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25

发布时间:2012-01-24 05:25:45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335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25

Groupon前传
吴言的基于内容的推荐引擎基本完成了,当浏览一个产品时,产品描述信息和规格中与当前产品足够接近的产品可以列在页面下部的“喜欢本产品的用户还喜欢......”,对于推荐结果质量,虽然没有非常好的度量方法,但是通过产品的描述信息和规格说明,还是可以找到被推荐的理由的,显然比盲目的推荐要好一些。
对于推荐你可能感兴趣的用户这个功能,吴言发现,由于采用了对评论、博客等文本进行匹配,比如有些用户喜欢使用一些常用语和网络热词,这些用户就很容易地被推荐出来,这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吧。
未雨绸缪,吴言觉得当前的推荐系统只是静态的基于内容的推荐系统,不能反映用户的交易、喜好等信息,同时缺乏所谓的协同过滤机制,也就是说不能反映出产品当前的热度,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采用社会化推荐算法,对于这部分内容,吴言还是比较熟悉的,因此准备在下一阶段加到产品中去。
吴言打开在sourceforge.net上的项目主页,转眼已经有进一个多月没有更新这个开源项目了,吴言决定把最新的源码传上去,本来吴言当初的初衷就是要做一个网站和开源项目,即使网站失败了,开源项目也是一笔财富,可以给后来人提供不少可以借鉴的东西。
吴言的网站还在缓慢但是坚定的进步着,功能已经逐渐完善起来,对于一个社会化电子商务网站来说,在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方面,与当前所有的社会化电子商务项目相比,应该属于应用最充分的了。
但是在商务方面,从网站PreAlpha上线以来,就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虽然现在推荐购物、个性化购物等关键词在Google和百度上的排名已经达到了第一页或第二页靠前的位置,但是由于宣传方面没有投入资源,现在的真实用户只有几百人,而且吴言发现有一部分用户是比较可疑的,估计是其他电商工作人员在研究自己网站的功能,还有一些则貌似搜索引擎的蜘蛛。网站下一步该怎么发展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吴言。
吴言翻起了自己收集的名片,希望从这里找到一些有用的途径。不翻不知道,吴言发现自己虽然创业也就一年的时间,但是积累下来的名片,比自己前十几年做程序员时的都多。而且,级别也不是一般的高,那是相当的高。几乎一半以上都是董事长、总经理、CEO,还有一些的是吴言不太理解的执行董事、基石合伙人、董事总经理,名头都非常吓人,但是这些人吴言都没有太深刻印象了,估计忽悠的居多。
忽然吴言被这个名片吸引住了,这是吴言见到的第一个VC,而且是谈得比较好的一位VC,他就是吴言在创业餐厅遇到的清纬创投的赵海波。吴言又仔细看了一下他的名片,上面只写着清纬创投赵海波,连头衔也没有,吴言不禁有些失望。不过吴言还是想试试,因为上次见面最后赵海波说过,如果项目有什么进展可以再联系他。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张名片上的邮件地址不是公司的邮件地址,而是一个私人的邮件地址,这意味着他可能会看这里的邮件,如果是公司的邮件地址,估计十有八九就不会看了。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吴言给清纬创投的赵海波发了一封邮件,在邮件中吴言回顾了一下他们在创业餐厅碰面的情况,之后又详细地介绍了自己这几月以来取得的进展,以及目前的发展情况,并表达了想和他做一次交流的意愿,吴言思考再三还是没有发商业计划书,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这个项目还很难进入VC们的投资视野,发送商业计划书基本等于无用功。
有了之前的经验,吴言对赵海波会回这个邮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是,这天当吴言打开了自己的Hotmail邮箱时,几乎惊喜地跳了起来,赵海波竟然给自己回信了。按捺住心中的狂喜,当打开邮件时,吴言的心提到了噪子眼儿,赵海波在邮件中语气很平合,首先感谢吴言对自己的信任,然后约吴言在周四上午九点半到清纬创投的办公室见面交流。
吴言看到邮件,兴奋地真想大叫一声,让全世界都听到。接着吴言又仔仔细细地读了不知道多少遍这个只有几十个字的邮件,仿佛里面还有待挖掘的金矿等待去发现。然后,吴言站起身,在这个空旷的单元房组成的办公室里,兴奋得又跑又跳起来。每回经过桌前,吴言都会重新读一遍那封邮件,仿佛这封神奇的邮件可以时刻给自己无限的力量似的。
在狂喜了整整一个上午之后,吴言渐渐冷静下来,逐渐意识到,对方只是发了一封约自己见面的邮件,自己并没有给赵海波发商业计划书,因此这次见面并不能代表任何事情,没有必要那么兴奋,也不必抱太大的希望。对于这次见面更合理的期待是能够得到一些有意义的建议就很不错了。
不过话虽如此,吴言还是做足了准备,吴言首先准备了几个典型的应用场景,用来说明自己的系统确实能给用户带来切实的好处,然后列出了今后的开发计划,主要是数据挖掘算法如Decision Tree、Naive Bayes、Belief Network算法实现和应用,还有就是语义搜索的应用。
周四早晨,吴言换上了正装,拎上了电脑包,满怀希望地出发了。还不到九点,吴言就到了清纬创投位于嘉里中心的楼下,时间太早了,吴言在大堂里找了个角落站在那。透过茶色玻璃,吴言看到在这里上班的高级白领们穿着黑色西装,拎个电脑包匆匆地脚步,每个人都透着十足的自信。此时此刻的吴言,真的非常地羡慕他们,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丰厚的薪水,多彩的业余生活,活得多滋润呀,哪像自己,整天惶惶如丧家之犬,始终找不到组织的大门,想到这些,吴言不禁在心中浮起了一缕淡淡的伤感。
转眼已经九点一刻了,吴言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调整了一下情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带着自信的微笑,吴言上了通向十八层的电梯。从电梯出来,吴言发现整个十八层都是清纬创投的办公区,宽敞气派的前台在电梯间的左侧,看到这么豪华气派的办公室,吴言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吴言走到前台,怯生生地说:“您好!我找赵海波先生。”
前台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姑娘,抬起头,先对吴言礼貌地笑了一下,问道:“您好!请问您和赵总有预约吗?”
“有,我们约的是今天早晨九点半。”吴言小心地回答着,同时心中暗想,原来赵海波是他们的赵总,看来级别还不低呢!
“请问您怎么称呼?”前台小姐客气地问道。
“商智无限的吴言!”吴言回答着。
前台小姐低着头在本上查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拿起电话:“赵总,商智无限的吴总过来了,您用会议室吗?”
“嗯!好的,我马上带他过去。”前台小姐放下电话,站起身,说道:“赵总让您到他的办公室去,您这边请!”
吴言跟着前台小姐来到了赵海波的办公室,赵海波的办公室很大,是一间靠窗的办公室,从办公室的窗外可以直接望见央视的大楼。赵海波背对着窗户,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面。见吴言进来,赵海波从老板桌后面绕出来,主动和吴言握手,说道:“你好!你好!让你大老远跑过来,辛苦了!”
“赵总,您好!别客气!”吴言回应着。
赵海波把吴言让到了沙发上,自己随后也坐在了沙发上。在前台小姐给吴言端过一杯水之后,对前台说:“你出去把小张给我叫进来,就说我们一起看一个项目。”
赵海波和吴言正在寒暄着,小张就在敲门了。
“请进!”赵海波说着。
小张小心地推门走了进来,低声说着:“赵总,您找我?”
“是啊,这有一个社会化电子商务的项目,想让你也过来看看!”赵海波说着,接着让小张也坐在了沙发上。“这位是商智无限的吴总,他们目前在做社会化电子商务项目!”
“您好!我是张世兴,这是我的名片!”小张主动站起来,和吴言交换了名片。
吴言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张世兴,他大概二十岁出头,还带着几分学生气,是清纬创投的投资经理。
他们就正式开始了,首先是吴言口头介绍自己的项目。本来吴言准备了几张PPT的应用场景,但是现在没有投影仪,只能口头表达了。吴言稍显不习惯,但是由于是自己日日夜夜做的项目,整天都在琢磨这件事,所以介绍得自我感觉还不错。
张世兴听得很认真,还不时地在本上记着什么,赵海波则是一直在听,时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等到吴言讲完,赵海波首先开口了,问道:“小张,你不是在负责电子商务项目吗,你看这个项目你有什么问题吗?”
张世兴清了清噪子,说道:“我确实觉得有些问题,首先是管理团队的问题,我觉得你们目前管理团队虽然在技术方面比较强,但是在电子商务方面的背景不够,当前电子商务是热点领域,风险比较大。”
吴言点了点头,心悦诚服地说:“确实,目前我们管理团队还没有到位。”
停了停,张世兴又接着说:“我感觉比价购物和推荐购物的可复制性极强,而你们又没有资源来设置进入壁垒,而你们的即使是先发优势也不明显,因为一淘、蘑菇街等已经开始在做了,这个领域基本已经到了拼资金的阶段,而目前你们在这方面与竞争对手相比也有很大的不足。”
张世兴看了一眼赵海波,发现赵海波还在思考着什么,就接着说:“我发现你在讲项目的时侯,一直在强调着项目中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算法方面的技术领先性,我不太清楚你的技术领先程度,但是目前已经有很多这方面的开源软件,如Mahout和WEKA,竞争对手利用这些对你实现在技术上的超越也不会很困难,毕竟他们的财力很雄厚,可以花大价钱雇几个数据挖掘方向的博士,相信很快就会补足技术上的短板,所以你讲的技术壁垒也没有足够的说服力。”
张世兴说得很有条理,而且他显然对技术也比较了解,连Mahout和WEKA都知道,吴言觉得他的话无可反驳。这时赵海波转向吴言,问道:“他说的这些方面你是怎么考虑的?因为你做这个毕然会有你的理由!”
吴言欠了欠身子,说道:“刚才张经理说得很有道理,我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基本都是对的。”
吴言停了一下,看到赵海波颇为期待的目光,吴言整理了一下思路,又接着说了起来:“其实我和现在竞争对手最大的区别在于理念,因为他们原来有电子商务的资源或者SNS的资源,他们现在做社会化电子商务,主要是做一个加法,将电子商务和SNS进行结合,目前他们还没有找到好的资源整合途径,所以更深层次的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还没有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而我们一上来就把这个作为重点,我想这是我们之间的最大区别。当然将来是他们整合好电子商务和SNS之后,再集成商业智能可以获得成功呢?还是我们通过商业智能整合电子商务和SNS能取得成功呢?我还不确定,但是这条路至少是值得尝试的。”
“嗯!你说的有道理。”赵海波点了点头,对吴言刚才的话表示了肯定,然后接着说:“这虽然是一种思路,但是就像刚才小张所分析的,项目的风险很高,而且不容易控制。在这点上我和小张的意见一致!”
赵海波停了停,说道:“小张啊,我们就谈到这,你先回去吧!我跟吴总再谈点别的事情。”
张世兴于是起身和赵海波、吴言打了招呼,就出去了。
赵海波这时颇有感触地说:“其实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侯,我就对你的印象特别深刻,因为你绝对是我所见的创业者中的另类。我现在天天见的创业者,都是口惹悬河,谈起项目来滔滔不绝,而且超级自信,本来项目还没有眉目,但是谈起未来上市都信心满满,即使按他们最悲观的估计,他们个个三五年后至少都可以超过联想,十年之内超越Google、微软。这些人见多了,已经审美疲劳了,突然见到你,绝对有一种清新的感觉。”
赵海波停了一下,接着说:“但是当时你还处在兼职状态,我还不能确定你会不会真的做这个项目,但是我感觉你最终还是会去做的,我想看看我的判断对不对,所以我给你留了我的私人名片,让你项目有进展来联系我,没想到你还真来联系我了,看来我没看错人。”
吴言心中想:原来是如此呀!
赵海波突然问道:“小张是我们这新进的大学生,对工作特别认真,听说要看社会化电子商务项目,他不仅看了社会化电子商务的资料,连技术实现方面的内容也学了不少!”赵海波略带赞赏地说着。
赵海波突然问道:“你对刚才小张说的那些话,对项目以及方向的判断,从心里讲是什么想法?我是说你的真实想法,不必顾及情面!”
吴言特别诚肯地说:“他说的这些方面我都认同,分析得挺有道理的,其他VC也是这么说的,不瞒您说,私下里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始终觉得,通过商业智能来整合电子商务和SNS是值得尝试的思路,即使不是我,也会有人按照这个思路成功。”
“嗯!”赵海波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但是作为我们VC机构而言,不会投资给理念的,即使我们认可这个理念,我们也会投资给阿里系、京东系、卓越系出来的创业团队,因为他们有电子商务从业经验。同时,我们投资他们,也可以向我们自己的投资人交代,表明我们是经过专业判断的,没拿着他们的钱玩票。其实我们的资金都是归我们管理而已,我们也有对这些合伙人负责的压力。”
听了这话,吴言的心不禁凉了半截儿,好在之前就没对这次面谈报过高的期待,结果本来就在意料之中,因此失望也不算大。
赵海波用手习惯性地敲了敲沙发扶手,略带着感慨地说:“你说话有一个特点,就是语速比较慢。这在公司日常工作中,可能被人认为是脑筋不灵活。但是你的这种语速,很适合这样的场合,或者是销售场合,因为你可以使客户有时间思考。有些创业者跟我们交流,话像连珠炮似的,跟上他的思路都难,更不用说思考了,在这种场合下我们就很难给出什么有价值的建议,因为我们只能听他说,根本没时间思考。其实我们看得项目很多,而且我们投资组合也很有讲究,因此我们可以针对项目提出很多中肯的建议。”
受到了些许的肯定,吴言心里觉得有了一点得意的感觉。
“在你介绍项目时我就一直在想,你现在掌握的技术,应该是十分先进的,除了电子商务领域,其他领域也可以有很大的应用价值,你说我的理解对不对?”赵海波问着。
“对,其实商业智能的应用领域非常广,肯定不仅局限于电子商务领域。”吴言肯定地答复着。
“我现在还没有完全想好,但是如果让你转换一个方向你的意见如何呢?”赵海波试探性地问着。
这个问题比较阴险,吴言心中想着,怎么回答好呢?如果自己说愿意,那么他可能会说,你一点都不专注,像这样变来变去,我怕你了。如果自己说不愿意,那么他可能会说,你这个人太死板,不懂得变通,明明我们已经给你指出此路不通了,你还要一条路走到黑,那你玩吧,我先撤了。
吴言此时陷入了沉思中,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赵海波见状,说道:“你知道Groupon吗?”
Groupon不是团购网站的鼻祖吗?正是由于他才使中国在去年上演了千团大战的。
“知道!”吴言肯定地说。
“现在大家都觉得说Groupon是做团购业务的,但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Groupon前传!”赵海波卖着关子。
Groupon还有前传?这话倒是引起了吴言的兴趣。
看到吴言期待的表情,赵海波不紧不慢地讲了起来:“其实Groupon一开始上来时,他们的创始人是想做一个活动组织系统,让很多人可以协同做一件事,他们认为这是一个足以改变世界的想法。但是做了将近一年之后,业务发展情况非常不好。在一次创业聚会上,他们接受了投资人的建议,将Groupon的重点放到了团购上,团购从本质上讲也是多人协作做同一件事,但是团购更专注,为用户提供了更明确的价值,而且具有明确的盈利模式。事实也证明,Groupon经过一个月的改版设计开发,网站上线当月就开始盈利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国内才上演了千团大战,其实我们也投了一家,已经投了几千万了,目前发展得还不错。”
原来如此,看来转变创业方向有时确实能起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效果,吴言也对赵海波要提到的新方向充满了期待,相信他一定能提出化腐朽为神奇的方向来。
想到这里,吴言不禁感慨地说:“是呀,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处理真的很重要!”
赵海波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只是有个建议,但是目前还没想好具体的方案。这样,你让我再想想,等找到方向后,咱们再联系!”
就这样,吴言结束了这次不知是成功还是失败的面谈,事情似乎又回到了起点,到目前为止,吴言还是不清楚下一步到底需要怎么做。
敬请期待下集:清华帮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