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3

发布时间:2012-01-24 05:32:13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175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3

仇恨
吴言和梁秀娟两个人和赵海波分手后,心急火燎地赶回了创业大赛的现场。创业大赛的项目点评已经结束了,正在公布获奖名单,还好,这还不算晚。
两个人走到李云山旁边,吴言急切地问道:“情况怎么样?”
李云山漫不经心地把一个证书递给了吴言,吴言仔细一看,原来是明日之星奖。哇!真的获奖了,吴言不禁有些兴奋。不过,吴言忽然想起来,明日之星奖有十几个,粗粗算下来,有一半左右的项目都能拿到这个奖项,不免又有些失望起来。
比赛结果既不算好,也不算太差,那么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吴言很想立刻就和他们两位商量一下,只可惜台上正在进行颁奖活动。好容易挨到颁奖仪式结束,在出来的路上,吴言忍不住先发问了:“比赛终于结束了,两位觉得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李云山只顾走路没有说话,梁秀娟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我还得跟宋老师聊两句,要不然咱们明天再碰个头吧!”
李云山点了点,吴言也只好同意了梁秀娟的建议。
第二天吴言老早就来到了他们约定的咖啡厅,找个位置坐了下来。吴言刚坐下没多久,梁秀娟也一个人过来了。吴言和梁秀娟打了招呼,当她坐下来之后,问道:“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李云山呢?”
“不是时间还早吗?他估计得过会儿再过来吧!”梁秀娟回答道。
“对了,昨天你和宋老师都聊了些什么?”吴言好奇地问道。
“就是聊了些评委对咱们项目的看法了。”梁秀娟回答着。
“噢,他们怎么说?”吴言顺势问着。
“跟赵海波说的差不太多。”梁秀娟回答着。梁秀娟好像忽然想起什么,反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急着找宋老师聊天吗?”
吴言摇了摇头。
梁秀娟接着说:“昨天咱们不是和赵海波聊吗,他提到李云山的种种不好,我也确定不了是真是假,所以想找宋老师确认一下!”
“那结果怎么样?”吴言急切地问着,同时觉得梁秀娟这样做非常好,因为赵海波说的话也是一人之言,多求证一下显然要好得多。
“情况基本上和赵海波说的一样!”梁秀娟回答着。
“可是,昨天你听赵海波说完李云山后,你应该是半信半疑吧!那你为什么立刻就跟他说要让李云山离开团队呢?”吴言此时真的有些不解了。
“以赵海波的身份,他随便说一个人的坏话,你觉得可能吗?”梁秀娟反问着。
吴言对这句话无语了。
梁秀娟接着说道:“而且当时如果你不顺着他说,他会愿意和你交流吗?下来以后你再怎么做,他哪里有那么大的精力来关注呢!”
原来是这样,吴言总算明白梁秀娟当时说话的本意了。但是吴言现在又有疑问了:“那么你觉得对李云山应该怎么处理呢?”
“这个需要你自己决定!我都说了我最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梁秀娟说着。
梁秀娟的这个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吴言真的有些好奇,但是吴言知道自己是问不出来的。忽然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你昨天说要正式加入这个项目的,你准备什么时侯加入?”
“这个是我说给赵海波听的,得等我办完手头的这件事看情况再说!”梁秀娟说着。
两个人正在聊着天,这时李云山走了过来,吴言连忙让李云山坐下,并叫了咖啡。
李云山主动开口说:“两位来得这么早,在聊什么呢?”
“还不是在聊这个项目!”梁秀娟接着他的话说。
“对了,昨天你跟宋老师沟通,结果怎么样?向大家通报一下吧!”李云山说着。
“昨天我也没跟宋老师聊多长时间,他觉得我们的项目其他方面的条件都很好,但是就是团队方面有欠缺!”梁秀娟说着,同时看了一眼李云山。
李云山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他们对咱们的真实情况有所了解呀!那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李云山把头转向吴言问道。
吴言想了想说道:“我觉得虽然这次大赛的结果不是很理想,但是也有一些正面的反馈,至少评委们对我们的项目还是比较认可的,融资这条路暂时走不通的话,我们可以先把项目做起来再说。”吴言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很好,首先如果李云山是急功近利的人,肯定不会同意这么做,他要是反对的话,正好也就可以不合作下去了,好在现在他也没投入什么。其次,如果李云山愿意这样做下去,证明李云山也不算坏,至少吸取了以前的教训,也许这次会认真做事情了。
李云山听了吴言的话,想了想,接着说:“现在也只好这样了!下一阶段还会有比较大量的程序开发工作吧?”李云山问吴言。
“是的,主要是提供外部接口!”吴言说道。
“那这样,我这儿有个工程师,水平挺高的,是我们那的Team Leader,我把他和他们小组都叫来给你帮忙,他们Team有三个人,这样开发进度可以快一些!你觉得怎么样?”李云山向吴言询问着。
“好呀!只是我这边目前在工资方面......”吴言确实比较为难,一方面如果有人可以帮忙,当然可以加快系统的开发进度,但是自己在资金方面的压力非常大,很难负担得起。
“这个你尽管放心,我这边会负责他们工资问题,你只需要将他们带着他们做开发就可以了。”李云山说着。
吴言觉得李云山的这个方案可以接受,可是还没等吴言说话,梁秀娟就抢着说:“我对技术不太懂,我觉得到现在这个阶段了,还用得着这么多人来做开发吗?之前那么多功能,吴言,不都是你一个人开发出来的吗?”
“吴言既然出来创业,就不能整天还是开发程序,他应该有全局观,把时间和精力腾出来,干别的更重要的事情!我们应该把吴言从具体程序开发中解放出来,这样他才有精力规划好产品和服务的路线图,我们才能更有竞争力!”李云山略有些激动地说着。
“我的意思是说......”梁秀娟正要说下去,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王姐呀!终于等到您的电话了!”梁秀娟非常激动地说着。
“对!对!我现在有时间!”梁秀娟热情地说着。
“行,没问题!我马上过去!”梁秀娟显得十分兴奋。
挂断电话,梁秀娟好像特有成就感,顿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儿,先走了,你们接着聊吧!你们就别管我了,我最近太忙了,实在是顾不过来!”
梁秀娟说着,不等吴言他们两位说话,就拎起随身的小包,飞一般地冲出旁边的旋转门,到门口直接跳上了辆出租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也就是梁秀娟所谓的大事吧!是什么事这么急呢?吴言真的很奇怪,不由得感慨道:“她最近总是这么忙,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
“是呀!她现在还有时缺课呢!”李云山随和着。“好了,先别管她了,咱们商量一下具体的计划吧!”李云山把话题又拉回到了项目中。
“好的,那你什么时侯让你的人过来?”吴言问李云山。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如果你那边方便,下周一就让他们过你那边去上班吧!”李云山干脆地说。
“好,没问题!”吴言答着。
吴言的单元房内又有了生气,李云山真的在周一的时侯,将他所说的人带了过来,项目组长是张绍志,个子不高,一看就是一个搞开发的高手,另外三个人也都有两三年的开发经验。
这个团队工作能力真的很强,在吴言给他们讲过系统的架构之后,没几天就可以在程序的架构下做基本的开发了,张绍志通常会和吴言讨论,确定每周的详细开发计划,然后监督执行,确实可以给吴言省很多事,吴言目前只需要进行质量控制就可以了,吴言感到自从创业以来少有的轻松,看来有团队就是不一样,不用一切都亲力亲为,真的可以减轻很大的压力。
这天,吴言忽然接到了小A的电话。
“吴言!最近怎么样了?”小A关切地问着。
“还可以吧!最近才找到一个合伙人,项目应该快进入正轨了!”吴言略带自豪地说。
“是吗?那太好了!”听得出来,小A是真心替吴言高兴。停了一下,小A又接着说:“我的公司马上要A股上市了!”
“噢,这可是件大喜事!你以前不说是创业板上市吗?现在变得直接A股上市了,真历害!”吴言不禁十分羡慕地说着。
“原来是准备创业板上市的,可是后来发现A股买壳上市发展空间更大,所以就准备真接A股上市了!对了,我们在这个月20号要在长城饭店举行上市庆功会,届时将有很多投资界的名人来参加,你也过来吧,我给你介绍他们认识,这对你以后融资非常有帮助的。”小A说着。
原来是这样,小A看来也是一片好心,想让自己去这个高端聚会去积累一些人脉,可是吴言对这种场合有一种天然的恐惧感,对这种机会一向是敬而远之,而且目前自己也不用太考虑融资的事了,有李云山呢,自己就更没有必要去那种场合了。
想到这里,吴言很淡定地说:“谢谢,不过你知道我去那种场合浑身不自在,我还是不去了吧!”
“你怎么还是老样子呢?既然出来创业,就得利用所有的机会,这个机会真的是非常好的机会,你再仔细考虑考虑!”小A很替吴言惋惜。
“我还是不去了,我现在在团队中主要负责技术,融资的事由我的合伙人来负责!”吴言坚持着。
“那好吧!不强求你了!等上市这件事忙完了,我找时间咱们一起聊聊!”小A说着。
“好呀!”吴言答应着。
放下电话,吴言很替小A高兴,一个穷孩子,能把企业做到A股上市,真的很不容易呀!
吴言又把精力全部投入到产品研发中,由于李云山的人已经完全可以开发对外接口工作,吴言又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到了数据挖掘方面,继续研究怎样将WEKA中的算法应用到自己的项目中来。一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吴言实现了Naive Bayes、Decision Tree、Association Rule等算法,并且在项目中找到应用场景,比如Naive Bayes就很适合预测某个产品用户是否喜欢,是否应该在某个用户的某个页面上投放指定类型的广告,从而实现精准广告营销。另外,Association Role对于设计优惠系统就特别有用。
这天,吴言又接到了小A的电话。看着来电显示,吴言想,这家伙还挺说话算话,说是上市后找自己聊聊,这么快就来找自己了。
“喂!陈总!恭喜你成功上市了!”吴言接起了电话,同时也自觉地把称呼由小A变成了陈总。
“嗯,谢谢!”小A的声音有些低沉,“我想问下你,你最近见到过小娟吗?”
吴言对小A突然问这个问题有些奇怪,但是还是如实地说:“一个月前倒是见过几次,不过也很长时间没见到了!怎么啦?找她有事吗?”
“确实有点事!但是我联系不到她!打她手机她不接,她也把我给她的房子租出去了,后来去清华看,她也不在宿舍住,实在找不到她,才来问你的。”小A异常严肃地说着。
小A这么着急找梁秀娟干嘛?难道他要和梁秀娟和好?吴言很是不解。不过吴言还是说:“你找她这么急呀!我最近确实没见过她,不过一会儿我帮你打个电话,约她和你见个面吧!”
“那太好了,你马上就打给她,约她出来,最好别说是我约的,要不然她不会来的!”小A急切地说着。
“好吧!你什么事这么神秘?”吴言不禁好奇地问着。
“这个一言难尽,你先帮我找到她再说吧!拜托了!”小A说着。
看来确实是有着急的事情,挂断电话,吴言立即就给梁秀娟打起了电话。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please try again later!”电话里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不会吧!大白天电话关机,吴言也很奇怪。可是一连试了好几次,梁秀娟的电话总是关机,应该是梁秀娟故意不接电话了。
吴言先给小A发了封短信,告诉他梁秀娟手机没开机,自己联系不到她,如能联系到梁秀娟,自己会尽快通知他。
停下来之后,吴言隐隐约约感觉事情有些不对,梁秀娟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接着就消失了,现在小A又心急如焚地想见她,他们之间肯定有关联,但是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吴言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吴言现在心情有些不太好,正好该去交手机费了,正好出去溜达一圈,散散心。
今天外边的天气很好,秋高气爽,呼吸着初秋的空气,吴言心情好了许多。这时,他忽然又接到了小A的电话。
“喂?”吴言充满了疑惑接起了小A的电话。
“吴言,你真的是联系不到小娟吗?”小A急切地问着。
“我真的联系不到她!”吴言说着。
“你现在有时间吗?咱们见面聊一下!”小A急切地说。
“我倒是有时间,在哪见面?”吴言问道。
“你现在在哪儿?”小A问吴言。
“我在回龙观物美那!”吴言回答道。
“那你就在旁边的肯德基等我吧!我马上过去!”小A急切地说。
吴言坐在肯德基靠窗的座位上,点了一杯可乐,耐心地等着小A的到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小A从外面急匆匆地闯了进来,直接坐在了吴言的对面。看样子小A这两天肯定没休息好,眼眶有些发黑。
还没等吴言开口,小A就抢先说:“这次真的要出大事了,真得拜托你无论无何也得帮我把小娟找到!”
吴言看他这么着急,就说道:“你先别着急,我回头去问问老乡,应该是可以找到的!对了,你这么着急找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小A看了一眼吴言,觉得吴言的态度很诚肯,说道:“不瞒你说,我这次上市是买壳上市,我们挑的是一家ST的化工企业,获得控股权后,我再把现在公司的资产注入到那家企业,实现曲线上市的目的。”
吴言听着小A的这番话,完全不明白这和小A心急如焚地要找梁秀娟有什么联系。
“可是,你知道,如果事先知道我们要买这家化工企业,那么就可以提前大量买入这家企业的股票,然后等我们收购这家企业并注入资本时,这时股价肯定大涨,他再抛出手中的股票,他就可以大赚特赚一把了!”小A接着分析说。
“你是说小娟事先买了你们要收购的公司的股票,低买高卖了,是吗?”吴言问道,但是同时也觉得,即使是这样,小A也没必要这么紧张呀!
“事情要是这样就好了!”小A说道,“问题的关键是她没有买,而是我买了,而且我是用之前给她和她的亲戚开的股票账户进行的交易,本来在离婚时大家都忘了这件事儿了,所以就还在我手上。这次我错就错在用这些账号买卖了股票,不知道为什么被小娟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吴言终于明白了一些,不禁数落起小A来:“你这样做也太不应该了,这不摆明了抢股民的钱吗?”
“是,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可是这样做的人很多,比我做的大的多的是,而且都是比我更有身份地位的人,这是上市的潜规则!”小A辨解道。
小A又接着说:“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小娟现在找了几个在这期间交易这家公司股票的亏了钱的股民,让他们来告我,前两天刚接到的法院传票,所以我必须马上找到小娟,把这件事情压下来。”
吴言现在彻底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是梁秀娟为了报复小A,处心积虑的导演了一场报复行动。这让吴言不由得想起了黄光裕的内幕交易案,梁秀娟前些日子所说的重要的事情,原来就是这件事!
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之后,吴言觉得无论是小A还是梁秀娟,做得都有些欠妥当,吴言说实话不太想管这件事了。
小A似乎看出了吴言的心思,说道:“如果事情只是我们俩个之间的事情,我也就不会这么着急了,大不了我陪点儿钱,最多是我被迫辞去董事长职务就行了。问题是很多人和我一样进行了交易,他们不想有任何一点问题出现,因此小娟要对抗的不是我,而是一群相当历害的人,最终吃亏的还是小娟,说实话我真的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小娟如果一意孤行,那么最终吃亏的一定是她,我是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的!”
小A这番话说得也很真诚,确实,梁秀娟未必可以通过这点事情告倒小A,反倒是小A他们可能利用各种手段,最终告梁秀娟诬陷,这样不但解不了心头之恨,反而会有牢狱之灾。所以,被仇恨蒙住头脑的人,往往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梁秀娟就是因为对小A的恨太深了,才会千方百计地来寻找一切可以报复的手段,想让她放弃这次她认为的好机会,可能吗?
吴言正在那想着心事,小A这时说:“好了,我还有点别的事情,千万帮我找到小娟,拜托了!”小A急忽忽地站起身,和吴言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就直接走了出去。
望着小A的背影,吴言不禁叹了一口气,看来小A还是变了。
现在的问题是要不要帮着小A找到梁秀娟呢?如果找到哪里去找她呢?吴言对这些问题现在毫无头绪。
敬请期待下集:快刀斩乱麻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