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022-88711099

当前位置:

艾泽拉斯笑话数则

发布时间:2011/11/18 23:02:56 作者:夜风冷 访问量:1372

艾泽拉斯笑话数则

艾泽拉斯笑话数则
    本文发表于3年前
    1、诗人但丁游地狱,至血池,见数人立于血中。萨格拉斯血至胸,基尔加丹血至腹。忽见一骷髅,血只至膝,细查之,乃耐奥祖也。但丁甚疑之,随问之曰:“君之罪何其重,而君之罚何其轻也!”对曰:“吾乃立于阿尔萨斯王之肩上也!”
    2、某天,萨尔来到奥格瑞马广场前微服私访,萨法鲁斯大王正在发票演讲,当提到萨尔的名字时,全体听众——当然,除了萨尔本人——都起立高呼“酋长万岁!” 当欢呼停止后,一个邻座的巨魔压低声音对萨尔说:“其实我和您一样恨他,但不像您那么有勇气。”
    3、某天,萨尔来到某精神病院的重病房视察,他问病人们:“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众病人:“不知道。”
    萨尔:“我是部落的大酋长,万民的统治者,那个把未来握在手里的人!”
    所有的病人都以同情的目光看着他,其中的一个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可怜的人,我们刚来的时候和你一样!”
    4、一天,办公中的瓦里马萨斯忽然捧腹大笑起来。
    战场军官:“阁下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瓦里马萨斯:“忽然想到了昨天听到的一个关于女王的笑话…实在太好笑了。”
    战场军官:“哦?能说来听听吗?”
    瓦里马萨斯:“你疯了?我刚把那个说笑话的判处死刑!”
    5、暴风成监狱中关押着3个犯人,他们彼此询问被关进来的原因。
    甲:“因为我反对过军情七处的马迪亚斯·肖尔。”
    乙:“因为我支持过军情七处的马迪亚斯·肖尔。”
    丙:“我就是马迪亚斯·肖尔。”
    6、瓦里马萨斯:“能告诉我你对女王的真实看法吗?”
    凋零者:“哦,和阁下的一样。”
    瓦里马萨斯:“那么很抱歉,我不得不逮捕你…我要秉公办事。”
    7、“凋零者大人,怎么脸色这么差啊?”
    “瓦里马萨斯大人,女王的仆人们的水准太差了。我问药剂师金格和化学家弗雷《亡灵的起源》的作者是谁,他们竟然说:‘不是我’,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交给我好了。”
    当天晚上……
    “喂,是凋零者大人吗?问题已经解决了,那两个小子都招了,他们已经承认自己是《亡灵的起源》的作者了。”
    8、在地狱里,毁灭之锤、格罗姆和瓦里马萨斯相遇了。
    格罗姆:“毁灭之锤啊,如果当年你有我做部下,就不会有黑石山的失败了。”
    瓦里马萨斯:“如果当年你有我为部下,后人将永远不知道曾经有过黑石山的失败。”
    9、某天,萨尔和沃金出外游猎穿过某农场,不小心杀死了一头杂斑野猪,萨尔让沃金去和农场主交涉,10分钟后,沃金带着2瓶晨露酒和一个烤鹌鹑回来了。以下是二人的对话:
    萨尔:“事情交涉的怎样了?”
    沃金:“很顺利,对方不但没要求赔偿,还送给了我这些东西。”
    萨尔:“哦?你是怎么和他交涉的?”
    沃金:“我说:‘我是萨尔大人的副官,我把那头猪杀死了。’”
    10、两个暴风城的市民在墓地碰上了。
    甲市民:“我有两条重要消息要告诉您,一条是坏消息,一条是好消息。”
    乙市民:“请您先告诉我好消息!”
    甲市民:“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和马迪亚斯·肖尔死了!”
    乙市民:“哦!我的圣光!万岁!——请告诉我那个坏消息吧!”
    甲市民:“第一条消息是假的!”
    11、一群绵羊在企图越过洛丹伦边界的时候被血色十字军哨兵拦住了。
    “你们为什么要逃离洛丹伦?”哨兵问。
    “血色十字军指挥官莫格莱尼大人下令逮捕所有的大象……”绵羊们回答。 “可你们是绵羊啊!”哨兵莫名其妙的说。
    “你能把这句话告诉莫格莱尼大人吗……”战战兢兢的绵羊们说。
    12、联盟孤儿院的课堂。
    学生问:为什么联盟好?
    老师答:因为联盟的大军解放了我们,完成了人类社会的统一。
    学生问:为什么部落不好?
    老师答:因为部落还没有来解放我们。
    学生问:“联盟和部落的区别是什么呢?”
    老师答:“哦,联盟是盟友欺骗盟友,而部落则刚好相反。”
    13、麦格尼·铜须到暴风城花园区视察,看见欢迎标语上写着:“暴风城和铁炉堡兄弟般的友谊万岁!
    麦格尼·铜须非常高兴,对前来迎接的暴风城官员说:“太好了!……为什么不写是朋友的友谊呢?”
    暴风城官员回答道:“因为朋友是可以选择的,而兄弟是没法选择的。”
    14、某日,麦格尼·铜须来到洛克莫丹视察。塞尔萨玛镇长强迫画家制作一幅《国王陛下在洛克莫丹》的画,画家虽不情愿,但也只好答应。完成的画面是在一个房间中,一对男女在缠绵,窗外是大熔炉的侧影。
    官员:“那个女的是谁?”
    画家:“茉艾拉·铜须 ”
    官员:“男的是谁?”
    画家:“达格兰·索瑞森。”
    官员:“那么国王陛下在那里?”
    画家:“国王陛下在洛克莫丹。”
    15、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在某天晚上于艾尔文森林散布,结果遭遇了抢劫犯。
    抢劫犯:“不许动,立刻把钱包交出来!”
    公爵气愤地说:“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堂堂的暴风城公爵!你竟敢打劫我?!”
    抢劫犯:“哦?那么……立刻把我的钱还来!”
    16、学生:“请问2加2是等于4吗?”
    老师:“恩……今天暴风要塞的公报是怎么说的?”
    17、“请看,这就是把艾泽拉斯从邪恶的兽人和恶魔手中解救出来的五位伟大的英雄!”
    “就是这五尊雄伟的雕像吗?太了不起了!……但是这铭文有点奇怪……他们的名字都叫做‘欠款尚未支付’吗?”
    18、铁炉堡进行大规模改建,其中一项工程为修地铁,侏儒工程师将方案上报麦格尼·铜须审批。不久,方案发下来,上面有麦格尼·铜须的签字,细心的工程师发现图纸上多了一个圆型的酒杯印,于是铁炉堡的新地铁就多了一条环形线。
    19、军情七处在进行招募考试:
    “你爱你的太太吗?”马迪亚斯·肖尔问。
    “是的。”
    “你热爱王国和至高无上的陛下吗?”马迪亚斯·肖尔又问。
    “是的。”
    “哪一个是你的最爱?”马迪亚斯·肖尔问。
    “王国和陛下。”
    “好,我们将带你的老婆到这里,你拿这把枪到隔壁房去杀了她。”
    这男子到了隔壁房,没多久便传出6声枪响,接着又传出压碎声持续着数分钟;此男子边系裤带边走出房间,他将枪放在桌上,马迪亚斯·肖尔看着他问:“发生什么事?”
    他说:“你给我的枪都装着空包弹,我只好勒死她。”
    20、在伯瓦尔·弗塔根公爵逝世后,王国在光明大教堂举行了盛大的葬礼。
    礼仪官:“这里长眠一个善良、正义、仁慈、公正、伟大的人,这就是我们至高无上的公爵,伯瓦尔·弗塔根大人!”
    暴风城市民:“真不可思议,这个棺材里竟然挤得下那么多人。”
    21、萨尔视察农场,看到猪儿乖乖,一时兴起站在猪中间让画家画了张画。
    待到这幅画准备公布时,公告员高拉克为公告的主题犯了难。
    “酋长大人和猪在一起”不好
    “猪和酋长大人在一起”也不好
    ……
    画公开后后,下面的说明文字是
    “左起第三位是酋长大人”
    22、地铁中。
    “圣光保佑,您好。”
    “您好。”
    “请问您是军情七处的职员吗”
    “不是。”
    “您以前是吗?”
    “不是。”
    “您的直系亲属中有在军情七处工作的吗”
    “没有。”
    “那么请你把脚挪开,你踩着我了。”
    23、一个丹莫罗猎人,一个藏宝海岸商人,一个提瑞斯法农夫在一起聊天。
    丹莫罗猎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冬天晚上回家,穿着羊毛裤坐在壁炉前面。
    藏宝海岸商人:你们矮人就是古板,最幸福的事情是和一个金发女郎一起去海滩度假,然后我们好和好散。
    提瑞斯法农夫: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半夜有人敲门,开门后
    “比尔,你身上有亡灵的气息,你被捕了。”
    “你弄错了,比尔在隔壁。”
    24、席尔瓦娜斯当上女王后一天心血来潮,经过一翻乔装打扮后走上布瑞尔街头。她靠近一个路过的亡灵,问他对女王的看法。然而那亡灵连连摆手说:“您知道,这些日子里表达自己的真实看法是很危险的。”
    女王:“相信我,我不会告诉别人。”
    “你保证?”
    “我保证!”
    “不说一个字?”
    “一个字不说!”
    “那么…好吧,但千万不要让我的邻居们知道:其实我一直认为女王还是个不错的人的。”
    25、微服私访的伯瓦尔·弗塔根公爵走进一间酒吧,对酒保喊道:“给我一瓶葡萄酒。”
    “对不起,大元帅下令把所有葡萄酒作为军用物资征用,整个暴风都没有葡萄酒可卖了”店主答道。
    “什么?你一定还有私藏的吧?”
    “对不起,那是不出售的。”
    “你认不出我吗?”公爵大怒:“我是艾泽拉斯的解放者!”
    店主一听,激动的对妻子喊道:“老婆,快拿两瓶葡萄酒出来,阿尔萨斯大人来了。”
    

这篇为批量导入文章,以下为之前站内评论!

  • 夜风冷发表于 3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