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19

发布时间:2011-12-25 07:07:08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231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19

英语复习课
终于完成了商品相似度计算程序,吴言伸了个懒腰,走到窗前准备放松一下。吴言站在窗前向窗外望着,今天天阴得特别沉,才三点多钟,屋里就必须要开灯了。空气中迷漫着浓浓的水汽,仿佛可以拧出水来似的,应该是快要下雪了。
转眼已经进入十二月份了,离自己离职创业已经有将近四个月的时间了,自己的项目到现在前景还不算明朗,一想到这些吴言的心里就不免有些着急。
吴言正在沉思着,忽然手机响了起来。吴言赶紧跑过去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186开头的陌生号码,会是谁呢?不会是打错了吧?但是对方顽固的坚持着。
吴言不情愿地接通了电话,充满戒心的问道:“喂?找哪位?”
“嘿,吴言吗?我是梁秀娟!最近好吗?”对方答着。
“原来是小娟呀,你好你好!”吴言接到梁秀娟的电话有些意外,同时还是有些惊喜。
“你的手机号这七年了都没换,刚才打电话时还怕你早就换号了呢!我从老乡那听说你自己创业了,情况挺好的吧!”梁秀娟关心地问着。
“还行吧!”吴言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走出了单元门,因为他不想影响那三位员工的工作。“现在刚开始做,也没有什么经验,目前还没走入正轨呢!”说着话,吴言已经走到了小区的院子里。由于出来的匆忙,没有穿外衣,感觉外面真的好冷呀,感觉从心里到外面的凉!
“你肯定没问题,你们都是有本事的人!”梁秀娟说着。
“你现在怎么样?”吴言关切地问。
“我这边以后再跟你说!今天打电话过来,就是想问问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梁秀娟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没问题呀!只要我能帮上忙的!”吴言爽快地说。
“就是我们今天是最后一次英语复习课了,我如果这次英语再不过,就拿不到大专文凭了!”梁秀娟说着。
“你在考大专?”吴言惊异地问道。
“是的,本来已经考完了,但是就是英语没过,所以拿不到文凭,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老师会在这次上课时划出考试的范围和试题,但是我们基础太差,就是记不下来,本来有个同学她让她男朋友来帮忙记,可是她男朋友碰巧被公司派去出差了,实在没有办法,就想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们上这堂课,把考试的内容给我们记下来。”梁秀娟不好意思地说。
原来是这样呀!吴言想,她也可以让小A去呀,至少让小A来和自己说,她这样直接来找自己,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妥当。但是既然她已经求到自己头上了,而且不是什么大事,就答应下来吧!
想到这,吴言说道:“行呀!到需要上课的时侯,通知我一声就行了!”
“就是今天晚上七点到九点,在人大上课。你时间方便吗?”梁秀娟略带不安地说。
“噢!没问题!到时侯我到人大东门等你吧!”吴方爽快地说。
“好的,太谢谢了!那咱们六点半在人大东门见。”梁秀娟如释重负地说。
吴言在五点钟的时侯,就和赵文涛、曾玉洁和李卫东打了招呼,出发来坐公交车了。
吴言在六点刚出头的时侯就到了人大东门,这时天空中似乎已经飘起了小雪身,寒意更浓了。
“嘿!吴言!你这么早就到了!”吴言听到背后有人跟他打招呼。吴言回头一看,是梁秀娟。她穿着一款红色的羽绒服,特别合身,仿佛又回到了五六年前他们刚认识时的样子了。
“你好!我住得离这比较远,晚了怕误了你的事!”吴言答着。
“我的那个同学已经在里边给占好位置了,我是特意出来等你的,没想到你先到了!”梁秀娟一边说着一边领着吴言向教室走去。
整整一个晚上,吴言都高度紧张,生怕漏掉任何重要的内容,边听边记,感觉比自己要考试时的压力还大,两堂课下来,记了整整七页多纸。当把这些笔记交给梁秀娟时,吴言才如释重负。
“谢谢!谢谢!”梁秀娟感激地说着。
“别客气!其实你也可以叫永强来替你们记,他的英语也挺好的!”吴言放松的靠在椅背上,心情完全放松地说。
“永强没有告诉你吗?我们今年年初就离婚了!”梁秀娟低声说着。
什么?这话令吴言简直惊掉了下巴,自己前不久还和小A见过面,他都没提起这事。
缓过神来,吴言不禁问:“是什么原因呀?你们以前不是挺好的吗?”
“他一直都嫌我学历低,从心里看不起我,后来在外面又找了一个,我们刚离婚他就和那个女的结婚了。”梁秀娟说着。“本来我学这个大专,就是想要争口气,也能有个文凭,让他能看得起我,但是现在也没用了!”
梁秀娟说这些话时,脸一直冲着窗外。不过,不用看吴言也能想到她一定很伤心,吴言很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但是却实在想不出来该说些什么。同时,他也不敢相信小A是那种见异思迁沾花惹草的那种人。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吴言关心地问着。
“大专文凭拿到以后,我想再学个MBA,我也想像你们一样,让他看看我没他也能过得很好!”梁秀娟恨恨地说。
虽然吴言不太赞同梁秀娟这种赌气学MBA的想法,但是对于像她这样初中毕业,拿下大专还准备读MBA的想法,吴言还是有些佩服的。
“那挺好的!希望我能帮到你,这次可以搞定大专文凭!”吴言说。
“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梁秀娟充满感激地看了吴言一眼,就在这一刻,吴言看到了梁秀娟眼里泪花,这个心中充满仇恨的小姑娘,正在向着自己的极限挑战,她也许会创造属于她的奇迹。正像古龙在七种武器中所说的,让两个如日中天的帮派同归于尽的,不是他们高超的武功,也不是他们的惊天谋略,而是仇恨,仇恨是一种最历害的武器。但是吴言真心希望梁秀娟能够放弃仇恨,因为以仇恨为中心的人,生活通常是悲剧的,他们会忽略生活中其他更有意义的方面。
吴言本想好好劝劝梁秀娟,但是窗外已经飘起了小雪花,应该赶紧回去了,一会儿雪下大了路上就不好走了。于是吴言说:“下雪了,你住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就住在附进,和老乡一起合租的。”梁秀娟回答道,“你住得挺远的,路上小心点儿!”
吴言点点头,他们就这样在人大东门分手了。一路上吴言一直想不通,他觉得小A真的不是那种人,这里边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呢?吴言觉得应该替他们问个清楚。
吴言拨通了小A的电话:“喂!小A,我是吴言!”
“你好!最近公司怎么样?”小A关切地问着。
“还行吧!最近有没有时间,有件事咱们聊聊!”吴言没有心情和小A聊别的事情,直接进入主题,想约小A出来谈谈。
“哎呦!最近实在太忙了,我最近自己搞了家化工的公司,一天到晚在忙,这样吧,咱们周日下午两点钟在上岛咖啡见吧!”小A略有些为难地说。
原来小A自己开了家化工的公司,但是此时此刻吴言也没有心情多聊这些事情,既然已经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吴言就此和小A道别,挂断了电话。
周日下午的上岛咖啡里,吴言准时见到了风尘仆仆赶来的小A。小A现在略有些发胖,浑身上下穿的衣服,虽然吴言叫不上名字,感觉都是名牌,确实有了大老板的气质。
“哎呦!最近可把我忙坏了,我新开了家专搞化工的公司,业务还挺好,但是我对化工一点都不在行,一边学一边干,真把我累死了!”小A不无得意地说着。
“你原来不是做电信行业吗?怎么突然转到化工行业了?”吴言接着小A的话,充满疑惑地问。
“我分别认识了一个电信运营商的老总,还认识了一位化工集团的老总,他们都想做点东西出来。但是你知道现在搞得很严,对他们这种对仕途看得很重的人来说,在自己体制内如果搞点什么东西,很容易被人发现,那时他们的仕途就玩完了。”小A喝了口咖啡,眉飞色舞地说着。
“于是我就给他们牵线搭桥,让电信老总在电信行业照顾化工老总,而化工老总在化工行业照顾电信老总,这样一来,他们都可以明正言顺地照顾对方的企业,不会引起任何非议,同时自己的利益在对方的行业得到保护,他们就可以做到双盈了!我呢,就成了他们的中间人,我原来的公司替化工老总做电信的项目,我现在这家化工公司替电信老总做化工方面的生意。”小A显然对他的这个资源整合颇为得意,非常兴奋地说着。
这个想法确实不错,吴言不得不佩服小A头脑的灵活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恭喜你了!”吴言其实也没心情分享小A的成功故事,他现在只想问问小A为什么离婚。于是吴言言归正传:“听说你离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小A脸上得意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半天才喃喃地说:“你都知道了!是小娟告诉你的吧!”
“别管是谁告诉我的,我就想知道是为什么?”吴言干脆地说。
“这个怎么说呢?其实......”小A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听说你是又找了一个二奶,离婚是为了和她结婚!”吴言的语气有些犀利,因为他真的从心里比较讨厌这种人。
“其实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现在的老婆真的不是二奶。”小A坚定地说。
“那是怎么回事呢?”吴言近乎不讲情面地追问着。
“其实是这样!”小A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慢慢地说了起来:“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我是在一个商业酒会上认识这位移动老总的,当时他带着他的女儿,后来他的女儿就主动找我联系,说要谈业务。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谈业务,但是每次都没谈业务,只是一起去吃喝玩乐,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后来就直接问她,她说她喜欢我,要做我的女朋友。我当前就跟她说,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但是她说,没关系,她不在乎。之后虽然我刻意躲着她,但是她还一直缠着我。”
“真的是完全她主动,你一点都没动心?”吴言不太相信地反问着。
“真的,其实她也不属于特漂亮的那种,而且还有几分霸道。直到后来,他老爸找我聊天,他说他现在就这么一个女儿在身边,他非常爱这个女儿,为了这个女儿自己什么都可以做。他知道他女儿喜欢我,让我考虑一下,他可以让我在电信领域大发展,比现在的舞台可大多了,男人嘛,还是应该以事业为重,其它的东西到最后都不是重要的东西。”小A不紧不慢地说着。
“虽然我对他女儿不太喜欢,但是他说的发展机会对我的吸引力真的很大,你知道咱们都没背景,如果可以找到一个像她爸那样的靠山,那么做什么事情就可以如有神助了!这个机会太难得了!”说到这些,小A的眼里还是放出了兴奋的光芒。
吴言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也是,像小A这样长得又帅,事业又成功,还很会说话办事的人,在女孩眼里确实是太有杀伤力了。
“后来我考虑了很久,还是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就答应了。我知道我有些对不起小娟,但是我在离婚时给了她100万,还把天通苑的房子给她了。这样也足够她今后的生活了。”小A为自己辨解着。
吴言本以为是小A花心,在外边又遇到了更漂亮的姑娘,才抛弃梁秀娟的,现在才知道小A是为了发展机会,拿婚姻做了场交易,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但是你觉得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吗?”吴言反问道,“现在小娟认为你是看不起她才离开她的,现在她在学大专和MBA,就是要争口气。”
听到这些,小A也没说什么话,只是低下了头。过了很久,小A略有些犹豫地说:“吴言,其实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吴言答着,想知道小A到底想要说什么。
“其实我知道你原来很喜欢小娟,只是你不敢承认。但是六年前我真的是一眼就喜欢上她了,所以觉得挺对不起你的。”小A说。
被揭到了痛处,吴言有些尴尬,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小A接着真诚地说:“其实,我现在也觉得你们之间很合适,你可以考虑一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六七年了都没有跟她联系过,这你不相信?”吴言略有些激动地说着。
“不是,我只是说说我的真心话!”小A诚肯地说。
吴言也不好在说什么了。
小A话锋一转,说道:“我现在的公司虽然刚刚开张,但是今年营业额肯定可以达到几千万,明天过亿肯定没问题,明年我可以给你投个几百万,同学嘛,咱们互相帮助,可以把事业都做大。”
小A又恢复了原来的自信,信心满满地说着。这要是在以前,吴言肯定会兴奋得跳了起来,但是现在,吴言已经有些不认识眼前这位和自己本科研究生同学了七年的同学了,他的钱,即使有吴言也不想要。
小A接着说:“其实你知道,做企业主要就是研究人的关系,你看我从电信行业转到化工行业,也就几个月的时间,现在就能做到几千万,只要搞好人的关系,做什么行业的道理都是相同的......”
吴言对小A这番话,只是左朵进右朵出,根本没往心里去,只是在感慨,这世界变化得太快了。
吴言结束了和小A的谈话,拒绝了小A用自己的新车迈巴赫送自己回家的好意,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路边的积雪还没化净,寒风裹起积雪打在脸上,还是有如刀割般的痛。寒风袭面,吴言的脑筋显得特别清醒。
自己为什么要约小A来谈呢?是因为自己还想着梁秀娟?还是因为他想证明小A不是那种人?具体什么原因,吴言自己也说不清楚。他感觉这个世界真的是非常复杂,远不是黑白、对错所能描述的,对于他这样习惯于成天面对计算机的程序员来说,这个感性的、非线性的复杂世界,真的难以理解。还好,他可以躲进程序的世界里,这里有自己熟悉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可以自己做主,这也是吴言喜欢编程的重要原因。
敬请期待下集:春节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