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4

发布时间:2012-01-24 05:35:07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281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4

快刀斩乱麻
第二天一大早,吴言就准备去找老乡打听梁秀娟的行踪,虽然他从心里觉得小A和梁秀娟最近的做法都不对,但是他说不清为什么,也不愿意他们这样闹下去,到头来两败俱伤。
在老乡之中,吴言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同村,梁秀娟的表舅吴子国,几年前正是通过他吴言才认识的梁秀娟,在梁秀娟刚来北京时,这位表舅帮了她不少忙。
吴子国在南四环,需要倒两次车才能到,虽然吴言在九点半钟和张绍志简单交待了一下就出发了,到达目的地时也已经十一点钟了。走进一条两边都是低矮的平房的小巷,不时有大货车穿行于其间,还得紧靠在路边给他们让路,如果不是抬头就可以看见外边三四十层的高楼,提醒你正处在繁华的现代化都市,你绝对会认为进入了十分落后的农村,这就是北京的城中村。
走了十几分钟,在快走到巷子的另一头时,吴言终于发现堆积如山的垃圾,吴子国就在这里给人看垃圾收购站。吴言在大老远就看到了吴子国的背影,他五十多岁,身材很瘦小,穿着一身破旧的中山装,正在垃圾里挑着什么。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孩,也在垃圾里玩着。
“五叔!”吴言走到了垃圾站的入口,大声叫了一声。
吴子国听到有人叫自己,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回头看了一眼。“啊,原来是吴言呀!你怎么有时间到这边来呀!”
“我是碰巧路过这里,顺便跟您打听点儿事!”吴言说着。
吴子国听了这话,拉起旁边的小孩,走到了吴言的旁边。
“这小孩是?”吴言好奇地问。
“这是老二的小孩,本来该上幼儿园的,但是一个月园费要好几百,花不起,就让我先给带着。”吴子国回答着。
忽然间,吴言注意到吴子国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吴言吃惊地问道:“五叔,您脸上怎么了?”
“噢,那是去年到工地上收废品,让脚手架给划的!”吴子国轻描淡写地说着。
吴言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每次见到老乡,吴言总是想起那曲歌:“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有没有活干,受过几回伤......”,虽然中国的GDP已经世界第二了,但是自己的老乡还是过着和以前一样的苦日子,想到这里吴言真是感到无限心酸。
这时,那个小孩突然从旁边刚收上来的垃圾堆里捡起了一个破旧的玩具鸭子,兴奋得就像突然发现了一座金矿,满眼放光,看了看,嗖地一下就放到了嘴里。吴子国一把将小鸭子夺了下来,厉声说道:“叫你不要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放,你又忘记了!”小孩被夺下了玩具,先是一怔,接着哇地一声,大哭走来。吴子国赶紧又把他抱起来,把小鸭子还给他,然后叮嘱着:“别往嘴里放了啊!”小孩接过小鸭子,才渐渐停止了哭泣。
看到这一幕,吴言心头又是一酸,就在他们的旁边,这个小孩的同龄人正在以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名义,不仅喝着进口的奶粉,玩着各种益智玩具,还上着据说是Google创始人小时侯接受的蒙式教育,而眼前的这个小孩唯一能得到的就是别人扔掉的玩具。
吴言还是进入了正题,向吴子国问道:“三叔,最近您有小娟的消息吗?”
“小娟?她还是过年时到我们家来拜过年,来北京后就没见过了!”吴子国说着。
原来他也不知道,吴言不免有些失望。
“说来这孩子也挺可惜的,怎么好好的就突然离婚了呢!”吴子国有些感慨,接着又问:“你找他有事呀?”
“我有点急事,需要马上见到她!”吴言说着。
“噢,那我一有她的消息就马上通知你!”吴子国说着。看样子吴子国是误会了吴言的意思,不过吴言也不想解释,反正先找到梁秀娟再说。
吴言要告辞了,但是看着眼前的爷俩儿,吴言心里真的不是滋味,此时那个小孩又跑到垃圾山那儿非常投入地玩了起来,吴言一时冲动,从兜里掏出仅有的两百块整钱,塞到了吴子国的手里,说道:“五叔,拿这点钱给他买点儿吃的和玩具吧!”
说完,不顾吴子国的推辞,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了。离开了吴子国,吴言心里真的很不好受,不论是他,还是梁秀娟,还有小A,都是从这样的环境中走出来的,所不同的是,他们从这条小巷里走到现代都市中,在这个充满诱惑的世界里,做出一切的事情都是十分正常的,此刻吴言特别能够理解小A和梁秀娟。
本来以为从老乡口中找到梁秀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吴言一连找了几个老乡,他们都说不知道,梁秀娟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她到底去哪了呢?又有谁知道她的行踪呢?
一连几天的时间,吴言都奔走在老乡之间,希望可以找到一些有关梁秀娟的线索,但是还是毫无头绪。正在这时,吴言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固话号码,吴言充满了疑惑,但是还是接起了电话:“喂?”
“吴言!是我!”原来是小A。
“陈总呀!我这几天一直在找小娟,不过一直没线索!”吴言连忙向小A诉说着。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小A又恢复了以往的自信和从容,这使吴言有些奇怪。
小A接着说:“其实这次给你打电话,就是告诉你,你不用着急找她了!”
“为什么?你不是说过一定要找到她吗?”吴言不解地问。
“是的,你最好还是找到她,让她收手,不过,我这边已经无所谓了,如果她不收手,她会吃大亏的!”小A充满自信地说着。
“为什么?”吴言又一次不解地问着。
“我真的没骗你,其实我也不想做得太绝,但是这关系到太多的人,我不得不这么做!”小A语气坚定地说着,“所以我觉得你还是最好找到她,劝她收手!”
“我怎么劝得了她呢?你到底想做什么?”吴言有些着急地说着。
在电话那头小A有些犹豫,但是最后还是开口说了:“是这样,我的之前的交易是我的司机经手进行的,我的司机说他听到了我要收购ST化工的消息后,由于自己没有那么多钱,就联合梁秀娟一起来做这笔交易,之后梁秀娟觉得赚得太少,受到黄光裕内幕交易罪的启发,想利用这个来敲诈我,被我回绝之后,气急败坏,就到法院来告我。我的司机害怕把事情闹大,准备向公安局投案自首了!”
小A的这番话简直让吴言惊掉了下巴,短短几天之间,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小A利用司机来顶包这招太绝了,而且组织得非常具有逻辑上的合理性,看来他已经完全反客为主了,但是这一切梁秀娟肯定不知情,她一定还在为她的这个复仇计划奔波呢!
半晌,吴言才说道:“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份了!”
“我也不想这么做,是她逼我这么做的,所以你最好劝他收手!”小A说话的语句也很诚肯。
放下电话,吴言对小A的所做所为真的有些愤怒,但是他会主动打电话来告诉他这一切,也表明他可能真的不想这么做,所以此刻最要紧的是找到梁秀娟,不要让那一幕发生。
吴言今天计划要到梁秀娟大专的同学中去问问,本来是可以电话问的,但是吴言觉得在电话中很难把意思表达清楚,如果梁秀娟是故意躲起来,就最好亲自去问一问才保险。
吴言像往常一样,和张绍志交待了一下,正要出门,李云山这时正好走了进来。
“吴总要出去呀?”李云山看到吴言第一句话就这样问着。
“是呀!最近有些忙!”吴言说着。
“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一下,你现在有时间吧!”李云山说着。
“那好吧!”吴言答应了下来,然后和李云山走进了吴言的独立办公室。
“是这样,我基本把商聪的合同定下来了,估计是两百万!”李云山说着。
“是吗?那太好了!”吴言有些兴奋地说着,不过他现在显然没有太多的心情来享受这个重大进展。
“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必须注册一个注册资本是一千万的公司,否则商聪网络很难相信我们。”李云山说着。
“注册一千万的公司?”吴言有些吃惊。
李云山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可以想办法,可以找人垫资,我是想请你来做这个公司的法人。”
垫资呀!吴言隐约听说过这种事情,不过好像是非法的。
李云山又接着说:“下面我们就按以前的约定的股权分配,赶快把公司的手续办下来。”
听了李云山的话,吴言还是没有拿定主意,主要是担心垫资这件事儿。另外,吴言又想起了一件事,于是说道:“现在如果注册的话,梁秀娟目前不知道她人在哪里,不好办呀!”
李云山说道:“上次咱们分手时,她不是说要我们自己讨论,不用考虑她了吗?”
“可是她跟我说过,她想加入项目的!”吴言坚持着。
李云山有些激动地说:“可是订单不等人呀!你在这儿犹犹豫豫,订单可能就丢了!”
“可是......”吴言正要反驳些什么。
李云山抢过话头接着说道:“最近一段时间,你经常出去,我不知道你是去做什么,咱们既然想一起做事情,就应该把劲往一处使,你说是吗?”
“你说得对!可是最近确实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处理好才行!”吴言回答着。
“那咱们合作的事情呢?你总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耽误了咱们之间合作的事情吧!”李云山微微有些不满地说着。
“那是当然了,不过......”吴言还想说些什么。
“哎呀,别再犹豫了,如果你没时间我来办这件事情,你把你的身份证给我,我来办!”李云山态度坚决地说着。
可是吴言还在想着梁秀娟答应过的要加入项目的事儿,吴言不想丢下她。更不用说现在他需要马上找到她,劝她不要去做傻事。
李云山似乎看出了吴言的犹豫,接着说道:“吴言,其实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我知道你可能不想丧失项目的控制权,但是又想请人来加盟,引入我你现在有些后悔,是吧?”
“其实不是这样的!”吴言几乎想把梁秀娟和小A的事情说出来,但是吴言知道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还是压了回去。
“你不用辩解,我能理解。但是你这种心态,对我们继续合作会很不利,你说呢?”李云山说着。
李云山的话有些道理,确实这段时间自己只顾忙梁秀娟的事情了,对于公司的事情有些分心,想到这些吴言不禁有些愧疚起来。
李云山看了一眼吴言,接着说道:“其实我们合作应该追求双盈,这样才有基础,如果我们找不到合适的双盈模式,我们真的没必要非得你输我盈或是我输你盈,我们完全可以放弃这次合作,等下次有机会是再次合作也不迟呀!你说是吧!”
“李总,其实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对合作是有诚意的,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等梁秀娟一起做!”吴言这样辩解着。
李云山摆了摆手,说道:“你真的不用解释,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这段时间我也想了很久,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我想我们可不可以这样,我还把张绍志他们带回去,我们先把商聪这个项目做下来,但是我会把CTO的位置给你留着,随时欢迎你过来。另外,这一个月来,你也做了不少工作,我给你五万块的劳务费作为补偿,你看怎么样?”
吴言没有想到李云山会这么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李云山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包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五摞一万块钱的人民币,放在桌上,推到了吴言的面前。
“李总,我想您真的误会了!”吴言站起身来,想把钱还给李云山。
李云山使劲摇了摇头,说道:“就这么定了,这是你应得的,别推辞了!我既然给你了,就不会再要了!”
李云山说着,不顾吴言的推辞,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吴言急忙拿起钱,追到电梯门口时,非常不巧的是,李云山先坐电梯下去了。
等吴言再坐电梯下去时,老远就看到李云山启动了车,向小区外开去了。吴言很无奈,抱着钱回到屋里,他忽然看到了张绍志,就走过去,把钱放在他的桌上,说道:“你帮个忙,把这笔钱还给李总吧!”
张绍志连忙站起身,说道:“这可不行,我这样做李总该批评我了,您别为难我了!”停了一下,张绍志又接着说:“对了,我们一会儿就收拾一下,明天就不过来了!”
吴言无奈地点了点头,感觉这五万块钱很烫手,他也没料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果,如果收了这笔钱,就会感觉自己好像对不起李云山似的。
不过,吴言现在还真的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想这个问题,他现在最要紧的是要找到梁秀娟。吴言现在也很奇怪,为什么现在自己连创业的事情也不关心了,只想找到梁秀娟呢?只是为了不让她做傻事吗?理由太不充分了。难道是自己还在喜欢她?不可能,他对梁秀娟还是有很多成见的。人真的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有的时侯,你在做某些事情,但是你真的不清楚为什么要做,只是觉得必须做。
但是怎样才能找到梁秀娟呢?吴言还是一筹莫展。
又是几天漠无目的的寻找,吴言已经接近彻底绝望了。
忽然,吴言想起了最后一次见到梁秀娟时,梁秀娟接过王姐的电话,如果能找到这位王姐,也许可以找到梁秀娟,吴言以前也动过这个脑筋,但是只知道一个王姐,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难。
但是,这次吴言想到了一个新的主意,他注册了一个新的邮箱,然后以ST化工股民的身份,给梁秀娟的邮箱发了一个邮件:大意是说她经过王姐知道的梁秀娟,自己在过去也买卖了ST化工的股票,亏了上万元,想联系她来维权索陪。
这招果然有效,很快吴言就收到了回信,梁秀娟在回信中说,她目前在深圳,会在后天回北京,可以在后天晚上在CBD的星巴克见面。
原来她去了外地,怪不得吴言怎么也找不到她。
不过太好了,终于可以见到她了。
在约定的时间,吴言略微早了一点儿,走进的那家星巴克。吴言刚进门就在显眼的位置发现了梁秀娟,于是径直走了过去,打起了招呼:“小娟,你好!”
梁秀娟正在向窗外张望着,根本没注意到吴言,听到吴言和自己打招呼,转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说道:“这么巧,你也在这儿!正好,如果你不忙,就等我一会儿,我跟你说点事儿!不过我现在约了人。”
“你是不是在等林女士?不用等了,我就是!”吴言淡淡地说。
“你?!”梁秀娟这下可是真的大吃一惊,怔在当地,半晌才回过神来,愤愤地说:“你为什么骗我?为了你这封信,我是特地从深圳赶回来的!”
“我是想帮你!”吴言说道。
“你帮我什么?你都知道了?”梁秀娟反问道。
“是的,永强把这件事情都告诉我了!”吴言说着。
“那你是想帮着他来对付我了?”梁秀娟质问着。
“不是,我是要帮你!”吴言坚定地说着,“你离开北京一定有段时间了,这边的情况你不了解,你找的那个律师已经不代理这个案件了,而且有好几个股民已经撤诉了!所以我觉得你也应该收手了!”
吴言希望能够劝动梁秀娟。
“他这样做没用,我还能找到很多股民来告他,他堵不住的!”梁秀娟自信地说。
吴言接着说道:“可是现在的故事已经变成,永强的司机把内幕消息透露给你,然后帮你进行了股票交易,你觉得获利太少,就想利用黄光裕内幕交易案来敲诈要挟永强,没有得逞之后,就来告他,永强的司机已经向公安机关自首了!”
听了吴言的这番话,梁秀娟又一次大吃一惊,问道:“你从哪听到这个消息的?你觉得可能吗?”
吴言看了一眼梁秀娟,说道:“是永强亲口和我说的,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法院会相信这是真的,这就足够了,所以你最好还是收手吧!”
梁秀娟顿时怔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半晌没有说话。吴言可以理解,她处心积虑要做的事情,就这样失败了,她心里一定很难受。
吴言语重心常地说:“听说你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上MBA的课了,你这样下去,恐怕把这个机会给浪费了,这未免太可惜了!”
“其实你如果好好珍惜现在的机会,你有一天也许会做得比永强还成功,因为永强现在的一切,毕竟是靠不太正大光明的手段得到的,你如果靠自己,能够做出同样的成绩,我觉得这样是比让他身败名裂更好的报复方式!”吴言不是很善于言词,但是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劝说着。
吴言还在搜肠刮肚地找着词来劝说着,但是梁秀娟就是呆呆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
突然,梁秀娟抬起头,对着吴言说了句:“谢谢你!”。然后拿起包,头也不回地向门外冲去。
只剩下吴言一个人坐在空桌旁,吴言不确定自己的话是否有效,但愿她能想得开,为了这件事儿忙了这么长时间,把原本自己的事情都荒废了,这到底值不值得呀!
敬请期待下集:重新开始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