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9

发布时间:2011-12-13 07:19:18 作者:Yt7589--csdn 访问量:1259

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9

辞职创业
吴言在经过了几天的反复思考,终于下定决心辞职创业了。做出这个决定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自己的年纪做为程序员来说,已经属于很高龄了,如果创业失败几乎没有退路,再找工作将很难,合适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一辈子就这么重复着当下的生活,他又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放弃一切也要尝试一把的诱惑使他难以抗拒。
整整一个上午,吴言都在早已写好的辞职邮件界面上,他需要鼓足勇气才能按下发送按钮,但是每一次他都在最后一刻放弃了,终于在近乎于误操作的情形下,他按下了发送按钮。终于,吴言如释重负,完成了一件大事。但是心里也有了一丝的不安,创业失败和失业这些词时常在脑海里闪现,每到想起这些,吴言都会觉得脊背发凉,但是辞职信既然已经发出,已经没有退路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吴言这时只能向前。
一连几天,吴言都不仅在公司填头开发,每天回到出租屋也要工作到深夜,终于系统体系架构渐渐稳定下来了,采用HTML5技术,采用AJAX技术,服务器端仅采用Servlet来生成响应,由Javascript来解析响应并生成最终页面......,这些吴言一直以来比较推崇的架构在自己可以作主的项目中一项一项的实现了,吴言也体会到了实现自己想法的快乐。
今天是吴言在公司的最后一天,需要办好所有的离职手续。吴言一向很讨厌各种行政制度,所以昨晚熬了一晚,直到三点多才睡,早晨九点到公司时,脑子里还晕晕的。
离职手续第一个要签字的是吴言的直接上司张宏宇,张宏宇很客气,站起来从桌子后面走过来,接过吴言的离职清单,说:“老吴,新工作定下来了吗?在哪里呀?”
吴言没跟大家说是离职创业,因为怕大家笑话,他这样的人创业似乎不太靠谱。
吴言说:“目前还没定,先休息一下再说吧!”
“其实你可以先找好了再办离职,没关系的。对了,以后如果想回来,我这边随时欢迎,咱们在这里干得挺好的!”张宏宇一边说,一边把字签完了,将离职表又递给吴言。
吴言接过离职表,心想:真是会说,干得好吗?这么多年都是这样,再回来?那得多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行呀!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嘴里还是说:“是啊,是啊!谢谢!谢谢!”
接着需要签字的是主管研发的王总,王总只是和吴言随便聊了几句,然后就签了字。
最后是人力资源的副总任总,任总30多岁,长得很壮实,吴言递上了自己的离职清单,任总从桌子后面站起来接过离职清单,然后客气地说:“坐,坐!咱们聊几句!你没急事吧?”
吴言坐在了椅子上,说:“没有,今天就办完这个就可以了。”
任总点点头,然后说:“其实我们以前很少有机会沟通,这个主要责任在我。其实公司对你个人能力和贡献是相当认可的!”
任总顿了顿,吴言心里想:又是套话,都离职了,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任总接着说:“其实我大致了解你的情况,我不知道我理解得对不对噢?你应该是觉得这些年你干得比较多,为什么一直没有得到提拨?”
被说到了痛处,吴言有些尴尬,急忙辩解着:“没有!没有!”
“没关系!这很正常,我也是这么想的。”任总说着:“其实,我们一直觉得,头衔并不重要,关键要看干的事情和对公司的贡献!”
头衔不重要?如果真不重要,你连不重要的都舍不得给我,我还能期待你给我重要的东西吗?吴言虽然嘴里没说,但是在心里反驳着。
任总还在说着:“你也许不清楚,你现在的工资是每月一万八千八,张宏宇是你的上司,他目前的工资是一万六,比你还少一点,你的工资只比王总少一点,在全公司来讲,你的工资应该属于最高的一级了,这说明我们是充分尊重你的技术的!”
这段话到使吴言有些意外,情况真是这样吗?如果真是如此,吴言有些觉得自己的做法和想法有些欠妥了。
任总看了一眼吴言,接着说:“其实我们也考虑过你的情况,比如说设置个类似总工的职位,但是你要理解,这种头衔一旦开头,很快就不值钱了,到时侯会出现我一推开门,满眼都是总监什么的,想找个普通员工都很难,这样我们会疯掉的。”
有道理,吴言这时从心里觉得这位任总讲得有道理了,同时觉得自己以前的想法似乎有些不对。
任总接着说:“前一段我们讨论决定要外聘一个技术总监,可能对你的震动比较大,但是你可能不清楚,当然了,这件事你千万不要传出去,这是为我们上市做准备,需要在技术方面找一个外企的高管,才能满足VC和证监会的要求。”
原来如此,其实也不是针对自己的,吴言心中想着。
任总接着说:“当然,我们真的考虑到你了,一直在想,是给你涨薪呢还是提供一间独立办公室,不过还没有定论,所以没和你沟通。”
原来是这样,吴言对自己原来对公司的成见,以及离职创业的想法感到自责,公司对我不薄,我怎么能够这样呢!吴言心中渐渐充满了愧疚。
任总说完这些话后,把离职清单放在桌上,诚肯地问吴言:“你觉得我说的这些你能认可吗?”
吴言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能认可!”还有很多话,吴言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真想辞职这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
任总见吴言这么说,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拿起笔飞快的在吴言的离职单上签了字,递到了愣在那里的吴言手里,然后起身和吴言握手,亲自把吴言送出了办公室。
吴言的脑子还没完全转过来,在这位任总的办公室里的十几分钟发生的事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先是对公司充满不满,然后经这任总的一席话,又对公司充满愧疚,然后就稀里糊涂地办完了离职手续。吴言怎么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直到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在回家的路上,吴言终于想明白了,这位任总让他想起了《小李飞刀》中的那个剑客荆无命,如果他要杀的人万念俱灰,一心求死时,对他说:“你杀了我吧!”,这时荆无命总是先充当心理咨询师,通过亲情、友情、爱情、事业方面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那个被杀的人重新对生活流满信心和憧憬,然后会问:“你现在还想不想死了?”那个人通常会回答:“不想死了!”这时荆无命才会一剑杀了他,荆无命的理由很简单,杀一个万念俱灰一心求死的人没意思,要杀一心想活的人。同理,在这位任总眼里,批准一个主动离职者太不爽了,一定要让你在心里说:“我想干下去,给我机会吧!”这时他才会让你离职,这时是他开除了你,这多有成就感呀!想到这些,吴言真是恨不得跳下车,回到公司狠狠地揍那位任总一顿。
敬请期待下集:商业计划书

本文由客户端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