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24

发布时间:2012-01-24 05:25:17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198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24

15年同学会
同学聚会安排在了周六的下午,地点就在北航东南门口的体育场附近,然后是去旁边的沸腾渔乡,最后是去K歌。本来组织者还希望利用周未两天时间去京效一处景点,大家在山水之间,好好叙叙旧,但是大家的日程安排都很紧,只好改为半天时间了。
吴言来的还没较早,刚进东南门,就看到班长远远地站在了体育场的入口,好像也有两三位同学已经先到了。吴言赶紧走上前去,班长先和吴言打起了招呼。
“吴言,好久没见了!怎么这些年过去了,还那么瘦!身材保持的真好!”班长说着。
“是啊,好久没见了!最近过得怎么样?”吴言问着。
“他呀,现在已经是721厂的厂长了,现在可腐败了!”一个同学抢先替班长答着。
“还行吧!对了,听说你最近创业了,情况怎么样呀?”班长很关心地问着。
“嗨!别提了,我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起呀!”吴言很坦然地说。
“怎么会呢?一会儿咱们聊聊!”班长关切地说。
班长在上学时就对班里的工作特别热心,不仅是学校组织的工作认真负责,而且对同学们的事情也非常关心,经常帮助同学解决实际的困难,十几年过去了,看来他的这种风格还一直没变。
同学们一个个的到来了,虽然情况各异,但是却有一条是共同的,就是大家都普遍发胖了,大家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聊着天。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面前,许晓东慢慢从车上走了下来,立刻好几个同学过去和他打招呼。这家伙几年前去了Google,一直是班里的明星。
“大家好,好久不见了!”许晓东和大家打着招呼,“最近刚从美国那边回来,这次去的时间比较长,有八九个月的时间,不过也好,顺便把家在那边给安顿好了!”
“哇!原来你已经移民了,历害!”同学们恭维着。
听着大家的恭维许晓东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走到一边和同学们聊起天来。吴言没有过去打招呼,只是远远地冲他点了点头。虽然这位同学一直一年中半年都在美国,甚至最近都移民美国了,成为了高人一等的美国公民,比起像吴言这样连国门都没出过的土包子来说,太值得羡慕了,但是吴言觉得也没必要那么过份。本来同学聚会就是同学之间聚聚,没有必要搞成炫富大会,只是最近同学会越来越有些变味了。
这时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众人的面前,令大家眼前一亮,黑色的玻璃看不清里面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派头呢?连吴言都感觉好奇起来。这时司机打开车门,跳下了车。大家顿时很失望,原来不认识。司机这时快步走到车的后门,把车门拉开,坐在后座上的人一下车,大家都一阵惊呼,原来是小A陈永强。
“原来是陈总来了!搞得这么气派,害得我们还以为是黑社会老大来了呢!”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说着。
“哪里,哪里!在这停车不方便,这是公司的车,我让他晚上再来接我,这样就不用费神在这找车位了,而且喝了酒开车也不方便!”小A很低调地说。
出乎吴言意料地是小A和大家打了招呼之后,径直走到自己面前,主动说:“吴言,最近怎么样?”
“还行吧,勉强过得去!”吴言颇感意外地说着。
“最近公司这边的事忙得基本差不多了,一直想找你聊聊,正好碰上了同学聚会!”小A说着。
这时又有几个同学围了过来,说:“陈总,最近可是很风光呀!前几天还上了财经频道的专访,别总只顿着自己发达,什么时侯也帮帮兄弟们呀!”
“一定,一定!”小A慷慨地说着,“有事尽管说话,千万别客气!”
小A被一群同学给包围了,就剩下吴言还留在了原地,颇有些尴尬。
这时班长走了过来,大声说:“咱们人都到齐了,该去沸腾渔乡了!”说完就和同学们一起向沸腾渔乡走去。
吴言和小A还有几个邻宿舍的同学分到了一桌,席间同学们兴奋地分享着大家的成功,吴言只有在旁边静静地听着,心里一方面替他们高兴,同时也有一点点酸溜溜地感觉,不过这也有好处,由于嘴巴闲着,可以多享用几口这里的招牌菜水煮鱼了。
“对了,光你们说了,人家吴大老板还没说话呢!”不知是谁这么说了一句。
“是呀!咱们再怎么样也是给别人打工的命,人家才是老板呢!”大家附合着。
大家的眼光一下子集中到了吴言的身上,吴言觉得很不自在,推脱地说着:“我呀,就别提了,一直在亏,还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侯呢!”虽然只是说说,吴言的脸上也露出了黯然神伤的表情。
“确实,吴言这边自己创业很艰苦,我以前跟他聊过。”小A出来替吴言打了圆场。
“是这样啊!”同学们也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要不然你这样,我有个哥们在诺基亚,虽然现在他们在Symbian部门裁了170人,但是在Windows Phone上正在招人,我可以给你介绍过去,你以前搞过移动互联网,肯定没问题,他们那边工资比较低,但是怎么也有20K到30K,在北京来说,虽然不能发财,也能凑合着过了。”邻宿舍的一个同学说着。
“是呀,创业有时侯需要运气,没资源很难做成,还不如打工算了,我觉得你当个外企白领更适合。”同学们附合着。
“对了,你考虑过创新工场吗?”在Google工作并已经移民美国的许晓东若有所思地问着,“我跟他们的一个VP比较熟,他也是咱们北航的校友,我介绍你过去试试吧!”
创新工场?吴言对这个名字本能的有些抵触,和他们接触过几次,他们那种天然地优越感常常会让你觉得无地自容,感觉自己在他们眼里,根本就算不上人,自己肯定不够格到那里去,即使侥幸去了,也只能在那里做PIG、DOG什么的,被这些假洋鬼子和清北帮们歧视到骨子里,何苦呢!
吴言对着同学们这些善意的,略带着些炫耀成份的建议,只能陪着笑,静静地听着。
好容易挨过了这顿饭,大家一起相约去K歌。到了歌厅,大家都忙着一展歌喉,直到这时吴言才感到如释重负。吴言对唱歌不太感兴趣,但是可以和同学们聊聊天,也感觉挺不错的。
吴言正在和同学们聊着天,这时班长走了进来,拍拍吴言的肓膀,说:“咱俩聊聊吧!”
吴言和班长一前一后,走出了练歌房,在大厅的沙发里坐了下来,班长关切地问:“怎么样?是不是你现在创业出现了点问题?”
吴言点了点头,说:“是呀!目前既没资金,也没打开市场!还不知道能坚持多长时间呢!”
“前段我听几个同学说了你的情况,确实很难。我这次过来特意为你打听了北航校友会,本来想替你看看能不能通过成功校友寻求帮助,但是感觉咱们学校的校友会比清华、北大的差远了,同时也没有他们那种氛围。”班长不无遗憾地说着。
沉默了一会,班长又问:“那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继续坚持还是去打工?”
吴言对这个问题也想过很久,但是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因此略带迷茫地说:“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好,我想再坚持一下再说。”
这时小A正巧从练歌房走了出来,班长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就大声地说:“陈总,过来坐坐呗!”
小A转头一看,是班长和吴言,于是大步地走了过来,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漫不经心地说:“两位在聊什么心里话呢?”
“没有,我正跟吴言聊他创业的事呢!”班长说着,“他目前遇到了点困难,咱们同学里面你混得最好了,你们两个又是同一寝室的,应该互相帮助一下呀!”
“那是一定的!”小A非常坚定地说着,“我刚来的时侯就要跟吴言说呢,可惜跟几个同学聊天给耽误了!”
“其实你看京东的刘强东,他原来是他们班的团支书,他们班的班长和他一起创业,他们从练摊开始,始终互相帮助,现在刘强东做大,他们班长现在也在做文化创意产业,身价也过亿了。你们俩也要互相帮助,让咱们班也出两个身价过亿的,那多好呀!”班长认真地说着。
“这个,一定一定!”小A诚肯地说。
小A略微想了一下,说:“这样吧,吴言,明天下午,咱们还约在上岛咖啡,我先给你找了项目做一下,先有正向现金流,其实现在有很多券商围着我,关键是我现在跟他们还不熟!而且我们现在处于上市静默期,否则我们直接投你都可以!”
“嗯,这就对了嘛!同学之间互相帮助嘛!”班长满意地说。
吴言在旁边一直没说话,他此刻的心情也比较矛盾,不接受吧,自己确实需要帮助,接受吧,他始终觉得小A搞得这一套不太好,但是连吴言自己都说不清,自己真的是出于公心呢,还是出于嫉妒,或者二者兼而有之,显然同学们都挺认可小A的。最终吴言还是选择接受了小A的帮助。
周日的下午,吴言又来到了上岛咖啡,出乎意料的是小A已经早到了,小A正在玩着他的iPad,见吴言走了过来,说:“来了,坐!我约我们原来公司的销售,这小子还没来!”
吴言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两个人坐着闲聊了一会儿,感觉和以前无话不说的状态也有了些不同。
“陈总!”
吴言抬头一看,一个三十来岁,又矮又胖的男人向小A打着招呼。
“啊!小宋呀!坐!”小A压着这位小宋的肩膀坐了下来。
小A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对着小宋说:“我是不是该叫你宋总了,听斐总说你已经是销售总监了!”
“别,别!我在您陈总这儿永远是小宋!”小宋很谦虚地说着。
小A不紧不慢地说:“还叫你小宋,行!就是不知道我现在求你办事还灵不灵?”
“灵!陈总求办的事当然灵了!”小宋拍着胸脯说。
“行!你看,这是我大学和研究生时的同学,是真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现在他做了个公司搞商业智能这块,想求你给找个项目做做!”小A说着。
“这个......,陈总,您看,现在业发部的头儿刚换过,是从广东调过来的,我跟他不熟,这事不太好办呀!”小宋面露难色地说。
“刚才还说行呢!这一遇到事就缩回去了,这不像你的风格呀!”小A不无讽刺地问着。
“不是,不是。现在他们项目审批特别严!我们这些虾兵蟹将不顶用了,得您这样的老将出马了!要不然您先跟他打声招呼,剩下的事我包了!”小宋试探地说。
“我打声招呼?那我还求你干什么?我直接就办了不就完了吗?还用麻烦您的大驾!不是我出面不方便吗?这才想到你的!”小A说着。
“明白,明白。”小宋搓着手,但是还是面露难色。
“这样,你看他们最近又搞iPhone,又推应用商店,你看能不能给他们推一下根据手机机主销费历史数据,预测一下他们可能感兴趣的应用,以及哪些用户会转网什么的。就说这些经营数据肯定是今年下半年的重点,虽然没进KPI,但是上头还是很看重的,做好了对他绝对有好处。他肯定懂的。”小A很有条理的说着,小A这样既有技术又有想法的老板,显然比一般的老板要历害很多。
“行,我就怕说得太露骨,他会有想法。”小宋担心地说着。
“他从广东平级调到北京,为什么呀?显然有人在整他!他刚到这儿,咱就给他个机会,他如果再不识相点儿,那他以后不就死定了,这点他比你想得明白。没事,你尽管说,但是这项目你得给我拿下来!”小A又给小宋分析了起来。
“行,行!陈总放心,我肯定办到!”小宋向小A保证着。
“那,好!多谢!”小A轻松地说,“不好意思周日给你约出来,如果你有事就先回去吧!我跟同学再聊聊天!”
“哪的话,咱公司里陈总的事最大了!”小宋讨好地说着。
“啊,这就不对了!我已经不是公司的人了,你这只是朋友间的帮忙!”小A纠正着小宋的话。
“啊,是!陈总永远是我们心目中的老大!”小宋说着,起身告辞了。
看着小宋走后,吴言试探地说:“陈总,我看这件事也不好办,算了吧!”以前一直叫小A,现在让吴言改口叫陈总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这件事没问题,你放心。你没看出这家伙是个滑头,你必须得压着他,他才好好办事,以前在我手下时就是这样,一有什么任务就先谈困难,你必须得给他点压力。”小A很轻松地说,对吴言叫他陈总他也没有说什么,表示默认了。
吴言接着说:“如果要靠走关系才拿下项目,对我们也不安全吧!”
小A一挥手,自负地说:“这根本不是靠关系,我们一没行贿,二没搞利益交换,完全正常的项目,怎么会和走关系联系在一起呢!你一定要对你自己的东西有信心,这就是最好的东西,绝对可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现在咱们自己给他们送过去,他们赚大了!”
停了一下,小A若有所思地说:“有时侯你也得学会保护自己,比如我原来的那个公司,我现在在那儿,连个办公桌都没有,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我对那个公司的控制呀,我去了他们斐总照样会让我坐他的座子,他站着给我汇报情况。原来那个周总,就是看不清这个形势,跟我对着干,结果没两月就被董事会给炒了。”
吴言这才明白,为什么小宋对小A这么毕恭毕敬,原来小A是他们的幕后老板,小宋又是聪明人,所以才会像刚才那么做。这世界好复杂呀,吴言不禁又由衷的感慨起来。
和小A分手之后,吴言思来想去,始终觉得这个项目有些不妥。确实,自己不需要那么清高,不接受小A的帮助,但是这个项目存在着一定的暗箱操作,吴言不想卷进自己一直所不齿的行为中去。从另一方面来说,小A也确实有难处,只是同学聚会那天,在班长的言语刺激下,才勉为其难地把这件事揽了下来,最终不得不回到自己原来的电信领域,利用关系硬生生地创造出一个项目来。
经过反复地考虑,吴言还是给小A写了封邮件,首先感谢了小A的好意,同时,吴言强调,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首先,自己是在做一个平台,而不是基于一个个的项目,做项目会影响对平台的专注力。其次这个项目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满足客户需求的项目,中间变数会比较多。最后,吴言建议在他和券商等搞熟关系,给自己介绍个投资人,或者上市后给自己投资,并说这才是最好的帮助自己的方式。
小A很快也给吴言回了封邮件,大致的意思是他理解吴言的想法,但是现实世界中很多情况都是灰色的,水至清则无鱼,出来创业一定要适应这点。这个项目如果做肯定没问题,但是如果不做他自己也没意见。投资他一定会留心的,如果确实有资金困难,他可以先投一部分。语气说得很诚肯。
这封邮件着实令吴言感动了一番,觉得小A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还像以前一样够朋友。
但是自己目前的烂摊子到底怎么办呢?吴言还是一筹莫展。
敬请期待下集:Groupon前传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