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18622058201

当前位置:

我不敢叫你的名字

发布时间:2014-8-22 9:03 作者:夏七夕 访问量:1293

我不敢叫你的名字

(一)我始终学不会像他那样三心二意,他也永远不懂得什么叫做从一而终。

 

我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冲进钱柜,不顾服务员的阻拦,气势汹汹地直奔605

包厢。
因为我得到情报,卫海洋正在这里给某个女孩儿过生日,两个人唱情歌唱得情

投意合。我的心里像被打翻了的可乐不停地冒泡,然后在空气里爆破。
虽然死党跟我说过无数次卫海洋的滥情,让我尽早放弃。但是爱情这回事,如

果做能够像说那样简单,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怨侣。
所以我和滥情的卫海洋之间便开始了他乐此不疲地“出墙”,我周而复始地“

**”的拉锯战。我不能拿卫海洋怎么样,因为他每次都会叼着烟歪着头看我,

满不在乎地说道:“骆奈奈,我就跟她们玩,你这人怎么这么爱较真。”
我始终学不会像他那样三心二意,他也永远不懂得什么叫做始终如一。
所以我们两个就像顽固的磐石一样,一场战火不休的战争,抵死对抗,不愿妥

协。
我像一尊神一样气势磅礴地踹开605包厢门,出乎意料,里面没有我想得热闹

,更没有卫海洋的影子。偌大的包厢里,只坐了一个男孩儿,穿着白色休闲服

,少见的烟灰色长裤,戴着鸭舌帽,整个人闲散地倚靠在沙发上,拿着话筒对

着屏幕唱歌。我不可思议地睁大眼,在周末的黄金时段,偌大的包厢竟然只坐

了一个人,有钱人真是挥金如土。
肖,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
红绿的灯光下,你像一副宁静的水彩画。转动优雅的颈疑惑地朝门口望来。
我想你一定看到我因为尴尬而通红的脸,情报有误,我为自己破坏了一副宁静

安和的画面而后悔。在我愣怔着进退两难时,身后的工作人员已匆匆赶来,他

们诚惶诚恐地跑到你面前说,对不起,肖,我们没拦住。
然后转过身凶巴巴地冲我们吼,看到了吧,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说完便推

搡着我们出去。
我临转身前冲你颔首了一下,算是道歉,鸭舌帽下,你的表情也没过多的松弛


回去的路上,我垂头丧气地听着死党们在身后叽叽喳喳地讨论你,她们说,这

个是本校的肖美男啊,果然名不虚传。
死党甚至拽着我说,骆奈奈,我看你甩了卫海洋去搞定肖吧。
然后其他几位也怂恿道,搞定他,我们四个包你一个月的饭。
我无视她们的话,摆摆手让她们回去。
死党切了一声,觉得我这个人死心眼,没劲。一群人陆陆续续地转身走了。
我站在夜晚的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陌生人,第一次有了沮丧的情绪,我不

明白为什么同龄的女孩儿在兴趣盎然地讨论美少年时,我却像个已婚妇女一样

在**。
我和她们一样,不过十七八岁而已,为什么做的事却像三十七八岁的更年期妇

女一样焦虑。
路灯明亮,时光漫长,阴霾的天空下,有冷风四处流转。
我站在街头的拐角处,点上一支烟。惆怅的情绪慢慢在我的胸腔蔓延开来,正

在我抑郁得无处泄愤时,抬头却看到了在对面街道上,卫海洋正搂着一个女孩

儿的肩膀从钻石KTV里走出来,我立刻愤怒地把烟头砸在地上,用脚踩灭,朝

马路对面破口大骂,卫海洋!你**真是个**!原来在这里勾三搭四!
正搂着女孩儿说说笑笑的卫海洋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到我后,立刻跟有人拿

硫酸毁他容似的。抓住女孩儿的手撒脚丫子跑了起来。
我不甘心地穷追不舍,边追边骂,你TM给我站住!我告诉你,别让我逮着你,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清冷的街道上,我刺耳的谩骂声连我自己都忍不住难过起来。
可是卫海洋长手长脚,女孩儿也跟他身高相当,所以两个人像两头小鹿一样跑

得飞快,那一刻我真恨自己长得矮,在后面追得满头大汗,距离越拉越远,跑

到一个垃圾桶旁,还被一个废弃的羽毛球拍绊倒。
坐在地上时,我想捉奸没有一个像我捉得这么狼狈,所以最后我抱着撕裂般疼

痛的膝盖惊天动地哭了起来。

 

(二)玫瑰要能长久不衰,那河流也就永不枯竭了。

白色情人节那天,我揣着口袋里的ZIPPO在大街上溜达。
捉奸不成后,我在医院里擦药,卫海洋竟然主动来承认错误,他说,奈奈,对

不起,我真的要和你分手,我喜欢上别人了。
我记得一个月的情人节那天,卫海洋还路过花店花了十块钱买了一朵玫瑰花送

给我说,骆奈奈,咱俩的爱情就像这朵玫瑰花一样长盛不衰。
那时的我只顾着乐和,根本就没考虑到玫瑰要能长盛不衰,那河流就永不枯竭

了。
所以一个月后,活该我失恋。活该女孩子回礼给自己的男友时,我孤家寡人般

地和一个ZIPPO相依为命,不知去向。死党打来电话,奈奈,来蓝调酒吧。
我挂了电话迅速打的,一刻不停地朝蓝调酒吧奔去,我怕自己多待一会儿就会

想到割腕自杀。寂寞真的像一张有力的大手,掐住我的喉咙,让我呼吸困难。
情人节情侣都去街上溜达,单身的就躲在屋子里翻腾,蓝调酒吧在举行单身派

对。
是谁说的,上天给你关了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在场的红男绿女抽签一通乱配,我本是无意这样的活动,刚失恋的人还没适应

自己没男朋友的这个过程,但是死党拉着我,于是,我两眼一闭拿了牌子去抽

签。
肖,你就是上天为我打开的那扇窗。
我不知道那天你在场,可是死党看我抽的二十六号,大声喊,十一号抽到了二

十六号。
她的话音刚落,另外一边的吧台前像是有回音一样响起几个男生的口哨声。然

后我便看到人群中自动让出了一条道,所以,我转过头,便清晰地看到了侧身

坐在吧台边的你。
肖,你像初见时,悠闲地斜坐在那里,在这样人群吵闹的环境里,你像一个异

类。身上的光温润了四周的繁杂。长脚垂在高脚凳边,所以显得格外修长。
我看向你时,你也正笑吟吟地朝我望来。
你周围围着一群和你模样穿着不相上下的男孩儿,他们举着酒杯幸灾乐祸地笑

,因为要当场交换礼物,刚刚有男生坏心眼地送女生情趣内衣,所以这个环节

显得颇为瞩目。
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我有些手足无措。我并没有准备任何礼物。
最后我摸到身上的ZIPPO打火机,一咬牙,掏了出来,跟丢炸弹一样义无反顾

地丢给了你。
然后我听到你身后朋友的欢笑声,有人递上来一大束玫瑰花,你犹豫了一下,

接过来捧到我面前说,做我的女朋友吧。
全场欢声雷动。
面对着一大束玫瑰花,以及灯光下迷幻得有点不真实的你的脸。
我突然有点哽咽,然后我不顾众人惊愕的眼神,转身丢下捧着玫瑰花的你,冲

出了蓝调酒吧。

 

(三)那道长长的疤,它早已结了痂。


我知道我这样做会让大家很扫兴,可是我怕我在蓝调酒吧多待一分钟就会出哭

声来。
我想起我和卫海洋一起时,他曾答应过我要送我的白色玫瑰花,虽然我的想法

又土又俗,可是我还是幻想过无数次卫海洋捧着白色玫瑰花站在我眼前的场景


现在我看到了那样一大束美丽的白玫瑰花,在灯光的闪烁下熠熠生辉,主角却

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
卫海洋现在是在和新欢一起过节日吧,我想起他和我分手前说的话,奈奈,我

这次是真的动心了。
他一定忘了,他向我表白时,也说过同样的话。只是那时他说的是,奈奈,我

对你真的动心了。于是我的心跳便慢了一拍,任由他亲吻我的脸颊。
那时我还是一个穿着白裙子穿梭在校园的女孩儿,可是现在看着路灯下,自己

的黑色衣服和因为被烟花烫,锡纸烫,数码烫折磨过的暗淡焦黄的头发,什么

时候我变成了这副模样?
是和卫海洋在一起后吗?是我第一次陪他逃课,夜不归宿的时候吗?还是我第

一次学他抽烟,在他的朋友面前拼酒的时候?是不是爱上一个人,就想变成他


死党说我傻,所以甘心放任自己,任自己堕落。但是我只是觉得这是接近他,

爱他的最好方式。很多坏女孩儿的变化是因为破碎的家庭,我却是为了爱一个

人,我曾像宣言一样发誓,卫海洋,我爱你。
我爱卫海洋,所以义无反顾,不留退路。
父母曾要求我和卫海洋分手,并为了让我回心转意把我锁在家里,当时我拿着

刀朝手臂划去,决绝地冲他们喊,如果我不能和他在一起,那我宁愿去死。
我的手上有一道很长很长的伤疤,那是和父母抗争时留下的,卫海洋曾经吻着

那道伤疤说,这是爱的痕迹,是爱的刺青。
我站在路灯下,抬起手腕,看那道长长的伤疤,它早已结了痂,落了便只有隐

隐的白色。
我在冷风里慢慢地蹲下,开始流眼泪。

我不知道自己蹲了多久,腿脚麻木毫无知觉时,听到从头顶飘下来轻轻的一句

,HI。
抬起头,逆着光,我看不清来人脸上的表情,但挺拔地站在风里的感觉,却让

我在第一时间感知是你,肖。
你慢慢地蹲下身,轻轻地问我,你怎么不回家?
我不理会你,被风干的眼泪凝结在脸上,所以我的脸部肌肉有些硬。我强拉扯

地扯动肌肉企图冲你笑一下,但是我想我一定会比哭更难看,所以我索性不吭

声。
灯光下,你的脸洁净如街边广告箱里的画。你伸出手,手心里躺着一张快捷酒

店的住宿票,你说,这是蓝调酒吧送给今天配对成功的男女礼物。刚好,你累

了可以去休息一下。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你很自然地将我扶起,仿佛是为了活跃气氛似的笑道

,你走不动我背你好了。
你肯定没想到,我听话地张开了双臂,对你做了背的动作。你无奈地摇头笑着

说,好啦好啦,然后蹲下身去。
肖,你真是一个好人,你不像卫海洋那样偷懒,卫海洋每次说背我时就做个样

子,走两步就喊累死我了就把我放下来。
你却背着我大步走了十分钟,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也没有喊累。我趴在你瘦削

的背上,突然,就哭了。
我知道我特别矫情。但是原谅我失恋了。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但凡与旧日有一

点牵扯的事情或场景,便会想到旧颜,然后抑制不住自己的哭泣。


(四)如果没有你,我恐怕会哭得站不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卫海洋分手后,整夜失眠,所以放肆哭过之后,就觉得特

别疲惫。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到酒店的了,只记得看到白色床单,我便蜷缩了过去

,然后便是第二天天亮。
你并没有乘人之危,当我醒来在房间里四处走动。拉开窗帘从二十七楼看街道

的车水马龙,环顾房间四周,走到卫生间门口,安静无息,没有你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甚至有点失落,如果你能彻夜守在这里,好歹我还可

以安慰自己,说不定你对我有意思。虽然那是我在自欺欺人,你是风行周围几

所高校的霹雳人物,又有爱情洁癖,怎么会对我这个被人抛弃的人青睐有加。
最后我整理了衣服,然后退房。在外面游荡。平时这个时候,我都会和卫海洋

一起在后街吃李记混沌。
不由自主地,我便打车到后街,熟悉的店面。李记老板热情的脸,只是看到我

时僵了一下,我转过头,不出所料地看到了卫海洋,他在这里,他身边还坐着

那天晚上和他一起奔跑的女孩儿。女孩儿穿着白裙子,卫海洋正拿着勺子哄她

吃混沌,因为是熟客,老板尴尬地问我,吃什么?
我不理会老板的问候,径直走到卫海洋的桌边,在他们旁边的座位坐下。
卫海洋不理会我,继续哄女孩儿吃东西。女孩儿看了我一眼,不情愿地吞下混

沌。她的白色蕾丝衬衫很好看,阳光把她衬得像一朵百合花。
看这儿他们相依相偎的模样,想着自己摔倒在垃圾桶边的瞬间,我满身戾气地

掀起桌子上的书本,打翻卫海洋碗里的混沌,女孩儿惊吓地站起身,混沌汤溅

到了卫海洋的T恤上,他从桌上拿起纸巾安静地擦了擦手,然后抬起头冷漠地

说,骆奈奈,你到底要怎样,我们不是说好好聚好散了吗?你能不能不纠缠我


纠缠,当这个词从卫海洋嘴里吐出来时,我心凉如水地望着他。
奈奈。。。。正在我的眼泪快要凝聚在眼眶时,身后响起熟悉的喊声。
我回过头看到了你,肖。你依然穿着烟灰色长裤,白色休闲衫。缓步走到我面

前说,对不起,我来晚了,等急了吧。
说完,转头看到一桌的残局,仿佛知晓了事情的始末,揉着我的头发仿若抱怨

又仿若娇惯我说,不要总发脾气,发脾气容易变老。
我任由他牵着手,拉至他身边,他对我说完后,才转身倨傲地看着卫海洋和他

的小女友。
他挺拔的身高让身高一米八的卫海洋站在他面前,都颇显逊色。
卫海洋在他的注视下,最后竟然狼狈地说了一句,算我倒霉,然后拉着他的小

女友走开了。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稀薄的阳光里,我才定定地坐下身。
肖,谢谢你。
如果没有你,我恐怕不知道怎么下台,如果没有你,我恐怕会狼狈不堪,如果

没有你,我恐怕会哭得站不稳。

 

(六)他竟然没认出我,不曾多看一眼。

 

有时你愿意原谅自己犯的错,年华却是无法从头再来。
上课时,同班同学看到我仿佛看到了怪物,而我的形象改变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下午下课,因为没有和死党她们一起无所事事,所以我独自一个人去小吃街

吃东西。
在小吃街遇到曾经识过的仇家,无非是她和卫海洋暧昧过,但我仗着卫海洋是

我男朋友曾对她一番奚落,她看到我时楞了一下,转而便笑了,她拉着周围的

女孩儿走了上来,嘲笑道,这是骆奈奈吗?我没看错吧?
我不理会她,掏钱给老板,要一份牛肉面。
女孩儿坚持不懈地讽刺,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卫海洋早该抛弃你了,要不是念

着你为他打过一次胎,恐怕他不会等到现在。。。。。。哈哈哈,说完她大笑

了起来。
我伸在空气里递钱的手却僵在了那里,我转过头,冷冷地问,是卫海洋告诉你

的?
女孩儿只是兀自地笑着,我愤怒地握起拳头,这时,却有一个陌生的男声突然

插进来,骆奈奈,终于找到你了。
我回头看到一个男生,女孩儿和她的同伴却惊呼了一声。我知道原因,领奖台

和篮球场上,这位男生是常客。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男生不等我开口,便走上前熟络地拍着我的肩膀说,走啦,肖在等你吃饭。
说完,男生转头恨恨地瞪了女生和同伴一眼,女生不安地低下头,搓着衣角。
在路上我迷茫地问他,肖在哪里?他笑了起来,他说,肖没在,不过他嘱咐我

照顾你。

我在学校里安静地行走,关于我的流言飞语似乎渐渐少了很多,同学们也和我

熟络起来,她们有借给我笔记的,有帮我补习的,我偶尔不去吃饭,便会有热

气腾腾的饭出现在我的桌上。我并没有因为卫海洋的抛弃而被人唾弃,相反,

大家都对我很和善。
只不过时常会有女孩儿笑眯眯地问我,骆奈奈,你怎么和肖在一起了?
我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肖,如果不是他,我不会慢慢地被人接受。毕竟,我

的那些桃色过往,随便挑出一件都足以让人津津乐道。
肖偶尔会来看我,他在附近的学校。他每次一来,学校里几个优异的男生便聚

在一起,他们一起走在校园里,像是偶像剧里的男主角,耀眼不可方物。
肖来学校看我却很少和我一起吃饭,他经常和他们一起打球,然后叫我过去,

帮他拿衣服。
女生们都艳羡地看着我,我却毫无知觉地看着对面的男生寝室楼,卫海洋现在

依旧逃课,谈恋爱。我和他曾在校园匆匆打过照面,只是他竟然没认出我来,

不曾多看一眼。
多可笑,也多可悲。


(七)喜欢上一个人,就会竭尽全力对她好。


韶华落尽,日子沉静如斯。
如果不是我突然间歇呕吐,或许我会忘记曾经发生过什么。
我在学校附近的小卫生所里偷偷买了试纸,当看到试纸上的显示时,我头重脚

轻。卫海洋是不在了,他留给我的伤害却是不可磨灭的,我揣着一颗心惶惶不

安。
最后我还是决定去找卫海洋,在他家的老屋子前,是上次的蕾丝衬衫女孩儿开

的房门,她穿着卫海洋的大大的白色衬衣惺忪地揉着眼睛,卫海洋伸头问,谁

啊?
他探出头,我看到他裸露在空气里的上半身。他看到我时脸立马冷了下来,他

正欲开口,我抢在他之前开口,我说,卫海洋,我不是故意来找你的,只是有

件事要找你商量。
我跟卫海洋要了一笔手术费,我说,其他的你都不用管,只要给我一笔钱,我

便不再打扰你。
卫海洋没有丝毫犹豫地说,行。
我从卫海洋家的胡同出来时,抬头看天,天上有云朵四处飘荡,不知道它们是

不是像我一样居无定所。

但是我没有等到卫海洋的钱,却等到了肖。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肖发怒,一直以来他都是谦谦君子。比同龄男生多了一些优

雅和安稳。他怒气冲冲地问我,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我奇怪地看着他,什么?
肖憋得满脸通红,你去找。。。卫。。。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我楞了一下,明白他一定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我不再吭声,低下头。
原来卫海洋在某家餐厅和朋友吃饭时向人抱怨说,千万别惹到骆奈奈,那个妞

真是麻烦,临分手还敲诈我一笔钱,怀孕?嗬,她最近跟那个叫肖的走得挺近

得嘛,谁知道是谁的种。
邻座的肖听到立刻站了起来,愤怒地举着拳头朝他砸去。
当然,这些话不是肖告诉我的,而是上次我被一群女孩儿羞辱时,解救我的男

生告诉我的。他是肖的好朋友。
他趁肖出去买东西,坐在我的床边说,其实肖是很害羞的人,他不善言辞,却

很专一,喜欢上一个人,就会竭尽全力对她好。
就像我做手术,也是肖安排人找的一家偏僻的但不错的医院,而手术单上,需

要男性签名的地方,也是他坚定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我躺在床上笑,这与我何干?
男生崩溃了,说道,这你还不明白?肖喜欢你啊!
可是,他喜欢我什么呢?
我这样蓬头垢面,狼狈不堪的模样,连普通男生都不会多看我一眼,更何况是

万众瞩目的肖。
男生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喜欢你什么,不过喜欢就是喜欢呗,没有道理。
男生的话似乎又有道理,就像我当初喜欢卫海洋什么呢?喜欢就是喜欢呗,因

为年少气盛,一头扎了进去,不需要道理。

 

(八)骆奈奈,你记不记得我。


肖回来时,我已经有些睡意模糊,斜倚在床边。
我听着肖把东西放在桌边,然后走到我床边坐下,迷糊中,我感觉到有一双温

暖的手掌拂过我的脸。
然后便有一个声音轻轻地问道,你记不记得我?
肖深情的声音让我顿时睡意全无,但我不敢睁开眼睛,只能支起耳朵听他说话

。他继续兀自地说道,骆奈奈,你记不记得我?十年前的清水街,我看到你骑

着单车在那里穿梭了一天又一天,你有一头长长的头发,你的眼睛明亮,像是

会说话。你喜欢背浅蓝色的背包,所以后来浅蓝色和白色一样,成为我世界里

最洁净的颜色。
骆奈奈,你记不记得我?下雨天,你曾为我递过一把伞,我上学迟到碰到你检

查,怕我挨罚善良的你没有记我的名字,清水街流浪的猫猫狗狗,你路过时总

会喂它们东西吃。
骆奈奈,你记不记得我?
没关系,你不记得没关系,现在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从一开始的偷听,到最后肖的一声长长的叹息,我突然有落泪的冲动。于是我

假装嘤咛一声,转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
肖站起身,窗外的天突然下起瓢泊大雨。
哗啦啦的一片响声,肖快速地去关窗,我的世界如大雨一般亮白一片。
原来一切,是上天早就写好的小说,相遇太早,爱太晚。
伤害太早,爱太晚。
那些模糊的回忆好像随着肖的话语,有模有样地出现在我的梦里。
那时我穿着白裙子,骑着单车。单车后总会跟着一群被我照顾的流浪猫,流浪

狗。我大声地笑,仿佛世界都是一片灿烂的颜色。
那时的快乐,终于被我青春时的放肆挥霍。变得零星孤单。
而我,也终于为一直以来的疑惑找到了答案,肖为什么会对我好,他只是怀念

我最初时的单纯美好。
我想起第一次在钱柜见到肖,他穿白色休闲服,戴着鸭舌帽。其实那时我听到

死党她们的议论,知道他是钱柜老板的公子,在蓝调酒吧再次见到他,也只不

过因为那家酒吧也归属他父亲名下。这么多年,肖不再是清水街的小男孩儿,

他长大了,变英俊了。他的家世也随着他父亲的努力变得欣欣向荣。
而我,依旧在原地踏步。
关上窗的肖突然又长叹了一口气,多后悔,那时没有和你说话。
我的泪水放肆地涌出眼眶。

(九)对不起,你的美,我不配。


我从医院出来后,春天的绿意已褪尽,夏天的炎热渐渐蔓延。
原来,我和卫海洋分手后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了。我穿着白色棉布裙站在校园的

香樟树下,深深地呼吸。
我和同龄女孩儿一样纯净的模样,手牵手和好朋友一起走在校园里,肖偶尔会

来学校打篮球,让我抱衣服。
可是,我已经渐渐地开始疏远他,冷淡他。直到最后,我搬走了。
像十年前,我从清水街搬走一样悄声无息。
我从星座书上看过,天秤座的爱是宁相忘。他们宁愿以相忘江湖的形式来成全

自己的爱,都不愿朝朝暮暮,一网情深。

肖,你曾问过我,为什么那么爱卫海洋。
我想你一定知道,在我的左脸颊有一块不大不小的胎记,覆盖了我的眼睛,眉

毛。从小我便自卑于脸上的胎记。我一直兢兢业业地活在世上,我从未奢望过

得到同龄女孩儿一样懵懂纯洁的爱。但是十七岁那年,卫海洋来了,他带着一

阵风一道光,闯进我的世界。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被爱的感觉。
我想一个溺水的人抓住这微薄的爱紧紧不放。
所以,才会使花心的卫海洋有伤害我的机会。因为从未被爱过,所以我爱得不

得章法。爱得莽撞热烈。爱得情深似海。爱得痴傻轰烈。
他只是一个小混混,他更不懂得爱。或者说不愿意爱。你一定不知道,其实我

为他打过两次胎。
那次在医院里,我听到那个医生责怪你,怎么如此不爱惜你的女朋友,再打胎

,以后恐怕不能。。。。。。。将影响婚姻和人生。
我也听你的朋友说道,你没谈过恋爱,这么多年,你始终心如止水。
你的那一通话让我明白你心如止水的原因。
肖,对不起,原谅我,我无法再爱你。
我像一个残破的布娃娃找不到来时的路。
那么优秀的你,左手边不应该站的是我。
所以,我逃离了。我害怕你的深情。因为我无法回馈相同的爱。

2005年A市的各大高校,有一个传说。
一中最周正的美男肖奈,一直在寻找一个过往残破不堪的女孩儿,那个女孩儿

曾经的桃色绯闻满天飞,但是却有美男肖奈对她一网情深。
也算得上是一个传奇。
那个女孩儿,和肖奈同名,叫骆奈奈。
肖,这也是我一直不敢叫你名字的原因。我们同名,每次一张口叫你的名字我

便语不成句,词不达意。
因为我如此恨自己,为什么耽误了那一年没有等你。
如果我早点遇到你,是不是结尾便会不一样。
我也知道,这个世间没有如果。所以最后,结尾没有什么不一样,我只能安静

地走开。
肖奈,我喜欢你。
只是,对不起,你的美,我配不上。