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22

发布时间:2011-12-25 07:09:20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323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22

主动出击
因为现在系统已经上线,并且无论在搜索引擎排名还是Alexa排名上都有所进展,吴言准备再次启动寻找投资的道路。但是怎样才能找到VC,吴言仍然毫无头绪,没办法只好还从Google搜索开始。
通过搜索创业、天使投资、VC这些关键词,搜出的结果五花八门,很难从中发现有价值的信息。忽然有一个新闻稿映入了吴言的眼帘:“从农民的儿子到青年企业家---记中石化燃油集供公司CEO陈永强”。这么巧,名字和小A的名字一样,出于好奇,吴言点开这篇文章。文章的开头是一张大的照片,是中石化燃油集供公司CEO的照片,在宽敞的办公室的老板桌上竖着一面小国旗,侧面墙上挂着一张中国地图,窗外是央视著名的大裤衩主楼,CEO一支手放在老桌上,整个人悠闲地坐在老板椅上,原来只是重名巧合而已。吴言有些兴味索然,随意浏览了一下文章,文章讲这位CEO白手起家,挣到亿万身价的故事。文章中说这位CEO出生在偏远的农村,小时侯家境十分贫困,好几次都差点缀学,但是凭着过人的毅力,他考上北航并读到研究生毕业。从研究生毕业就在商界拼搏,先后在多家企业担任重要职位,帮助公司取得巨大成就。前年开始创建供油公司,仅一年时间就成为华北地区最大的供油企业,年利润达到千万级,今年年初被中石化收购,成为中石化子公司,负责中石化全国供油业务,预计年利润将破亿,三年内可以A股上市。同时这位CEO还极富社会责任感,多年来一直资助贫困失学儿童,今年更是投资百万为家乡建设希望小学。历害,吴言由衷的赞叹。在关闭浏览器之前,吴言又多看了一眼这位CEO的照片,不对,这个就是小A,原来小A剪了老板标准的寸头,再穿上笔挺的西装,坐宽敞的办公室气派的老板桌后面,吴言几乎认不出来了。原来是这样,吴言不禁觉得文章中说得未免太假了吧!明明是靠裙带关系利益交换上去的,怎么就一下子成为了贫困学子的励志典型了呢!吴言的第一反映就是在上面发评论,揭露一下这个虚伪的同学,让人们看到他的真实面目。
在激愤之下,吴言一口气就写了二三百字的评论,对小A进行无情的揭露和批判,虽然写得已经十分犀利,吴言还是觉得不够解气,但是在按发送按钮的瞬间,吴言犹豫了,其实小A本质也不坏,而且他有今天的成绩与他自己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虽然他现任老丈人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但是也不能因此抹杀他的努力。自己这样去发表评论,对他进行揭露,有多少是出于公心,又有多少是出于嫉妒呢?吴言自己也说不清楚,“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这句话又在吴言的耳边响起,思虑再三,吴言还是没有提交自己的评论,深深地出了一口气,心平气合地关闭了这个网页。
吴言能想到的第二条路就是请求同学和老乡帮忙了,于是从通信录里的所有同学和老乡的联系方式,然后逐个打电话、发邮件、发短信,肯请他们帮忙介绍投资人。虽然吴言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实在没有办法,他目前除了这个方法,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吴言的这种广种薄收策略竟然起作用了,一个老乡给吴言来了电话。
“赵哥,你好!”吴言一看电话号码,知道是赵剑平来的电话,赵剑平与吴言是邻村,同时跟吴言的大哥是小学和中学的同学,但是后来他家就搬到市里去了,但是自从吴言到北京上学后,他们还偶尔有些联系。
“嗯!吴言啊,想不到你自己干了!”赵剑平不无感慨地说。
“是呀!不过我现在什么也不懂,这不就遇到困难了,所以才想到请大家帮帮忙!”吴言谦虚地说。
“你说的那些东西我搞不懂,不过我觉得你就是缺钱是吧!”赵剑平有些疑惑地问道。
“也可以这些说,主要是资金方面的问题。”吴言坦诚地说。
“是这样,我有个表姑家的表哥,现在是咱们市里发改委的副主任,这两天碰巧在北京办事,你可以找他聊聊,他挺有本事的。你看要不要联系一下?”赵剑平说。
政府发改委的人,虽然不是VC,但是政府的钱也是非常不错的。现在政府都很有钱,而且他们投钱都不求回报,只要可以给他们挣脸面就行,不像VC一样还得占股份,但是他们通常比较胆小怕赔钱还没挣到名声。总之,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好呀!好呀!那就麻烦你了!”吴言兴奋地说着。
“好吧!我给你俩约一下,可惜我现在在上海,这样吧,我就约你俩直接见面吧!”赵剑平说着。
“好呀!好呀!”吴言还是很兴奋。
“那行呀,我给你约下他。不过,你就是书读的太多了,脑子不灵活,遇事儿你得灵活点。”赵剑平不无担心地叮嘱道。
“好的,我记住了!”吴言应着。这句话吴言经常听到别人对自己说,但是始终不能领会这其中的含义,什么是灵活,但是这似乎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真的像“道可道,非常道”,所以时至今日,吴言还是领悟不了其中的意思。
赵剑平约了吴言与他的表哥在北京喜来登长城饭店的大堂见面,他的这个表哥叫赵年丰。吴言提前半小时就来到了指定地点,在大堂外犹豫了半天,是进去还是不进去,吴言总感觉他跟这样的五星级酒店完全处于两个世界,进去了会很不自在。在离约定时间只有五分钟时吴言走进了酒店大堂,门童替吴言打开了大门,并鞠躬做出请的姿势,每当这时吴言都非常尴尬,觉得自己不配这待遇,同时不知道是不是该给小费,给多少。
赵年丰在约定时间过五分钟才下来,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个子矮矮的胖胖的,不过一脸的官气,见到吴言就点了点头,说:“来了!咱们在那边的咖啡厅坐吧!”
说着就领吴言坐到了大厅右侧的咖啡厅,赵年丰要了两杯咖啡,吴言坚持要负账,赵年丰本来说可以打到房间的房费里,但是吴言还是坚持付了账。
两个人坐好了之后,赵年丰就首先说了起来:“听剑平说你是北航计算机硕士,现在开始自己创业了是吧?”
“是的!”吴言回答道。
“现在你的问题是缺钱是吧!怎么不想到回家乡发展呢?咱们家乡最需要你们这样的人才了!”赵丰年说着。
“是呀!目前资金上确实有些问题。”吴言坦诚地说。“回家乡发展我也想过,可是家乡那边像我搞的行业没有什么机会呀!”吴言有些遗憾地说。
“嗨,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咱们市已经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现在急需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就需要你们这样的人才呀!”赵丰年说着。
现在政府的人员都已经这么开明进取了,吴言简直不敢相信了。
“另外,你也可以这样呀,在咱们市办个公司,然后在北京开分公司,这样即对家乡有贡献,同时也不影响你开展业务呀!”赵丰年补充着。
是呀,这个方案多好呀,吴言不禁感慨,这才是自己目前最需要的,多么好的政府呀,看来以前在各种途径看到的对地方政府的不满,很有可能都是一种偏见。
赵丰年看了一眼吴言,接着问道:“你的意见呢?觉得这种方式可行吗?”
“可行,可行!这种方式最好了!”吴言迫不及待地说着。
“嗯!”赵丰年点了点头,“那咱们就谈谈细节吧!”
这时赵丰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赵丰年抓起电话,一看电话号码,脸色出现了些许的变化,然后起身走到窗前接起电话来。由于四川人的特点,赵丰年开始接电话时的声音还很小,但是渐渐就大起来了,吴言坐在这边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是跟你说了吗?这几天我在北京办点事!不信我一会儿给你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北京的区号!”赵丰年用四川话说着。
“我没去找她,我跟她早就断了,跟你说这么多遍你怎么就不信呢?”赵丰年有些不耐烦了。
“上次不是让你去房管局看过吗?我就有三处房,两处给家里的,一处是给你的,我还能再变出房来?”赵丰年质问着。
“你敢上我家去我跟你真急!”赵丰年气愤的挂断了电话。
赵丰年脸色有些难看,重新回到了座位上。“刚才咱们说到哪了?”赵丰年问道。
“就是可以在咱们市办公司,在北京开分公司,您要谈谈细节问题。”吴言小心地回答着。
“嗯!那你现在到底需要多少钱才可以呀!”赵丰年问着。
“目前我这里至少需要一百万。”吴言保守的估计着。
“一百万?剑平不说你的项目是个大项目吗?一百万就够了?”赵丰年充满疑惑地问着。
“当然了,如果可以有更多的投资,当然进展就可以大大加速了!”吴言很有信心的答复着。
“那一千万对你的项目帮助大不大?”赵丰年试探地问着。
一千万?这个数字是吴言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数字,如果真有一千万,也许真的只要一年的功夫,自己的公司就可以和现在业界的巨头们比肩了。
“有帮助,电子商务项目前期就是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像业界的巨头融资都是上亿规模的。”吴言略微激动地说着。
“上亿目前还有困难,不过几千万肯定没问题!”赵丰年自信地说,然后就靠在沙发背上,似乎在等着吴言的话。
但是吴言却不知道除了感谢的话,到底该说些什么。
等了一会儿,赵年丰见吴言没说话,就又开始说了:“我跟剑平很熟,他说你这个人很老实,就是有点死板。这样,我就直说了吧!”
赵年丰顿了顿又接着说:“我们给你投资有些条件,就是在我们投资之后,你必须保证给我返回15%的现金,同时CFO必须是我派过去的人来当,并且需要替我代持15%的股份。”
赵年丰扫了一眼吴言,接着说:“另外,资金到你公司账上以前,你要给我留三个月的时间,我要去放贷,你看行不行?”
吴言听了他这一连串的话,吃惊着实不小,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返回15%的现金,天呀,这就是150万,这需要怎样才能把账做平呀!这不是行贿受贿吧?还有需要找人代持15%的股份,这明显违反公务员经商的规定,还有最后一条,挪用资金去借贷,万一借出去收不回来,那可是犯大罪的。这三条任意一条都可以判几年,吴言觉得后脖颈子直发凉。
但是一千万的资金实在是太诱人了,有了这笔资金,自己这个项目就有可能真的做成了。但是这风险未免太大了,吴言思考再三,还是不敢冒这个险,咽了口吐沫,回绝了这个极其诱人的机会。
吴言终于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亿万富豪在功成名就之后,有一点的风吹草动,就自杀了断的原因了。如果自己接受了这个机会,就会有原罪的存在,而且这只是第一步,在今后还需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做类似的事情,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一次暴露就一切全完了。就算退一万步来说,只是做这一资,而这一次说不定哪一天也会暴露,对于功成名就的人来说,可能就会因此而身败名裂锒铛入狱,当对身败名裂锒铛入狱的恐惧远远超过对死亡的恐惧的时侯,选择自杀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跟赵年丰告别之后,吴言漫无目的的走在春暖花开的街头,漫天的柳絮随着合风飘舞,暖暖地春意让人感觉十分惬意。
吴言此时此刻真的感到了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这次是成功地拒绝了一次带毒的致命诱惑,还是关上了这一辈子通向成功之门,这样的机会真的是太少,一辈子遇到一次就属于奢望了,而自己还这样与其擦肩而过。
有时吴言真的想时光能够倒流,他可以对赵丰年说:“我愿意!”接着就是融资,将自己的企业做大做强,然后也回馈社会,对自己的原罪进行救渎,与其让那些本质上就坏的人来做这些事,还不如让自己来做。也许很多大家公认的坏人,当初也是这种想法,想到这些,吴言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吴言回到家里,面对着空荡荡的办公室,不禁无限迷茫,真的不知道连这样的机会都拒绝了,自己下一步还能做些什么?
这时吴言突然想起了VC界一个大佬的话:“当你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侯,把劲使在产品上!”对,自己的网站虽然正式上线了,但是功能还远称不上完善,可以改进的地方还很多。
打开电脑,忽然看到MSN上曾玉洁发过来的一条消息:“老吴,网站在Alexa的排名又前进了50万名,加油!”,然后是一个笑脸。看到这条消息,吴言的心头暖暖的,泪水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吴言真的好感动。
谢谢!吴言在心里默默地说着,我一定会努力的,把这个网站做好。
吴言打开了网站,又开始体验起网站来。他发现,现在每个用户查询到的产品列表是一样的,而每个用户的需求肯定是不一样的,如果可以做到个性化推荐,那么将对用户具有更大的价值。但是自己的网站是一个新网站,现在热门的协同过滤机制肯定不灵,因为那需要大量的用户使用数据。但是基于内容的推荐系统是完全可行的,目前吴言可以取得一些用户对产品的评论以及对自身的简介,这样吴言可通过文本解析算法,算出每个产品的术语向量,同时也可计算出每个用户的术语向量,然后将这些术语向量进行比较,就可以找出同类的产品、同类用户,同时也可以找出用户可能感兴趣的产品。
对,这个功能可以立即就做,当找到新的目标之后,刚才的迷茫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吴言重新感到充实起来。在面对程序世界时,吴言总是有一种超乎寻常的自信,对于任何功能,都有信心把它做好,大有我的世界我做主的气概。说做就做,吴言立即找到相关资料,动手编起程序来。
敬请期待下集:成功的捷径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