀娟不可能偷听自己和赵海波的谈话。
“那你觉得他说的话怎么样?”吴言问道。
“我觉得就应该这样,我没别的想法!”梁秀娟十分坦然地说着。
和梁秀娟分手后,吴言独自一个人走在路上,已经快到五点钟了,太阳已经变成了通红色,缓慢地落在了高楼的缝隙后面,深秋季节的傍晚,已经略略有了些寒意,吴言不禁打了个寒战。
自己苦苦寻求了一年的融资之路,就在今天下午,竟然这么快就敲定了,但是在Term Sheet没有签之前,投资款没有正式到账之前,这一切都还是虚的,经过这一年的风风雨雨,吴言对这一点有着清醒的认识。
吴言真的想让时间快点,快点,再快点,就在现在就把Term Sheet签了,把投资款打到账号上来。可是,吴言还是必须耐心地等待,这等待的煎熬真是痛苦呀!
敬请期待下集:抉择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