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11

发布时间:2011-12-22 16:08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186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11

创业合作伙伴
吴言最近常在创业啪网站上活动,开始这个网站吸引吴言的地方是这里有无数创投业大佬,吴言想通过这里接触到他们,但是后来发现想在这里接触投资人,显然是水中捞月镜中摘花,成功的概率与直接买彩票独中5亿差不多。但是创业啪网站上还活跃着很多草根创业者,创业者之间互相交流,给吴言的感觉似乎可以说不定在什么时侯可以擦出火花来。
吴言在创业啪网站上认识了徐德才,吴言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名字很好,德才兼备,其次是他就是做销售的,目前在金蝶北方区做大客户销售,按照风投们的观点,他们正好可以互补,一个负责技术一个负责市场。正好徐德才对吴言的创业项目社会化电子商务也很感兴趣,双方在网上互相交流得非常好,所以决定在这周未在星巴客咖啡厅见个面。
周日吴言提前两个小时就出发了,下了公交车,吴言一边低头走路,一边想着他的创业项目,险些和对面的来人撞个满怀。吴言连忙抬起头,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嘴里的“对不起!对不起!”刚说了一半,就又大叫到:“怎么这么巧?居然在这儿碰到你了!”
原来对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同学小A的老婆,吴言的同乡梁秀娟。吴言和梁秀娟已经五六年没有见面了,梁秀娟已经从当年漂亮的小姑娘,变成了略有些发福的少妇了,吴言心中暗自感叹岁月真的不饶人呀!
“是呀!今天真巧,在这儿遇到你!”梁秀娟应着。梁秀娟手里拎着刚从超市买来的两大袋东西,仿佛有些吃力的样子。
“永强呢?他是不是去取车了?要不要我帮你拿着?”吴言问着。
梁秀娟略微一怔,稍显不自然的回答道:“是呀!不用了,我就在这等他就行了。谢了!对了,你还有事吧,你先忙,回头再聊!”
吴言确实有事,于是就顺势告辞了。
在去咖啡厅的路上,吴言不禁又想起了往事。当年吴言也是经老乡介绍认识的初中毕业就来北京打工的梁秀娟,当时梁秀娟特别漂亮,在老乡眼里他们就是天生的一对,所以经常有意无意的搓和他们,但是吴言觉得自己又黑又矮,实在是配不上这位漂亮的女老乡,一直没敢去追。直到那次雨天的老乡会,老乡们让吴言送梁秀娟回家,当时吴言还很感谢老乡们的好意,也感谢老天的乘人之美。不想刚一出门,就碰上的开车路过的小A陈永强,小A先将吴言送回家又送了梁秀娟,再后来小A和梁秀娟就走到一起了。
要是没有那场雨,是不是结果会不同呢?这个想法突然又出现在吴言的脑子里,吴言连忙使劲摇了摇头,努力不再想这些无聊的想法。长长出了一口气,吴言又将思绪拉回到了他的创业项目中来,社会化电子商务市场切入点到底在哪里呢?
徐德才在约的时间提前五分钟赶到,他是一个个子不算高,长得白白胖胖的,满脸笑咪咪的一个人。他们坐下来之后,在吴言的坚持下,由吴言付账。他们点了两杯咖啡,边喝边聊了起来。
“其实我特别佩服你们销售人员,可惜我不是干销售的那块料。”吴言诚肯的说。这确实是吴言的心里话。记得在上学时,一个老师曾经说过“不想当销售的学生,是没有出息的学生”,当时吴言还很不服气,觉得说如果没有我们给他们销售把东西做出来,他们卖个球呀!但是后来工作以后,看到太多的例子都是辛辛苦苦生产出来的东西,销售不出去,最后即浪费资源又会造成社会问题,吴言这才深刻的认识到销售的重要性。销售是社会化再生产中最重要的一环,没有销售的临门一脚,所有的生产经营活动,都不能变为社会财富。
“哪里哪里!”徐德才谦虚的回应着,“我也挺羡慕你们开发人员的,可以实现自己的想法。我就是不会开发,所以很多想法实现不了。”
“你们销售是不是很难呀?有没有什么诀窍?”吴言好奇的问。
“其实销售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就是一个人性的问题。”徐德才若有所思的说。“你卖的东西会变,你面对的市场、技术、客户都会变,但是人性却不会变。尤其是人的贪婪和虚容的本性不会变,你只要能够满足客户的这两个需求,卖原子弹和卖茶叶蛋就没有区别了,同样卖给街旁的路人和卖给省部级高官也没有区别。”
“我们做销售,从来不求着客户来买我们的东西。”徐德才接着说,“而是说,兄弟,你现在这个问题我能帮你解决,你要想用,我们可以帮到你这个忙。”
吴言感觉徐德才的话虽然有些糙,但是确实有道理,吴言不禁联想到原来公司最历害的那个销售了,他就是从来都不跟客户卑恭曲膝,总是一股高高在上的气势,反而他卖的东西特别多,吴言一直都不理解,现在用徐德才的观点来看,就不难理解了。
两人的谈话最终回到了社会化电子商务这个话题上来,徐德才深有感触的说:“我本来想看SNS尤其是移动SNS与LBS相结合的方向,但是发现这个方向太热了,并且商业模式高度趋同,而且看不到可行的盈利模式,所以就想转到社会化电子商务上来,正好看你在创业啪网站上的创业项目,很感兴趣,所以想大家一起聊聊。”
吴言接过话题说:“是呀!我一直在从事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等方面的商业智能系统研发,感觉现在这些领域的应用已经逐渐成熟了,社会化电子商务可以成为这些技术的应用场景。我觉得在技术方面,我们在社会化电子商务团队中应该至少可以算是一流的。”
“确实如此!”徐德才诚肯的说。“我也是充分相信你的技术能力,所以特别看好这个项目,对于类似这种项目,我们销售人员是有感觉的,我相信这个项目一定可以成功。”
“具体你打算怎么启动这个项目呢?”徐德才直接了当的问道。
这个问题其实吴言一直没有想得太明白,只有一个大致的想法,自己这么多年来也攒下了将近五十万,但是由于自己老家父母那边还需要他不时的支援,所以吴言准备拿出三十万创业,同时希望合作伙伴拿出二十万,自己可以做CTO,由合作伙伴做CEO,但是会股份上自己多占一些。
吴言就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向徐德才说明了,徐德才一边听一边点头,直到听完,然后半坐半躺到了沙发里,略微沉思了一下,不紧不慢地说:“挺好的!不过项目通常是CEO所占的股份最大,如果不这样公司治理上容易出现问题。而且股份分配不太应该按出资来分配,应该按贡献来分配。”
徐德才清了清嗓子,接着说:“我觉得可不可以这样:我来负责市场和财务,你来负责技术,我们预留10%作为将来员工期权池,另外留20%作为天使投资股份,然后市场占40%,技术占30%。至于初期出资就由你来出,我负责引进天使投资,我估计一期可能应该是100万,你看怎么样?”
吴言一听,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如果按照徐德才的想法,所有资金自己出,但是占股份少数,这样岂不是太吃亏了?但是徐德才后一句说引进100万的天使投资还是很吸引吴言,如果真能拿到100万天使投资,这些亏吃了似乎也还可以勉强接受。
吴言陷入了两难之中,该怎么回答呢?虽然说占的少如果成功了,得到的也是多的,占得再多如果失败了得到的也只能是零。但是当前的这个方案自己需要做出的牺牲显然太多了,风险显然全在自己这边。
徐德才见吴言面露难色,也就没再向下接着说,两人又随便聊了一会,就起身告辞了。吴言临行前向徐德才表示,会认真考虑他的建议,尽快给他答复,然后才各自离去。
敬请期待下集:企业估值和股权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